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华舞流年+番外第43话全文「免费阅读」-言情小说

关注
韶华舞流年+番外第43话全文「免费阅读」-言情小说www.shan-machinery.com

来到地宫,祁溟月带着一丝好奇,打量着曾关押国师昙无的地方,却见此处平平无奇,只是建在偏远之处的一座平楼而已,不由有些失望,祁诩天却轻笑一声,“溟儿还未见到里面的样子,一会儿进去你便知道了。”

果然,进了里头,才发现处处是暗格似的囚牢,看守之人却如无视一般,只看着囚牢之内的犯人,被人始终这么盯着,恐怕任谁都无法放松心神,更无法图谋逃出去了。见他打量,祁诩天解释道:“若有人劫狱,看守之人便会立时将牢内囚犯毙于刀下,即使真的想救,得到的也只会是尸体罢了。”

祁溟月心道,看来此处囚禁的都是必死之人了。

看了一眼在祁诩天身后的刘总管和莹然,见他们神色如常,显是早就熟悉此处,转过头,继续搂住祁诩天的肩。

祁诩天不肯放他下地,他便只好伏在他肩上,看着脚下走过的地方,忽然发现其中隐含着某些规律,随着他忽前忽后的在走道里穿梭,忽然到了一处奇怪的所在。

只见一堵厚实的墙壁挡在了身前,似乎是已到了尽头,祁诩天却不知在何处拨弄了一下,整面墙竟陷入了地下,不是后移,也非旋转,而是整个的沉入了地面,呈现阶梯状的样子来。

走下阶梯,只见地下竟有一处类似宫殿的所在,其规模竟不必炫天殿小去多少。与雍容沉静的炫天殿不同,此处显得尤其静谧深沉,空气里似乎还漂浮着血腥之气,使人被这气氛所慑,连开口的勇气都要丧失一般。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地宫所在。”祁溟月不由赞叹,想必也没有几人知道,所谓的地宫竟真的在底下,更是如此的庞大的所在。

“不错,宫里知道此处的人不多,只有父皇的亲信和那些影卫,安若蓝便被看守在此处,如此才可避免她被别人所伤,也牵累了溟儿。”

父皇话中之意他自然知道,若安若蓝是被他人利用,最终目的是要除去他这名碍眼的皇子,那么此时她确实身处险境。

而她,眼下是万万死不得的。

地宫之内不见寻常的侍卫,处处可见的是一身黑色的影卫,在这里他们不再如影子一般,而是露出了面容,举止也不似平日的刻板少言,多了一丝灵性,似乎对此处的环境十分习惯了。

祁溟月了然的扫了一眼,想必此处原先便是训练影卫之所,他们在此处长大,平日没有任务之时也多半待在此处了。

祁诩天面前忽然一道黑色身影闪现,似乎正是那时曾现身的影二,“陛下,影五已回,只是受了伤,在昏厥之前说伤他之人一身白衣,功力高深,似乎还会用毒。”

“莹然去看看,影五可曾中毒。”祁诩天吩咐着,莹然领命随影二去了。

刘总管虽是光刃之首,但对这里似乎也十分熟悉,与一黑衣人jiāo代了几句,回来说道:“陛下,影一已将安贵妃安置在了赤色院,陛下可是这就去审问?”

想着莹然可能一时半刻也回不来,祁溟月答道:“麻烦刘总管带路吧,溟月确实急于见到母妃,有些事想问她一问。”

刘易口中称是,在前领路,他知道不用等陛下的回答了,只要这位殿下一开口,那基本就等同于陛下的意思了。

在刘总管的带领下,来到了赤色院。所谓的赤色院,和皇宫内一些美人住的小巧院落无甚差别,布置的也十分gān净,虽然房间少了一些,但若居住一人,对身犯死罪之人来说,已是大大的礼遇了。

祁诩天却似有些不悦,“朕何时说过要宽待她了,这是谁的意思?”看来是赤色院太过舒适,让安若蓝待在此处,使他不满。

刘易低头回禀,“回陛下,影一本将她安置在平然居内,那里只有一间简屋,臣唯恐安贵妃心中不忿,若伤了自己,只怕会连累殿下,故而才擅自做主,让人迁至赤色院。”

听了刘易的话,祁诩天神色稍缓,“你考虑的不错,若非此时动不得她,朕真想让她尝尝影卫审问的手段。”

