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影卫的生活(穿越)+番外——凤重桓

关注
一个影卫的生活(穿越)+番外——凤重桓www.shan-machinery.com

文案

一个现代少年穿越到古代宫廷当影卫,慢慢揭露宫廷秘史,他与皇帝不得不说的故事。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宫廷侯爵 近水楼台 三教九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凤有淮,傅舒

第一章

那一天,开心拖着大包小包,怀揣大学录取通知书走向校园。

半路上,身后杀出一道尖叫——“抢劫啊啊啊啊!!!!”震得树上的鸟儿扑腾着翅膀乱飞。

歹徒从开心身边呼啸而过,他停下脚步,有那么十秒钟的迟疑——抓,还是不抓?

十一秒时,强烈的正义感战胜理智,开心倏的甩掉行李,奋起直追!

说时迟那时快,歹徒跑进一条巷子,开心呼哧呼哧地追在后头,眼看把歹徒逼近一条绝路,他露出得意的微笑,顿时阳光都没他灿烂。却在这时,从他后面蹿出四个持刀的男人,一看就是团伙作案。

开心暗叫倒霉,四个男人目露凶光,俨然要把他扒皮生吞的模样。换是往常,开心绝不怕,但今非昔比。

他三岁丧母,五岁丧父,六岁成长于一家孤儿院。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收养他的BOSS待他不薄,不但把他养得白白胖胖,甚至赐予他常人所没有的超能力,前提条件是他得听他的,代价是他活不过十八岁。

哧溜一下,他幸福快乐地活到十八岁,乐观开朗的他早忘了契约一事,不仅报考大学还活蹦乱跳地撑过了十八岁生日。生日那天过后,他的超能力突然消失,成为一个平常人。

这也没啥,大不了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日子。只是眼下情况有点糟糕啊!

难道天要亡他?

识时务者为俊杰。开心马上扬起招牌笑脸,说:“咳咳,我只是……路过而已,各位好汉就此别过,拜拜!”

他转身要走,一人的长刀已抵向他小腹,身体本能避开,多年杀手生涯早练就他敏捷的身手,对付几个歹徒本是绰绰有余,可昨晚吃坏肚子,拉了一个晚上的他体力不济,现下更是虚脱无力。

狭窄的巷子里,开心与歹徒展开搏斗,但天要亡他,就在他快要脱险而出时,迎面飞来一枚子弹穿胸而过,他两眼一黑,登时不省人事……连哪个混蛋开的枪都没搞清楚就离开这个让人不舍的世界。

也许老天爷可怜他一颗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的心,让他苏醒过来,虽然胸口疼得像压了千斤的巨石,呼吸都困难,可他的确确睁开眼睛,重新面对世界。

只是……这世界变了样。

眼前四个持剑的黑衣男人围着他,身材最为高大的男人低声喝道:“傅舒,看你身负重伤的份上,我放你十天假,你好好休息吧。”

开心咧咧嘴,笑了一笑。怎料四个人大惊失色,高大的男人更是捂着他额头,道:“没发烧啊?傅舒,你居然也会笑!”

傅舒?叫的是他吗?

开心歪了歪脑袋,乐呵呵道:“我不叫傅舒……”

男人顿时用奇怪的眼神看他:“你不叫傅舒叫什么?这名字可是你拼死留下来的。哪像我们,只有代号没有名字。得,你准是烧坏脑子了,好好清醒下吧。”

等四个黑衣人都走出去后,开心打量四周,他身在一个很古典的厢房,目前躺在一张红木床上,床上的被褥松软温暖,他懒洋洋地躺了上去。胸口传来一阵剧痛,他低头看了看,那里缠着纱布,胸口处有血迹渗出,显是受伤了。

他很镇定地接受了现实,BOSS不曾欺他,说他死后会穿越重生……果然是真的!

中午时分,有黑衣男子给他送饭,开心还没弄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于是便问:“你叫什么名字?”

黑衣男子没理他。

开心撇撇嘴,自言自语道“我叫傅舒是吧?”

