人面鲎

关注
人面鲎www.shan-machinery.com新书开张(2017-05-16 00:27)转载▼

聊完了左有道和寄魂庄,咱们再来聊聊渤海老世家的那些事吧。

老书完结,新书《幽冥通宝》开张,咱们还是老规矩,找个僻静的小地方,喝着茶,吃着瓜子点心,听我慢慢聊。

新书会在qq阅读上发布,不见不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查看全文>>关于番外,关于新书(2017-05-14 00:31)转载▼

番外先写到这里吧,明天全力做新书。下本书就定在qq阅读那边发了,大家可以下载一个qq阅读的app,搜索《黑水尸棺》就能找到我了,我在那里用的笔名是“人面鲎”。争取明天晚上能上传新书吧,这样一来下周初应该就能看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查看全文>>2017年5月13 番外(2017-05-13 23:55)转载▼标签:读书灵异小说杂谈

“这个银盒,你是从哪里得来的?”黑猫问。

 

莫流子一边将银盒和玉捡起来,一边说着:“早年从一个行脚商人那里淘来的,价格不菲。”

 

黑猫一溜烟蹿上了莫流子的肩膀,自言自语地说了句:“原来如此。”

 

莫流子朝黑猫那边看了一眼,黑猫也看向他,四目相对,莫流子有感觉到了黑猫眼中的那股威势,立刻转移了视线。

 

就在这时候,洞外的妖气又平白重了几分,甚至有一部分妖气穿越洞口,进了莫流子所在的洞室。

 

黑猫有些焦急地对他说:“快把银盒收起来,那东西挡住了玉面上的阴气。”

 

莫流子不敢耽搁,赶紧收起银盒,说来也怪,银盒一收,洞外的妖气顿时弱了下去。

 

他转身朝着洞外望去,就见紧挨洞口的杂草正疯狂摆动着,可怪异的是,从杂草摆动的方向上来看,风是正冲着洞口吹过来的,可莫流子却丝毫感觉不到风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查看全文>>2017年5月11 番外(2017-05-11 23:40)转载▼标签:读书灵异小说杂谈

当天晚上,山上起了大雾。

一介先生和平常一样,趁着夜色到老阳山脚下观察星象,顺便也等着莫流子下山。

他听村里人说过,和朔月一起出现的这道大雾不会持续太久,在子时之前就会散去,可一介先生从酉时一直等到了第二天丑时,山间的雾气还是盘踞不散。

这一下,他隐约意识山上可能出现了变故,连忙掐指算了一卦,卦虽是吉卦,可在大吉之中却隐约透出了几分血煞。

难道莫流子要出事?

他正这么想着,就看到山脚下出现了一个人影,正跌跌撞撞地朝他这边走来。

天上没有月亮,一介先生努力朝着前方张望,也只能看出那人头发蓬乱,身上的衣服好像也破了,活脱脱就是一副乞丐的模样。

那时候的莫流子虽然已入佛门,头上也有了戒痕,可他却又是经年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任着三千烦恼丝疯长,却从来没打理过。

所以一介先生也不确定对面走过来的人是不是莫流子。

直到那人来到一介先生身边的时候,一介先生看清了对方的面貌,才长长松了口气。

确实是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查看全文>>2017年5月10 番外(2017-05-10 23:02)转载▼标签:读书灵异小说杂谈

老夫子说,莫流子原本姓曹,是老曹家百年前的家主,他不到十岁就成了曹家的家主兼百乌山长老,在那个年代,百乌山除了当代掌派以外,整个百乌山就属莫流子的修为最高。

至于莫流子因何离开百乌山,又是在什么样的机缘之下入了佛门,老夫子也说不清楚,他也只是听说,莫流子在失踪前一年去过灵岩寺,那一次,莫流子在灵岩寺住了足足半个多月,打那以后,他就对百乌山的权利倾轧失去了兴趣,并于一年以后失踪。

在莫流子失踪以后,百乌山曾发动了所有能发动的力量寻找他的下落,可除了搜集到一些零星的江湖传闻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线索。

老夫子说,莫流子在离开百乌山之后,经常和一个算命先生往来,而关于莫流子的那些传闻,大多也是从他那里传出来的。

百年前,这位算命先生也算是筮卜界的名人,但极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行当里的人都管他叫“一介先生”,听老夫子说,每当有人问起他的姓名时,一介先生的回答总归只有一句话:“不过一介草民耳,无名无姓。”,于是就得了“一介先生”这样一个绰号。

一介先生说过很多关于莫流子的事迹,但也不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查看全文>>2017年5月9 番外(2017-05-09 13:22)转载▼标签:读书灵异小说杂谈

一把六尺长剑,只消半个时辰,就有两千人成了周烈的剑下亡魂。

王莽和他带来的五千禁军终于明白,为什么周烈在西北军营里会有那么高的威望,这位曾横行在大漠和草原上的西北杀神,单凭手中一口剑,真的能抵得上天下兵马。

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强悍的人物!

