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飞公司门户网站

关注
中国商飞公司门户网站www.shan-machinery.com

 

核心提示:近日,上海环境热线公示了上海市轨道交通近期建设规划(2017-2025)环境影响评价,2017-2025上海市轨道交通建设规划将新建19、20、21、23号线、嘉闵线、机场联络线和崇明线,延伸1、13号线。 

最为引人关注的是,将新建连接上海浦东、虹桥两大机场的轨交联络线,同时还提到了大家非常关注的浦东铁路枢纽——上海东站。 

问题1:机场联络线究竟怎么走

答:根据上海市轨道交通近期建设规划(2017-2025)环境影响评价公示,轨道交通机场联络线起自虹桥枢纽,终至上海东站。主要沿沪杭客专东侧、春申塘、外环线走行。全长约68公里,设站8座。 

虹桥枢纽主要包括上海虹桥国际机场、铁路上海虹桥站和公路上海虹桥机场客运站。目前,轨道交通虹桥火车站和虹桥2号航站楼站位于虹桥机场跑道西侧,2号线、10号线可方便抵达虹桥T2航站楼、铁路上海虹桥站和公路上海虹桥机场客运站;轨道交通虹桥1号航站楼站则位于虹桥机场跑道东侧,10号线可直达虹桥1号航站楼。

从已建成交通设施情况来看,与现有2、10号线车站呈东西走向不同,机场联络线虹桥2号航站楼站很有可能为南北向。铁路虹桥站东侧申兰路、申昆路之间的空地很有可能成为车站选址,而车站很有可能采用与2号线浦东机场站相似的地面车站形式。

从这里往南,建红路为高架,申贵路、申滨南路均为地道,机场联络线有足够的空间采用地面或者高架的形式往南通行,最终与沪杭客专汇合,紧贴其东侧继续往南延伸。

通过莘庄后,机场联络线将转弯向东,经过春申塘,绕开人口密集区后,最终沿外环高速一直前往浦东机场,并最终抵达距离浦东机场约5公里的铁路上海东站。

机场联络线通过浦东机场的走向或许是比较有趣的问题。从浦东机场已经建成的交通设施来看,2号线和磁悬浮已经把两个航站楼间轨道交通的空间使用得“满满当当”,联络线从下方穿越,还是另辟蹊径值得关注。加之将通往上海东站,该线路未来会成为浦东机场到上海东站的重要交通联络线,选址的方便与否将直接决定飞机与铁路转乘的便捷程度。

问题2:与2号线最大的区别在哪里

答:机场联络线全线仅8座车站,可换乘的多为前往各大交通枢纽的轨交线路。全程耗时不足1小时,比现在至少节约半小时。 

在机场联络线整体走向中,除了在虹桥2号航站楼站可与2、10号线和建设中的17号线换乘,在浦东机场站与2号线和磁悬浮换乘外,有可能与9号线在中春路站实现换乘。9号线可以抵达铁路松江南站,同时正在建设的东延伸段将抵达未来的曹路火车站。

在规划中,1号线将从终点站莘庄站往西延伸1公里,新建车站一座。从机场联络线走向来看,该车站很有可能实现两线换乘。1号线沿线连接着铁路上海站和上海南站两大上海交通枢纽,同时可与除6号线外上海目前已建成所有轨道交通线路实现换乘。

浦东、虹桥两大机场间已经有2号线相连,新建联络线意义何在?比较两条线路,最大的区别可能就是所花费时间。

2号线从浦东机场至徐泾东,设车站30座。从浦东机场到虹桥2号航站楼共28站,再加上广兰路站需要4、8节编组列车换乘,大约60公里出头的路程需要一个半小时。

机场联络线仅设站8座,考虑到上海东站在虹桥枢纽到浦东机场区间以外,实际两大机场间只需乘坐6站,如果使用现在11号线使用的设计时速为100公里/时的AC16型列车,路上时间缩短到一小时以内绝对没有问题。

  问题3:建成后将给上海带来什么

答:两大机场间路上时间的缩短,可以大大提升两大机场之间的转机效率。同时,也将促进即将开业的迪士尼更好发展。 

从上海两大机场的功能定位来看,浦东机场主要定位为国际机场,绝大部分国际、港澳台航班均在这里起飞,而虹桥则以国内航班为主。

放眼全球,以一座历史较为悠久的小机场定位国内机场,一座后建的大型机场定位国际机场的航空枢纽城市很多。比如,就有东京的成田-羽田组合、大阪的关西-伊丹组合、首尔的仁川-金浦组合等。

