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片枫叶情

关注
片片枫叶情www.shan-machinery.com片片枫叶情

□杜阳林(成都)

“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南唐后主李煜将秋景写得很美。秋日高爽,自然天高云淡,在秋的大氛围中,枫叶如火,它一下就点燃了整个季节,释放了人们内心的重重情绪。“相思”二字,用在秋之枫叶身上,真是太恰当不过了。一年为期,春光明媚时,树叶萌芽,新绿初绽;夏日炎炎时,浓荫蔽地,枝繁叶茂;冬雪飘飘时,叶辞枝头,晃摇曳地。只有秋天啊,秋天简直是枫树绝佳的季节,它美得无拘无束,无边无际。就让那相思之情,顺着一个小小的火星,遍野燃放。秋霜降临人间,光雾山的零星红叶,便在层林中点缀初生,犹如先行的“探路者”,她们微红着脸颊,还带着一丝不好意思的羞赧神色。伴着秋日的脚步逐渐叩近,一团团金黄、橙红、橘红、深红能渐渐在绿海之中蔓延开来,就像上帝打翻了调色盘,绿托着红,红托着黄,彼此依偎,相互映衬。这是再高明的画家,都无力调出的自然色系,那么新鲜、活泼、灵动,远观也好,走近也好,都有一种勃勃生机,仿佛馥郁揭盅,汁液四溅。秋雨下了几场,秋风在檐下回荡,秋意渐渐泛浓了,那火红如同节日的焰火,慢慢掩盖了所有的绿,让人沉醉,让人迷恋。一眼望去,漫山遍野,像是一片红色喧嚣的海洋。时间有限,也不能以双脚丈量整座雄奇大山,游完所有景致。但我同样庆幸自己能在这一日到来,目之所触,皆是无边秋色。古罗马的贺拉斯在《书札》中快乐地表示:乐天知命,赛过神仙。我也是抱持着相同态度:所发生的一切,就是命运最好的安排。刚好在这一日,而不是之前或之后,我能与光雾山的红叶,有这样一次零距离的亲密接触,这便是“最好”。我久久地凝望着这漫山红叶,穿梭其中,不舍离去。我爱红叶,不仅爱她们现在的万般风姿,更爱她们为了这红,而历经的风霜雨露。枫树,真是有着非常坚贞灵魂的植物,若无风霜侵骨,叶子断不会转红,深深浅浅的红,仿佛经受过霜露后不屈的魂灵--你想让我挨冷受冻,瑟瑟缩缩,摇摇摆摆,凄凄惨惨吗?我偏要来一次“秋之怒放”,管它“寥廓江天万里霜”,我自红红艳艳,我自枝头昂扬!细看红叶,即使同一棵树上,为何那红,也分很多层次呢?深深浅浅,浓浓淡淡。也许,那红得格外恣肆的,她经受的日晒风吹最多,霜雨来了,她无从逃避,也只能硬生生撑着、顶着、捱着、受着。她长在了树杈高处,“高处不胜寒”呵,几乎是赤裸裸立于天地之间,无遮、无挡、无覆、无盖,她除了有一颗坚强的心,简直找不到半点和自然抗衡之物了。感谢她的坚强,她挺过了这一切,才有如今的红似火,红似霞,红得这般凝重、纯正、端庄。那红得不均匀不透彻的,恰好是受着兄长姐姐护佑的“小妹妹”,她柔弱地挤在关爱之下呵护之下,毒日头晒不透她,有哥哥在上面帮她遮阴,暴虐雨水浇不痛她,有姐姐心疼地为她遮挡。她娇羞地长大,无忧无虑,望白云苍狗,看山谷流岚。她的日子是过得舒适惬意的,但到了秋天,她惊见哥哥姐姐都变得那般深红,而她,却始终无法与之同一步调……此刻,她才后悔,当自己选择了躲在护佑之下,便放弃了命运另一种可能性,至此,悔之晚矣。谁不想过得优雅、舒适而惬意呢?但让我选择,我宁愿自己拥有一个积极进取的少年时代,度过拼搏向上的青年时光,在中年时依旧步伐不停,抓紧分秒,勇往直前。只有这样,到了我的晚年,我才能变成一片有着风霜故事的红叶,才能红得万里流霞彩,红得热烈赛春光。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