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蓝航线&魔幻】《碧海随闻录(番外)》:

关注
【碧蓝航线&魔幻】《碧海随闻录(番外)》:www.shan-machinery.com

        青年站在橡木根须缠绕的水晶镜前理了理领口,自镜子旁边通透的玻璃窗往外望去。远方森林郁郁葱葱,缥缈的水雾徐徐升腾,勾勒出怡人多姿的纯白天然画作。笔触柔润细腻,境界清新优雅,不愧为人力所难及的杰作。

        收回目光,镜中的映像对着他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

        “这样就行了吧?”

        青年自言自语转过身去,随意扬起的右手轻轻抚摸过旁侧绽放出柔和金光的灯盏。翠绿色根茎被触碰后,悄悄伸展至闪亮的球型灯芯上,如呵护婴儿般将其温柔地包裹住,房间内很快就只剩浅浅的晨光了。

        他踱着轻盈的脚步行出房间,徐徐走下楼梯。木质的楼梯布满晨曦,轻轻趟过时不由得荡起涟漪,引出远方悠扬牧笛。高山流水下,鸟语花香。转过拐角,眼前愈发开朗。

        宽敞的厅堂中桌椅错落有致,屋顶中央高悬盏黄铜吊灯。每一条分岔的尽头,都点缀着枚蔚蓝的宝石。流连色泽白昼如云,夜晚如雨。连绵的落地窗铸作长城,深棕色的横木堆作墙壁,巧妙地将室内外划清界限。然而这道隔阂并非地壑天堑,沁人心脾的清风,悠然婉转的鸟鸣,总会偶然闯入这闲暇之所。

        落地窗前舒适的沙发上,坐着两个娇小的女孩。细看时,会发现二人面容十分相近,也都留着淡紫长发。只不过一方扎着双马尾,一方披着散发。女孩婴儿肥的面庞浮着童稚的腮红,修长的睫毛下,宛如蜂蜜甜蜜的琥珀色眼瞳闪着光辉。身后淡紫色的直发长及腰间,让人联想丁香编成的川流,潺潺垂到腿边。

        她们身上都是黑白相交的洛丽塔服,百皱涟漪裙下穿着长长的丝袜,脚下踩着油亮小皮鞋。二人身上服饰细节略有差异,衣服的颜色也是黑白相对——一人上衣漆黑之处另一人便是雪白;裙子底色一白一黑,纹路两色交错,配对的长袜也是如此。披着散发的女孩气质文静恬美,安静地搭在桌子边缘翻阅书籍,书边还有一盏银灰色的茶水;扎着马尾的女孩截然相反,一眼便能看出她的精力旺盛。就算手里捧着整整一杯牛奶,坐在沙发上的小小身子依旧有节奏地左右轻晃,双脚也前前后后摇摆着。

        “早安……”

        “早上好!”

        两位孩童稚嫩而甜蜜的问候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青年也随之报以温和的微笑。

        “早安,莲、蓉。”

        大厅背面的厨房传来仓促的金铁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撞在了一起。青年顺着声响投去好奇的目光,他想知道究竟是何等艰苦卓越的奋斗,才会将那位天生拥有相关资质的女仆逼至如此地步。然而视野里并没有出现披着淡蓝长发的女仆,而是另一位捧着盘子的少女战战兢兢地站在那里。小顶的纯白圆帽盖在修长银发上,蓝白配色的长袖衬衫因为某些原因显得有些紧,胸口的扣子摇摇欲坠。青紫色的苏格兰短裙垂在吊带黑丝边,脚下的灰色鞋子带有略微高跟。

        少女一副仓皇失措的样子,像是在换衣时突然有人闯入卧室的尴尬情况。青年瞄过一眼再次确认了方位,那里是一楼大厅供人使用的厨房没错,里边也没有贴心到分割出能让人安然自若换衣的空间。

        “指,指挥官!早上好!”

