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目光穿过菖蒲_竹林深处_天涯部落

关注
她的目光穿过菖蒲_竹林深处_天涯部落www.shan-machinery.com花非花,雾非雾——你猜你猜你猜猜猜

我决定去问问老白到底什么意思。老白其实有名字,他叫白居易,号乐天,号香山居士。唐朝人,有人称他诗魔,有人叫他诗王,还有人叫他诗神,我喜欢叫他老白。老白有才华,脾气好,热情,直爽,口无遮拦。就像他写的诗一样,通俗易懂,平易近人,没有什么花花肠子弯弯绕。传说,老白每写一首诗,都要先念给一个没什么文化的老太太听一遍,如果老太太说听不懂,他就改,直到改得老太太连连点头,老白才能定稿。不过这事应该有点夸张,就像另一个传说中,李白见到那个要把铁杵磨成针的老太太,从而醍醐灌顶,发奋读书成了诗仙一样不靠谱。这俩老太太,呵呵。我想去找老白问的是他的一首诗,是不是他没把这首诗给老太太看过就发表了,不然的话,这么多年,这么多人都搞不懂什么意思,难道我们还不如一个不识字的老太太?

花非花,雾非雾,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字面是这意思:是花也不是花,是雾也不是雾,来的时候像一场春梦,悄无声息,让人忘记它什么时候来的;走的时候像一片轻云,渐行渐远,随风不知去到何处,了无痕迹。就是这首诗,没有一个生僻字,读时朗朗上口,读后满眼金花,一头雾水。

老白,我猜你写的是一个女人。老白哈哈大笑:女人?我老白这一生,爱写诗,爱饮酒,爱交友,更爱女人!无数的女人走进我的生活,走入我的笔下,又一个一个的离开。我老了,都记不清了,你来说说,我写的是哪一个女人?我猜是一个妓女。你别生气啊老白,你们那个时候找个妓女不是正常吗。应该是你某次长安郊游或者在杭州什么地方任职的时候,你一个人住在旅馆里,喝了几杯酒,看了半卷书,吟了两句诗,醉意朦胧,春夜寂寞,便让店家帮你叫了一个官妓,之后的事你大概迷迷糊糊地都不记得了,只是第二天店家让你付花账,你才想起昨夜的荒唐。后来,你根据自己的感觉写出了这首诗。诗里面用到了一个词“朝云”,这个典故来自于宋玉的《高唐赋》:“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后来,很多文人用朝云暮雨来代指男女之事,另外你还说“来如春梦”,这不是很明显写的是你老白的一场艳遇吗?只是身为朝廷命官,一代诗坛领袖,你爱惜毛羽,不敢明说,只能遮遮掩掩,云山雾绕。对不对,老白?是不是有种隐私被人窥破的感觉?老白一脸无辜,不置可否:继续猜。

我猜是你的初恋情人。你老家不是河南新郑的吗?后来你十一岁的时候跟着父亲搬迁到徐州,住在符离集。你那时候读书很刻苦,年纪轻轻头发都花白了,十五岁你就能写出“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样的诗句,厉害了呀我的哥。那时候你有一个邻家女孩叫湘灵,长得很漂亮,这是你自己诗里写的,“娉婷十五胜天仙,白日桓娥旱地莲”,人家小姑娘也喜欢你,你们“两心之外无人知”——这句引用的是你写给湘灵的《潜别离》,感情发展到什么地步我可不知道了,不过有人从你的诗里推断出你们关系绝对不简单。不简单,老白,你品,你细品。后来,你离开徐州,进京赶考。你二十九岁高中进士以后,回到符离集想和湘灵结婚,父母坚决反对,你只能含恨离开。四十四岁时你被贬江州,偶遇湘灵父女,写下《逢旧》诗,人到中年,情何以堪?五十三岁时你回故居,物是人非,生死两茫茫,再也找不到湘灵了。你对这段感情念念难忘,写了《寒闺夜》、《长相思》、《寄湘灵》、《感秋寄远》、《夜雨》等等等等,天下谁人不知你老白痴情于湘灵?某一天的秋夜里,你辗转难眠,夜雨霖铃,月华如水。你少年时的花白头发早已全白了,牙齿摇落,气力衰残。恍惚中你好像看见湘灵还是穿着那件她最喜欢的绯色纱裙,像花一样,又像雾一样。她衣袂飘飘,还是那样年轻美丽,凝愁含怨,如同梨花带雨,款款向你走来。你在昏黄摇曳的烛火中惊慌地坐起来,想去抓住她的手,可是你什么也抓不住,她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就像你当初离开符离集的那一天,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她的眼眸中。后来,你写下了这首诗,来纪念这次梦寐里的重逢。对不对,老白?你怎么哭了,老白?老白揉着眼睛,一边抱怨着风沙吹进眼里,一边恨恨地:再猜。