随遇而安,他马上接受自己的新名字。吃完饭,见房中有镜子,他便照了照,不及前世阳光帅气,但也差强人意。他捏捏自己的脸,过分秀气了些。而且不笑时表情很冷,显然前主人是个面冷之人,跟那几个黑衣男人是一丘之貉。

晚饭是那个高大的黑衣男人送的,他见着傅舒在闭目养神,便道:“傅舒,中午你问十九的名字?”

傅舒道:“你们没有名字,只有代号。我没记错吧?你的代号是?”

“十四。”

“哦,十四。”傅舒在想该怎么向他们解释身体换了个主人的事,会不会被他们当妖怪拿下?还是说自己失忆了比较妥当?

十四猛地揪住傅舒的耳朵,一顿教训:“臭小子,你说你到底怎么呢?居然敢直呼我的代号?我是你老大你忘了?嗯?”

傅舒被揪得龇牙咧嘴,赶紧告饶:“老大?老大!我、我只是不记得一些事呢!”

“你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呢?”

“是。”

十四松开手,正色看他:“之前你明明连呼吸都没有,脉搏也停止,像死了一样,可突然又活过来了……真匪夷所思啊。”

傅舒讪笑道:“你就当我起死回生,把前尘都忘了行不?”

十四道:“你来历不明,我又怎会容你?”

傅舒道:“我走成不?”

“不成!没陛下的允许,谁离开谁就是叛变,要被追杀的!”

傅舒猛吓一跳:“我干啥的?”

十四目光如炬,缓缓吐出四个字:“皇家影卫!”

第二章

十四是影卫长,也许常伴君侧,性格受其影响,他并不像寻常影卫那样冷酷神秘,不发一语,为人话挺多,对傅舒是百般照顾。

所有影卫都是经过皇家精心训练而出,他们没有名字只有代号,誓死效忠皇家。傅舒的代号本是十七,但他誓死不用,坚持用自己的名字,圣上格外开恩,准许他用本名。

据悉,皇家影卫共有二十七人,从十三到四十,负责保护皇家之人,包括皇帝,皇后,皇子,公主。

十四是皇帝的影卫,地位也最崇高。

傅舒道:“影卫不是要贴身保护主子的么?我怎么看你挺清闲的。”

时不时就能见到他在自己眼前晃,他要保护的人是皇帝老子吧?那可是帝国头等重要人物啊!

十四回道:“陛下的武功比你我都高,保护个啥。”

傅舒嘴角抽了抽:“看来你这个影卫长是摆设。”

十四道:“此言差矣,我的工作主要是监督你们有没偷懒,陛下特准我不用贴身保护,哼!”

傅舒道:“那我保护的主子是谁?”

十四眯着眼嘲笑看他:“你?我们影卫的吊车尾,保护的人是福亲王。”

“福亲王?”傅舒疑惑问,亲王应该是很尊贵的人吧,那不该是项殊荣?

“福亲王是太上皇的太子,小时候被人毒傻了,陛下怜惜他就将他留在宫里,当亲生子养着。”十四感叹道,“之前你就是为了保护他才中的剑。”

傅舒摸着快愈合的伤口,问道:“那我现下都在养伤,福亲王由谁保护?”

“他娘亲,孝德太王妃。等你伤好了之后,就可以去保护他了。不过太王妃执意要将福亲王带出宫,陛下不让。”

傅舒疑道:“为什么?”

十四道:“陛下疼他呗,真比亲生儿子还疼。所以你保护他也不算辱没了你。”

傅舒养病期间,有偷偷试过自己的超能力,发现还能用,不禁大感惊喜。虽然原主人武艺高强,内功一流,但不是自己的东西总觉得不顺手。

他摸清宫内影卫的部署,并对自己即将开始的影卫生涯充满期待。

他跟“影”无疑是相当有缘分的,即使是自己的超能力都是能操纵影子,为此他觉得影卫一职是天生为他打造的。

十四告诉他,身为影卫,就要有随时为主人卖命的觉悟。但能当上皇家影卫,就算是吊车尾也是首屈一指的侍卫了。而主人的荣耀与影卫没有多大干系,影卫的任务就是保护主人的生命安全,而无须听令于主人任何命令。当然,这个主人是皇帝老子除外的。