        少女匆忙将手里的青花餐盘藏到身后,但青年早就将盘中盛得的金灿灿的江山尽收眼底,更不用说从厨房里飘出淡淡的热油味与鲜香。

        “早上好,小天鹅。今天的早餐,也是炸鱼薯条吗?”青年依旧微笑着,只不过宠溺的话语间带着几分玩味。说实话他颇有些意外,今早竟然不是全身标配女仆装的海王星在操办一切,而是鲜有下厨经验的——除了炸鱼薯条——小天鹅在捣鼓什么。

        “总是这么吃,小心会飞不起来哦。”

        小天鹅闻言,害羞地低下了涨红的脸蛋,轻声嘀咕道:“咱不是真正的天鹅,就算不吃这么多,也飞不起来啊……”她十分认真地回复着青年的玩笑,仓皇失措的样子不禁令人想多欺负一下。

        不过此时,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确认。

        青年闻言,略微惊讶地抬抬眉毛,语气中悄然抹去了随意的玩笑意味。相比责难与玩笑,这更类似偏向普通反应的感叹。

        “欸?你还没学会飞行吗?”

        他记得海王星在这几天进步很大,小天鹅看起来仍是一筹莫展。果然被创造时基底的强度差异,会极大影响后天训练时的接受能力。虽然都在可调整的技术范围内,但目前小天鹅对自身能力掌握的情况,还尚未符合进一步改造的条件。经过一次基础改造,她本身与舰装的性能已经大幅提升过了,有很大提升空间。

        太过频繁地获取力量,不利于扎实基本功,也不利于意识的培养。将没有保险的手枪交给对一切充满好奇心的婴儿,将控制爆炸的按钮交到喜欢四处炫耀玩具的孩童手中,是非常不明智的决定。

        “那个,那个……”听见疑问,小天鹅脸蛋涨得更红了,“对,对不起,我真的听不懂……”

        正在小天鹅畏手畏脚道歉之际,冷漠轻蔑且鄙夷的语调越过大厅,传入二人耳中。

        “‘无论是身体还是能力,她对自己所拥有的天赋一点自觉都没有。身为鬼畜法师的楷模,应该考虑下一贯侵犯人权的方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帮助她好好认清自己丰满身体的优势?说不定会更喜欢某处累赘的脂肪,顺便培养出不可告人的癖好——例如沉溺在适合做章鱼烧的核心材料中——之后,再来拜托我如何?’”

        温馨的清晨瞬间铺盖上凛冽的寒霜,叫人背后发寒。坐在桌子边的莲停下手中动作,小嘴里说出和年龄完全不相符的恶毒话语,眼睛微眯仿佛正在兴头上的施虐者。

        “——普拉姐是这么说的哦。”

        完美还原普拉普斯毒舌刻薄的话语后,莲的面庞转眼变回原样——那能够融化内心坚冰,天真无暇的可爱模样。二者落差之大,令人会觉得方才表现是恶灵附身的结果。

        “我怎么感觉,关注的重点好像有点不对?”

        青年皱起的眉头间多了几分无奈,嘴角往一侧抽搐了几下。普拉普斯本体并非人型,而是寄宿于魔导书的生命。现在使用的人体是能够随意变更形态的素体,简单而言就是受她操纵的人偶。做工非常精细,保证素体高强度的同时,还保留有人类感觉的接收器,能够体验常人的生活。可不知为何,她总对某方面有着奇怪的执着。明明可以凭一己之力轻易修改身体特征,竟然还这么刻薄地进行话题无关的人身攻击。姑且不说其他,单是面对初学者,如此严厉可是会留下心理阴影的。

        “真的很对不起……普拉普斯小姐教的……咱一点都听不懂……”

        小天鹅看着沉默的青年,惶恐地连连道歉。银白色的长发起起落落,端着盘中薯条在一次次躬身中滑向盘子的边缘。青年望着自责到快哭出来的小天鹅,连连摆手宽慰道:

        “别太自责了,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是我一时疏忽,觉得万法——普拉普斯来教你会更加易懂点,结果忘了她在这方面比较严格。”

        青年轻轻搭上小天鹅手中的餐盘,将其扶正。目光引向莲蓉二人坐着的沙发,示意小天鹅先吃早饭放松放松。看见小天鹅入座后,他露出“无须在意”的微笑,才转进厨房查看情况。他望着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厨房,敲着手指自言自语:

         “难道我当初为了节省材料锻造素体的事,她还耿耿于怀?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不过说到记仇,青年自觉也没有资格说别人。他检查起冰柜里的食材,盘算起拿什么作为一天的开头比较好。

该篇与《平凡的一日》和《悠远的歌谣》为同一时间段的剧情。

     欢迎各位加入文章交.流.群,人很少很方便交流哦。不光讨论碧蓝游戏,同人文话题,感兴趣的都可以。

群名:尼伯龙根之歌

群号:308162543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