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番外一_掌中娇_综合类型

关注
52、番外一_掌中娇_综合类型www.shan-machinery.com笑得弯弯,凑近时红唇在男人的侧脸上碰了碰。

    她眼睛眨了眨,睫毛碰触了男人的侧脸,唐轻惹笑了笑,“先生,你真好。”

    陆羡视线落在香案上?的两个荷包上?,眉间动了动。

    傻姑娘,他可一点儿都不好。

    .

    京城的码头,来往的人并不算多。

    三月的季节,鲜少有人外出或回家,只唐府包的一艘大船,停靠在码头一边。

    府上?的东西陆陆续续地搬动,如今已经接近尾声。

    唐致盛和柳若清在空旷的地方站了许久,翘首以盼地望着远处的转角。

    “知知如今有了身孕,许是不会来了。”唐致盛看向?一旁的柳若清,叹息道。

    唐轻惹的病情?,他自是清楚的很,如今有了身子,处处都是护着养着,极为小心。

    他如今辞官告老还乡,硬是拖了两月才启程,不过就是为了多等些时日,再看上?女儿几眼。

    唐致盛摇了摇头,已经不报期望了。

    一旁的柳若清却突然展颜笑了笑,“老爷,来了。”

    唐轻惹是乘着男人的轿辇来的。

    男人本就不允她外出,这?次也是她央求了许久才准,却是只能乘着轿辇来。

    马车与轿子都太过颠簸,她如今也?是禁不起折腾,唐轻惹便同意了。

    只这轿辇奢华,太过招摇,实在是引人注目,好在是深紫色的幕帘,外头也看不太清楚。

    “先生,你在这儿等着,我与爹爹娘亲说些话便回了。”

    唐轻惹小声交代着。

    她知道男人如今的身份,在她爹爹娘亲面前,并不是个讨喜的。

    既是告别,她也不想将气氛弄得不自在,便只能央着男人在轿辇里好好呆着。

    陆羡见她小心翼翼地模样,极不愿地冷哼了一声,“嗯。”

    见他答应了,唐轻惹才下了轿辇,一旁的桑绿赶紧扶住她。

    ……

    码头道路湿滑,轿辇停的也?不算太远,唐轻惹外头罩了件氅衣,被风吹得动了动。

    “爹爹,娘亲。”她轻声喊。

    柳若清隔着好些日子,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时,泪早已经决堤。

    唐轻惹红了眼,唐致盛也?是别开身子,摸了摸眼泪。

    “知知啊,怎么又瘦了些,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柳若清拂拂女儿的长发,满是心疼。

    她原先是不知“苏怀瑾”的身份,如今知晓了自己女儿嫁给了摄政王陆羡,总免不了担心。

    她是信佛的,便是最忌讳满身杀戮嗜血的人。

    唐轻惹摇了摇头,眸色认真:“娘亲不必担心,先生待我极好的。”

    柳若清只当自家女儿是在安慰自己,看着唐轻惹身后的轿辇,她哭着交代,

    “若是那陆羡欺你负你,你只管同爹爹娘亲说,江南的好儿郎多的是,娘亲再为你寻个好夫郎便是。”

    柳若清只当她是一个人来的,哭着说话时,也?就没了忌讳,却是擦干眼泪,就看见从轿辇上?大摇大摆走下来的男人。

    她愣住了。

    这?,这?不是自家女婿吗?

    作者有话要说:——古言接档《难逃》求收藏——

    (两本现言完结后,会开,介意慎收)

    单纯小仙女x野性小变态(微武侠)

    文案

    当朝太子顾之凛,为人狠戾乖张,阴毒嗜血,偏生了一副好皮囊,平日里总带着笑,却也都让人遍体生寒。

    夺嫡之争,顾之凛被袭,失踪了数月。

    宫闱乱政开始争夺皇位,顾之凛却悄然现身,身后还跟了一个容颜姣丽,盛颜仙姿的小姑娘。

    众人眼中,小姑娘苏缈缈纯稚善良医术高明,为顾之凛的皇位之争,助了全力。

    可没人知道,苏缈缈是顾之凛用一本医书给骗下山的。

    新帝登基,宫宴之上歌舞升平,酒宴酣畅之际,有人提及这位鲜少露面的新后苏缈缈。

    而向来不露情绪的新帝顾之凛,眉间带笑,只一句:“轻功太好,怕跑了。”

    众人只道他是玩笑话,可是没过几天,皇宫内外便被围成了铁桶。

    而新后,还真跑了!

    .

    武林盟主争夺战,苏缈缈意外现身,却被追来的男人抓个正着。

    顾之凛将人圈在怀中,一双漆黑的眸子紧盯着怀里的人,骨节攥得泛白。

    “杳杳可让为夫好找啊!”

    苏缈缈很认真的同他讲道理,“你说了的,只要我跑出来,你就放我走的。”

    顾之凛笑了,他凑到少女耳边,眼底一片猩红的,“那我是不是同你说过,跑了,就别让我抓到。”

    否则,除非他死了,都不会放她再离开。

    排雷:

    正式开文时,文案会改动,慎收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