毕竟他们本是皇帝为了保护他家人所而存在,顶头上司还是皇帝。

换言之,他们是皇帝的直属部下,在禁宫之中,虽见不得光,却是无上光荣的职业。

只有遇到危险时,影卫才会现身。因此很多主子甚至不知道有影卫暗中保护自己,福亲王遇刺一事,傅舒的光荣牺牲将影卫的存在浮到水面上。一时间,影卫成为宫廷热门话题,有几个调皮的皇子整日对着空气喊:“我的影卫,你快出来!”当然,影卫们没甩他们。

只有亲身当上影卫,傅舒才领略到这风光职业背后的无限凄苦。

别的不说,光是隐藏身形就是一项技术活。

主人若是在房里,他们便躲梁上。若是在花园里,他们便躲草丛里。但往往皇子们汇集到一处游戏时,也是影卫同行们碰面之时。

按说,他们早就有默契地各占一方,平均分配好岗位。但傅舒是新来的,不懂行情。找到一方草丛,刚蹿进去,就与十六面对面撞个正着。于是他另谋高就。找到一处假山,刚藏进去,就撞见二十五抱着剑斜眼瞟他。他悻悻退出,飞身上了一棵大树,十八二十二蹲在树上纷纷斜视看他。

傅舒不禁黑线,只好道:“不介意给我腾出个位子吧?”

十八斜眼看他:“你的身形暴露了。”

傅舒赶紧缩回露在树丛外的腰与臀部,结果上半身不慎撞到二十二,但见二十二蹲在树上稳若泰山巍然不动,他却摇摇晃晃,晃晃悠悠地掉下树,以倒挂金钩的姿势挂在树上。

几个皇子闻见动静齐刷刷回头看他。

据悉,傅舒是史上第一个暴露自己身形的影卫,不负他吊车尾之名。

第三章

皇子们第一次能与传说中的影卫近距离接触,不禁欢呼雀跃。

“影卫唉!他就是影卫!”

“真的真的?我看看,哇,他的手是暖的!”

“看,他会笑唉,而且笑起来好好看!”

“喔呵呵,他下巴摸起来也是暖的,是真的人呢!”

“喂,影卫,你叫什么名字?”

“他不说话!为什么?”

……

傅舒欲哭无泪,他的双手被几位皇子又摸又捏,连脸蛋都被偷袭。而他同时感受到从各个角落射过来的鄙视目光,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他瞟了眼福亲王,他傻呵呵地看他。福亲王今年八岁吧,长得比实际年龄偏小,粉雕玉琢,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联想到他自身情况,傅舒心生爱怜。几位皇子都比他小,调皮的都会欺负他,但这是影卫阻止不了的事。他只能气在心里,为主人抱不平。

斜眼看几位皇子,大皇子六岁,二皇子五岁,三皇子四岁,五皇子两岁。除了二皇子,其余三位都为皇后所出,此外还有三岁的四公主,被皇后贴身带着。一想到自己的主子常被这群小鬼欺负,傅舒心头就有一股正义感在伸张,忍不住想为主子出气,但自己好歹是个成年人,对象是一帮小屁头,此念转瞬即逝。

大皇子见傅舒不搭理他,就指着他问:“你是谁的影卫?”

傅舒望向福亲王。大皇子顺着他视线望去,虎头虎脑地摸摸脑袋:“原来是傻蛋的影卫。”

“傻蛋?!”傅舒惊呼。

大皇子惊觉说漏嘴,赶紧捂上。

傅舒翻身上树,再次隐匿身形,只留给众皇子一个传说的背影。

事后,他被十四一通教训,认为他丢尽影卫们的脸。傅舒颇为无辜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嘛。老大,下次我一定找准地方隐藏。”

月黑风高夜,傅舒无声无息潜进朝福宫,爬上房梁静坐。夜已深,福亲王已睡下,只有孝德太王妃还坐在床头,温柔地爱抚着儿子。傅舒多看她几眼,孝德太王妃看过去不过二十出头,真实年龄应该在三十左右。他只是觉得这女人挺可怜,任谁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康成长,而傻呆呆流着口水的福亲王无疑是枚催泪弹,他见了都忍不住心酸,更不要说他的娘亲。

太王妃抹去眼角的泪水,站起身朝房梁喝道:“梁上何人?”