听他冰寒的语气,想必影卫的那些手段绝不会让人好过,只怕真会生不如死。祁溟月并不觉同情,他只知道,自寻死路之人,必须承担后果。

随着刘总管的引路,还有随侍一旁的数名影卫,步入赤色院,祁溟月终于见到了安若蓝。

第三十四章 审问

房内,安若蓝正静静坐在chuáng边,虽然云鬓丝毫不乱,衣衫也很是整齐,但往日娇艳的容颜已憔悴了不少,听见他们的脚步声,正慢慢转过头来。

见到祁诩天,一丝惶恐闪过眼底,可瞧见他怀里的祁溟月,安若蓝眼中却是分明的厌恶和恐惧,她起身行礼,“臣妾见过陛下。”

她知道,早晚会有人来查问此事,可能是影卫或是刘总管,只是没想到,出现的竟是祁诩天,“陛下既然亲自前来,想必有许多事要问,若蓝自当如实回答,请陛下放心。”自恃有连心蛊,她无需担心他们会对她不利。

平静下来的她仍是一向温柔端庄的模样,但祁诩天面对着她,心底却只有愤怒的杀意,是她对溟儿下了连心蛊,即使她是溟儿的亲母,他也不打算饶过她的性命,一旦溟儿无事,等着她的将只有死,或者生不如死……

微微阖起的眼里是诡秘yīn暗的血腥杀意,祁诩天神情淡然的坐到椅上,将祁溟月轻轻放下,坐在他身旁。

刘总管微低着头,站到了祁诩天的身后,他非常清楚,此时陛下的心中怀着如何yīn暗疯狂的心思,只怕安若蓝在陛下眼里已成了死状恐怖的一具尸体,但眼下她的状况与溟月殿下息息相关,他便也只有时时注意着陛下的状况,万一她惹怒了陛下,也可免得陛下大怒一时失手,铸成大错。

安若蓝又静静坐了回去,她知道,自从说破了蛊毒之事,她便是命悬一线,一头是她,而另一头便是祁溟月,不论她是否承认,往日的贵妃之位,还有那些荣华富贵的日子,都再不属于她了,可她也只是为了保命罢了,才会听了梓麒的话,出此下策。

她始终认为,自己不曾做错,唯一的失误,便是不该在一时惊恐之下,说出了下蛊之事。

祁诩天靠在椅上,抚着身旁少年的发,神色上看不出起伏,漫不经心的问道:“昨日炫天殿内,你可是带了糕点来?”

安若蓝点头,“不错,确是带着食盒去的,其中放着一些糕点。”问起糕点,她眼中闪过一抹慌乱,随即又掩了去。

她不明白,为何陛下头一句话不是因蛊毒兴师问罪,却是问这糕点,相比而言,那糕点虽……但也不至于让陛下如此慎重的来查问才是。

见了她的表情,祁诩天缓缓扯起一方嘴角,轻笑了一声,“看来便是连你都不知其中放了何物。”

他话里的意思是……安若蓝微微瞪大了眼,“陛下何意?糕点之内……”她似欲争辩,见祁诩天的脸色,犹豫了一下,又低头承认了,“糕点之内确实下了药,但也只是……只是……”

她似有些难以启齿,脸上升起了一些别扭的神色,祁溟月立时明白了,揶揄的眼神扫向了祁诩天,祁诩天挑眉,继续问道:“只是什么?”

“情牵。”安若蓝低低的回了两个字。

听这名字,谁都可意会此药的效用,正当祁溟月想对父皇打趣几句的时候,莹然走了进来,她神色凝重的对祁诩天说道:”陛下,奴婢已瞧过了,影五确实中了毒,已为他解了,幸而中毒不深,还来得及救治。此毒……和奴婢方才所闻的情牵一样,属于同源。”

也就是说,暗杀了侍卫,让安若蓝进入炫天殿的,便是给了她蛊毒药物之人了。但莹然神情如此严肃,恐怕还有别的缘故。

按下心中所思,祁溟月问道:“莹然可知糕点之内放的是何毒?”

莹然很确定的答道:“引魂。若有烙彤辅之,可在顷刻间致人于死,若是没有烙彤,长期服用,可使人神智昏沉,丧失心智。”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