禁军开始后退了,早已蓄满弦的攻城大弩也终于发动,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松开了弩弦,第一根弩矢带着千钧巨力飞向周烈的时候,另外九张大弩也一起发动了。

十根弩失,没能夺走周烈的性命,却将禁军最后一点信心彻底压垮。

周烈在原地站定,将剑锋挑在了飞向他的第一根弩矢上,这一次,他出手的速度不算太快,在场的人都看到了他翻转手腕的动作,也看到了剑锋和弩矢无声地交接在了一起。

在下一个瞬间,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巨响,紧接着,弩矢被挑飞,直冲着皇陵外围飞了过去。

第二支弩矢、第三支弩矢,随后又是第四支、第五支……,每次周烈翻转手腕,都有一根弩矢被挑飞,在禁卫军中的眼中,周烈每次出剑似乎都没有耗费太大的力气,十张攻城大弩对于周烈来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查看全文>>2017年5月8 番外(2017-05-08 21:10)转载▼

   不过他们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所有人心里都清楚,和周烈短兵相接是一件极不明智的事情,趁着周烈还没有冲上来,弓弩手拉开了弓弩,十张攻城大弩也分别在十数个禁卫合力拉满、装上弩失。

周烈在心中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将长剑抱在手中,对着聚集在皇陵中的五千将士拱了拱手:“诸位兄弟,得罪了。”

在他开口的同时,人群中传来一声高喊:“放箭!”

顷刻间,飞矢漫天,它们遮住了月光,像一道铺天大浪般地压向了周烈。

周烈看着难以计数的飞矢,无奈地笑了笑。

他动了,站在队伍前排的很多人都看到周烈动了,但他们根本看不清周烈到底是怎么动的,只是感觉周烈刚才站立的地方残芒一闪,紧接着,就有人感觉胳膊上陡然多了几分压力。

五千精兵在皇陵中站成了方阵,最后方是弓弩手,中间长戟林立,攻城大弩也在中军所在的位置,而最前方的,则是清一色的环刀手,他们右手持环首刀,左手持双弧盾。

而这股突如其来的重压,就是从双弧盾的盾面上出现的。

刚开始,站在队伍最前排的人只是感觉手臂上突然一沉,可在接下来的一瞬间里,这股压力就陡然增强到了根本无法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查看全文>>2017年5月7 番外1(2017-05-07 15:33)转载▼标签:读书灵异小说杂谈

和周烈的这次见面,成了司马婴心中过不去的坎,在这之后,周烈不知所踪,虽然长安中依然流传着许多和周烈有关的传说,禁宫中的守卫也依然会在每月的初一十五看到那个穿行于宫闱之中的人影。可一切都是捕风捉影,没人知道周烈到底藏在哪里。

 

司马婴隐有预感,周烈一定会再次出现在他面前,下一次见面,他一定要让周烈败在他的剑下,他要让周烈知道,当初对自己的轻视是多么可笑。

 

城墙上的这次会面也让司马婴重新燃起了斗志,他在王府中闭关两年,终于悟出了举重若轻的剑法精髓,剑艺臻至化境。

 

在王莽眼中,司马婴俨然成了名符其实的天下第一剑,此刻的王莽和司马婴一样,他也在等待,等待一个机会。

 

周家儿郎,天下无双。

 

几年来,这句话一直在王莽耳边回荡着,王莽妒忌周烈,仅仅是一介武夫,凭什么别人都说他是天下无双?在这十几年里,王莽每天带着好人的面具,礼贤下士、心系天下疾苦,他的演技精湛,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查看全文>>2017年5月6 番外(2017-05-06 23:35)转载▼标签:读书灵异小说杂谈

   2013年年初的时候,寄魂庄翻修,庄师兄在整理大堂的老匾子时,发现大堂用来撑顶的第二根木梁是中空的。

当时我也在场,庄师兄趴在横梁上,身子的重量几乎要将整段梁木压垮,我怕他掉下来,赶紧跑到过去。

也就在我刚跑到庄师兄正下方的时候,就听见“咔嚓”一声脆响,大堂里的梁木竟然断了,庄师兄一下没抓稳,跟着半截断裂的木梁一起掉了下来。

还好我来得及时,伸手将庄师兄接住,半截断了的木梁砸在地上,当场摔成了两瓣。

碎木片落了一地,我将庄师兄放下,就看到在散碎的木屑里压着一个生满铜锈的金属盒子,盒身上还挂着一些油脂。

庄师兄看了看头顶上的断梁,撇了撇嘴:“以前修葺大堂的时候,大梁没出过状况啊,怎么回事这是?”

我弯腰捡起了盒子,一边说着:“以前也没人跑到横梁上去吧,不是我说啊庄师兄,这两年你的体重长了有三四十斤了吧,该减减了。”

庄师兄笑得有点尴尬:“这两年日子清净了,很少出任务,身上的肉也跟着长……这是什么?”

说话间,庄师兄凑到了我跟前,紧盯着盒身。

我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将那个盒子打开,里面封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查看全文>>九点了(2017-05-05 21:21)转载▼

今天回来的比较晚,周烈的番外我会在贴吧上边写边发,整理成文以后再发到博客和微博上来。

灵异吧,帖子名:聊聊我和阴尸打交道的经历,咱们不见不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收藏 查看全文>>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