糟!被发现了!傅舒不禁暗骂自己的失败之处,可听说太王妃是女中豪杰,武林高手,会察觉自己也就可以接受。他正迟疑下还是不下,太王妃已经出手,一挥长鞭,鞭若闪电似的袭来,勾住他的手腕。傅舒双脚缠住房檐,与太王妃展开拔河赛。

动静吵醒福亲王,小朋友迷迷糊糊醒来,唤了声:“娘亲!”

太王妃闻言收回长鞭,傅舒再次隐入黑暗。

只见福亲王特懂事道:“娘亲,那是影卫。”

太王妃这才想起皇宫中有这号人物似的,又往梁上看了一眼,转身就温柔地爱抚福亲王的脑袋:“娘亲知道了,谦儿乖,躺下睡觉。”

福亲王甜甜一笑,抱着小枕头又躺倒。

太王妃坐在床头软声哄着他,唱着民间小歌谣。傅舒在梁上听,都觉得瞌睡虫上脑,直打盹,强撑着眼皮保护主人。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究抵抗不住睡魔睡了过去。直到心中警铃大作,他被惊醒。

为确保主人安全,他早在宫门口布置了机关,一有人闯入或离开他便会感觉到。他赶紧飞到殿外,看到的是太王妃抱着福亲王被他的影子阵困住。

但见门口太王妃的影子被拉的细长,影子的尽头连着门檐,两者融合在一起,太王妃的身影也像被定住,动弹不得。

傅舒懵了,他不知是否该出现,如果抱走福亲王的是刺客他理所当然要出现,可对方是太王妃,他不知该咋办呢。

此时太王妃却喝道:“影卫,是你搞的鬼?”

傅舒从暗处走出,讪笑道:“是,太王妃。不知太王妃这么晚抱着福亲王是要去哪?”

太王妃冷冷一哼:“我要带着我儿子离宫出走。”

傅舒想起十四跟他说过太王妃执意要带走福亲王,但圣上不许的事,当机立断:“恕属下难以从命。咳,太王妃,劳烦把福亲王给属下。”

太王妃转过身,泪眼闪烁。傅舒看得一愣,整个人慌了神。他拿女人哭最没办法了,何况是一个母亲抱着孩子在他面前哭。

“我知道你们只听从他的命令,可是……我只是想带儿子走啊,为什么不可以?我受够了!我不想谦儿再受人欺凌,不想他一个人孤苦无依地在这人心险恶的宫廷里!今日你若拦我,便杀了我吧!”

事后,他就跑去跟十四忏悔,就差双膝跪下,泪眼涕零:“老大,我把人放走了。”

“什么?”十四没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傅舒道:“我让太王妃把福亲王带走了。”他没法拒绝一个母亲的要求,他也做好畏罪潜逃的准备。只是逃之前,他还是准备向十四报备下。

十四闻言大惊,高高抬起的手一巴掌挥在傅舒肩上,恨声道:“你向陛下以死谢罪吧!”

第四章

当今圣上姓凤,名有淮,字水天,年方二十有七。同样是人,一个万人之上高处不胜寒,一个默默无闻生存在黑暗之中,傅舒突然心理就不平衡了。想他可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的健康向上的有为少年,真要一生老死在黑暗之中么?!他偶尔也会幻想高高在上受人朝拜的感觉,想着皇帝老子座下那方长椅坐得是否舒坦,想着皇帝后宫那帮如花似玉的美人们。

十四无情地打破他幻想。

“傅舒,傻笑什么呢?见着皇上记得下跪谢罪。”

“知道了。”他垂眸,摆出哀戚的神色。

 1/31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