数据显示,我国大多数航空公司运营的都是点对点的航班,即旅客通过一次飞行抵达目的地。大家经常可以看到航空公司为了取得某一条热门航线而相互竞争。在一些关键国际航线上,中国民航局为避免“恶性竞争”,基本只批准一家航空公司运营。

如今,我国航空公司越来越注重全球布局,除了加入各航空联盟、与其他航空公司合作外,有的还试图通过资本控股等方式开拓境外航线,比如去年比较引人关注的捷星香港事件。东航为了取得香港飞悉尼等香港始发的热门线路,与澳洲航空一道推出捷星香港,试图以这家基地设在香港的航空公司开设相关航线,结果遭到国泰、港龙,甚至是海航控股的另一家香港基地航空香港航空的反对,最终方案作罢。

然而,我国航空公司却始终没能在自己基地机场的转机服务上做足文章。国内转机,给人的印象往往停留在中转停留时间长,较直飞航班价格没有明显优势等。为此,在大多数国人眼中,转机往往是被动的,就是在没有直飞航班可以选择时才无奈接受。

其实,让旅客选择主动转机的例子在境外比比皆是。比如,东航、国航、长荣航空等上海飞台北的直飞航线往返票价基本都在1800-2500元之间,基地位于香港的国泰航空对此常年推出经香港转机的上海飞台北联程票,尽管航程几乎增加一倍,但票价最低只有1300元。一名香港导游告诉记者,他所在的旅行社利用这条航线开辟了较为廉价的台湾游线路,“特别是一些对于时间不太敏感的中老年游客,他们并不介意这样的转机”。

如今,日本旅游十分火爆。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北京飞日本的航班价格往往高于上海出发的。随着转机越来越方便,以上海为基地的东航能否利用班次密集的京沪快线的富余运力,开通北京首都-上海虹桥、上海浦东-日本各地的转机航线,如果价格显著低于执飞航班,再加上转机保护航班充足,旅客自然会因为价格杠杆而接受转机。当越来越多的国内转国际,甚至国际转国际联程航线的出现,整个上海航空港将更加海阔天空。

上海在建设虹桥枢纽时,将火车站与机场实现零距离换乘,带动了空铁联运的发展。如今有一个大型铁路枢纽将落户比虹桥规模更大的浦东机场,将更好地推动飞机与高铁、动车的换乘,带动整个上海周边,乃至更大范围内的交通运输业联动发展。

上海迪士尼即将开业,待轨交机场快线和上海东站建设完成,更多来自全国各地和全世界的游客将可以通过更加便捷的交通方式抵达迪士尼。对于每一名游客来说,最大的实惠可能就是“方便”二字,而对于上海乃至全国来说,将带动航空、运输、旅游等多个产业的联动发展。

相关链接2017-2025轨交建设规划

本次建设规划由9条线路组成,全长约285公里。 

轨道交通19号线起自闵行梅陇,终至宝山杨行。主要沿济明路、浦东南路、江杨南路走行。全长约40公里,设站30余座。 

轨道交通20号线一期起自上海西站,终至共青森林公园。主要沿交通路、场中路、嫩江路走行。全长约20公里,设站10余座。 

轨道交通21号线一期起自国际旅游度假区,终至浦东新区高行。主要沿哥白尼路、广兰路、杨高北路、东靖路走行。全长约28公里,设站10余座。 

轨道交通23号线一期起自闵行开发区,终至徐家汇。线路主要沿东川路、龙吴路走行。全长约29公里,设站20余座。 

轨道交通1号线西延伸为现状1号线终点站莘庄站向西延伸1站。全长约1公里,新增车站1座。 

轨道交通13号线西延伸线路起自国家会展中心(中国博览会综合体),终至现状13号线金运路站。主要沿诸光路、联友路、金沙江西路走行。全长约10公里,设站5座。 

轨道交通嘉闵线起自嘉定新城,终至闵行莘庄。主要沿澄浏中路、金运路、七莘路走行。全长约42公里,设站10余座。 

轨道交通机场联络线起自虹桥枢纽,终至上海东站。主要沿沪杭客专东侧、春申塘、外环线走行。全长约68公里,设站8座。 

轨道交通崇明线起自浦东金桥,终至崇明陈家镇。主要沿G1501、长江隧桥——沪陕高速公路、中滨路走行。全长约47公里,设站8座。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