我猜你是写修佛时候的禅悟。公元815年,当朝宰相武元衡、裴度被地方藩镇节度使派人刺杀于长安城大街通衢之上,一时天下哗然,大家都知道谁干的,却没人敢说话。你老白咽不下这口气,上书朝廷,要求查清案件,揪出幕后黑手。你这是书生意气没眼色啊,如果朝廷敢查能查,还能等你这个小小的左拾遗说话?你把事情捅出来,让皇帝尴尬,让御史廷臣羞愧,让后宫宦官不爽,让刺杀的幕后主使者恼怒,所以你不倒霉谁倒霉。你因为越级言事,再加上有人捏造,你在母亲观花坠井去世后,写的一些赏花和新井诗有伤名教,你被贬江州,再移忠州,后来杭州、苏州、同州等四处漂泊为官,你的人生观开始崩塌了。原来,忠君报国是这样的下场,仗义执言却落得颠沛流离,趋炎附势你老白不会,斜肩谄媚你老白不屑,那么,不如纵情诗酒,落得逍遥快活吧。从此,你不再汲汲于功名,闲暇之余,始有向佛之心。只有经历过,才会懂得取舍,更容易看透这世间繁华的颜色,不过是万事皆空的本相。于是,在某个寂静的晚上,你盘膝而坐,黄卷青灯,木鱼声声,你诵起波若波罗密多心经。渐渐地你想起了高中进士时“慈恩塔下题名处,十七人中最少年”的意气风发,又想起“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的哀婉无奈,好友元稹、初恋湘灵、老铁刘禹锡、歌女小蛮、兄弟白行简......,一个个都那么真切又那么虚无,诸法空相,一切如露亦如电,如梦幻泡影。所以,你写出了这首花非花,感叹人生的不可捉摸,造化弄人如斯。对不对,老白?你怎么闭眼像睡着了一样啊?你说话呀。老白缓缓抬眼: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一说便是错。还猜吗?

我最后再乱猜一个啊,你是写吃——馄饨。老白眼猛地瞪大:啥?!哈哈,老白,这不是我说的,这是一个吃货从食物的角度来解读你的花非花,也算是独辟蹊径,姑妄言之,姑妄听之。这个吃货是这样说的,你写的是一次在苏州吃馄饨的经历。你在北方长安洛阳吃的都是饺子,没吃过馄饨。在你贬到苏州或是杭州的时候,有一天你和朋友在酒楼吃饭,酒酣之余,伙计奉上一盏汤食,只见如白玉般的小碗中,鸡汤清澈,十余粒虾米沉底,几叶碧绿的香菜点缀其上,汤水中几个薄薄的面皮包裹如花,在碗中绽放,你不知何物,等入口之后,虾肉的清香,面皮的嫩滑,鸡汤的浓郁,舌尖上都是诱惑,这是何等的滋味?一问之下,知道是馄饨,又名云吞。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吃!于是,你挥笔写下了这首花非花,把舒展饱满的馄饨比作花,把余香袅袅的鸡汤热气比作雾,把入口即化,浑若无物的感觉比作一场春梦了无痕,又把吃完以后,到家中再想起馄饨时的回味,写成无法追寻的惆怅。你看,老白,这也能解释的通啊!老白不再说话,伸出一只手,示意我搀扶他起身离开。老白,告诉我,我都猜了这么多了,对不对呀,你到底写的什么意思?老白扶着我的肩头,狡黠地一笑:我扶了你,我扶你了。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