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番外四十七:人生只似风前絮,欢也零星,悲也零星!

关注
陈情令番外四十七:人生只似风前絮,欢也零星,悲也零星!www.shan-machinery.com

前情回顾:陈情令番外四十六: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金光瑶挟持金凌,对蓝湛魏婴提出要见泽芜君。蓝湛听到此言,看了看魏婴,又看了看被挟持的金凌,对金光瑶说道:“好,我即刻通知兄长!只是你如何保证金凌的安全?”

金光瑶看了看金凌,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柔软,他对蓝湛说道:“含光君,我金光瑶说话算话,此刻我也在魏公子手中,我保证在见到二哥之前,会待在魏公子身旁。”

他转头对那护卫说道:“这两位都是当世君子,不会对我如何,你们带金凌先退下吧!”随后他又嘱咐道:“金凌是我侄子,你们不可轻慢于他!”那些护卫们将金凌带了出去。

魏婴和蓝湛终是有所顾忌,魏婴对蓝湛说道:“蓝湛,事已至此,只能请泽芜君出马了!”蓝湛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一道传音符,简单说明了情况,片刻后,泽芜君便回复道他即刻便动身!

不知是听到泽芜君的声音太激动了,还是身体终于支撑不住了,金光瑶向地上倒去,魏婴只得将他扶到座位上,那护卫一直守在这屋内,见金光瑶情况不妙,立刻掏出一粒黑色药丸,魏婴见了,示意他扔过来,随后便塞到了金光瑶嘴里。

金光瑶吞了药,靠在那里,魏婴伸手探了探他的脉搏,大惊!金光瑶根本没有脉搏!那护卫看到魏婴探脉,手便握住了身侧的剑柄。蓝湛看到魏婴的神情,知道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又见那护卫的举动,蓝湛剑已出鞘。

此时,金光瑶叹息一声道:“你们不必如此惊慌,等二哥来了,我自会告诉你们究竟”他对那护卫挥了挥手,那护卫便如影子般退回了墙角。

魏婴和蓝湛坐在金光瑶左右两侧,此时天色已晚,但室内这四人,除了金光瑶最放松,不时地陷入昏睡之外,其他三人一直屏气凝神,防范着对方。就这样过了一夜,天大亮的时候,外面有护卫来报,说外面有位泽芜君请见。

金光瑶顿时眼神一亮,吩咐道:“请他进来!”他整整衣衫,挣扎着要站起来。魏婴见状,只得扶他起来,心中想着:“看来泽芜君在金光瑶心中确实是特别的,看金光瑶这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见的是意中人呢!”

泽芜君接到蓝湛的传音符,听说金光瑶还活着,震惊不已,一路御剑飞奔而来。他走入室内,见到金光瑶的那一刻,眼泪便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金光瑶看到流泪的蓝曦臣,顿时泪如雨下。

“二哥……”金光瑶呼唤着蓝曦臣,“阿瑶……原来你……你,还在……”两人就那样静静地注视着对方,眼泪无声地流着,却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魏婴和蓝湛见到两人的情形,心中唏嘘,这又是一段什么样的缘分?蓝湛打破了沉默,说道:“兄长,先坐下再谈吧,金凌还在他手上!”蓝曦臣此刻内心五味杂陈,听了蓝湛所言,知道蓝湛是在提醒他,他默默地坐在了金光瑶的对面。

蓝曦臣定定地看着金光瑶那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和身侧那空荡荡的衣袖,心如刀割,静默了半晌才说道:“阿瑶……观音庙内,我失手刺向你那一剑,非我所愿!你让我陪你一起死的那一刻,我想我们就这样一起死了,也很好!我愿意陪你一起去死!可是最后你却推开了我,选择自己赴死!你可知道那时我的心情?心灰意冷,了无生意也不过如此了……可是如今你却逃了出来……阿瑶,你……难道,你又在骗我?”

听到蓝曦臣字字剖心的话,金光瑶哭着回答道:“二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这次没有骗你!我此刻已是个死人,在观音庙里,便死了……”三人皆惊,蓝曦臣看着金光瑶,伸手便握住了他的手腕,确实,根本没有脉搏的跳动!“阿瑶,你告诉我,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二哥,我没有骗你,我要是能算无遗策,如今早已全身而退了!”金光瑶无奈地望着天空,“看来天理昭昭,坏事做尽了,就是这样的下场!有些事情是上天注定了的!”他又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蓝曦臣看着他痛苦的模样,满脸挣扎,终究不忍心,他从怀中取出一粒丹药,喂给了金光瑶。

魏婴看向蓝湛,用眼神示意着:“蓝湛,兄长对金光瑶还是不忍心啊!”蓝湛无奈地摇了摇头。金光瑶和蓝曦臣之间从来只有恩,没有怨,所以兄长才一次次心软。

蓝曦臣随身所带的丹药,自然不是凡品,金光瑶的咳嗽声终于停了,人也看着精神了一些。他继续说道:“二哥,多谢你!观音庙中我已决意赴死,然而阴差阳错,我却被人所救,我阳寿已尽,那人为了救我,动用了禁术为我续命,我现在不过是个活死人罢了!”

“那为你续命之人一定与你做了交易吧?”魏婴问道,他心知,这种续命的禁术,是用自己的命去续别人的命,是违反了天道的,施术之人必然会遭反噬,如果不是双方做了交易,而且交易的回报极其诱人,谁会做这种逆天改命之事?

“是”金光瑶没有否认。蓝曦臣问道:“他要让你做什么?”“他……”金光瑶看了看墙角,“他想要阴虎符,还有献舍之术。”蓝曦臣看了眼魏婴,说道:“这两样东西,有夷陵老祖在此,谁敢用?谁能用?他要这个能做什么?”金光瑶笑了笑,说道:“此人并无意留在中原,这两样东西,他原本便要带回东瀛去。”三人听到“东瀛”二字都震惊不已。

“东瀛?”魏婴听到这两字脑中顿时灵光一现。是了,唯有去东瀛,金光瑶才可能求得一个栖身之所,阴虎符才能发挥威力!因为那里没有魏婴!没人能控制得了阴虎符!有阴虎符在手,何愁不会拥有强大无比的势力!估计用不了多久,东瀛四岛都是那人的掌中之物!

而献舍之术,要求献舍之人要绝对的心甘情愿,这种人在中原可能并不好找,但东瀛向来有一种愚忠之人,为了所谓的信仰可以牺牲自我,他们连剖腹自杀都不怕,还能怕献舍?那些梦想着死而复生的上位者,就可以利用这种“愚忠”,来实现他们再活几百年的愿望!

这中间的关节,魏婴能想到,蓝湛、蓝曦臣也能想到。蓝曦臣看着金光瑶,目光复杂,他继续问着:“阿瑶,观音庙中,那人是如何救的你?”(未完待续)

陈情令番外四十六: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陈情令番外四十五: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举报/反馈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