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怪系统(四。)

关注
鬼怪系统(四。)www.shan-machinery.com

鬼怪系统(四)

不知道过了几个小时。祝融过来叫他们准备去炼魂池了。

还是那红色的古风袍子,不过发簪换成了红色带着金边的。显得十分的骚包,相比之下,麦林都没有那么妖孽了。王鑫天被祝融嫌弃的站在大部队的后面,那些鬼物鬼修都离他有一小段距离,艾叶功力太大了。王逸范就跟在他旁边,清衣在他们后面远远地跟着。王鑫天脖子上的一直没说话的小艾叶忽然出声:“主人~”王鑫天在心里回答小艾叶道:“怎么了?”细小的声音传来:“这里的灵气快被我用完了。”

啊!这怎么办?是玉石的灵气不够了嘛?求助的望向王逸范说:“小艾叶说,玉石的灵气不够了。”王逸范检查那块玉石道:“试试浇点你的灵水。”王鑫天拿出蓝色的向坤瓶。倒了稀释的灵水在玉石上面,玉石立即吸收了灵水。小艾叶小小的声音传来:“好多了。主人”

有用!王鑫天又倒了一些就收起来了。看来灵水还是有很多用处的。这支队伍很长,祝融带的部队里面,还有巨大的双头犬,这种魔幻即视感的动物,真的有!王逸范说这是经过炼魂池,没有成功成为可修炼鬼修,又没有被炼化消失成为瘴气的鬼魂,就会变成奇形怪状的鬼物。

看来鬼修也不是你想当就能当的。这个大部队望过去,就祝融穿的很古风。其他的鬼修小弟都是比较现代的装束。没常识的王鑫天有些好奇的问王逸范:“那个祝融说的话怎么不是叮铃叮铃的啊?”王逸范噗嗤一笑说:“这都不知道?修炼到可以实体化了的境界。当然可以口出人言。”王鑫天点头并不在意王逸范略带鄙视的语气又问道:“鬼修的境界怎么算的啊?”

百科全书——王逸范尴尬笑了两声,对王鑫天说道:“和我们有点不同。不过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我不是鬼修。”

这回换王鑫天鄙视的吐槽:“之前说什么来着?什么都知道?”王逸范“哈哈”两声,缓解尴尬。一直走在最后面的清衣,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们身边回答了王鑫天之前的问题说:“分为灵动、开灵、魂丹、心炼、灵噬、凝体、凝魄、炼魂、煅体、归虚、大乘、渡劫、化神、成神。

经过炼魂池的锻炼,才可灵动修炼。食鬼果开灵,然后吸收瘴气修炼。一般到了凝体就可以实体化了。不过需要吸食鬼酒才可实体化。煅体后就可自由实体化,不用灵酒,口出人言。那个鬼修浑身红色是厉鬼资质。只怕在境界在归虚前后了。”

一旁的王逸范“切”了一声说:“我看着倒像是艳鬼。”清衣没有理会王逸范的话,自顾自的说:“鬼修很受资质影响,下等就是周围这些面带青色,如果没有奇遇改变资质最多只能修炼到凝体。”王鑫天听着觉得有趣道:“资质还能改变?”清衣点头回答:“可以改变。我外祖母就遇到一个鬼修。被修士抓进丹炉里面。却因祸得福成为了恶鬼资质。”

“这鬼修的资质名称听起来不大是好词。”王鑫天吐槽道。这时,王逸范插话:“鬼话连篇,胡说八道,诚信全无,出尔反尔。鬼修本来就没什么善性。所以和鬼修打交道要处处防备。”清衣赞同的说:“的确,麦林前辈挺厉害。那个命誓,如果鬼修不答应他的要求,那么这个命誓就不成立。”

提到麦林,王逸范“啧啧”两声小声说道:“我老觉得麦林压根就不是植妖,那么多弯弯道道。”王鑫天抬头望天,有些感叹的说:“也有好的鬼修吧?”清衣接话道:“利益相同,对鬼修有益,那么鬼修就会对你好。不然,漠不相关甚至以恶待你。这些都是外祖母说的。”王鑫天明白的点头,接着好奇催促:“那个鬼修资质,你继续讲。”

见王鑫天好奇,清衣继续说:“中等资质是那些面带红色的鬼修。这些鬼修皮肤都泛红,你看周围就有几个。”

被她这么一说,王鑫天才注意到,真的是这样。开始还以为是关公的后代,红脸啊。

“这些中等资质的鬼修基本只能到炼魂就很难再上升了。上层资质的鬼修才有名称。这些鬼修修炼到成神都阻碍不大,不过要修炼到成神境界也比较困难,

而且从来没有修炼到成神后面境界的。所以不知道后面的境界会是怎么样的。一般上层资质,分为,艳鬼,厉鬼,恶鬼,鬼童,雪鬼。这几个名称是按照几个比较出名的鬼修的外貌特性取的,资质都是上层没有高低之分。

那个浑身红色的鬼修就是厉鬼。通体苍白,发丝如血,血色瞳孔。

艳鬼,妖媚,形似为人,墨色发丝,妖媚彩眸,颜艳惑人,犹如梦中人。

恶鬼,通体苍白,发丝如墨,黑色双眼,不见眼白,身形高大,面露凶煞。

鬼童,那个厉鬼的徒弟,仗童就是鬼童资质。夭折孩童,粉雕玉琢,似人似仙却是鬼。

雪鬼,通体雪白,发丝如雪,双眼见白不见黑,若如雪花,不染一色。”清衣说到这里,卡住了,因为王逸范幽怨的眼神望得她有点不舒服。足下生风,一下就窜到了部队的前面。原谅清衣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打扰了王逸范和王鑫天的独处。听得起劲的王鑫天一脸遗憾,怎么讲得好好的,就忽然跑了?小****~你这真是风的孩子啊~见清衣终于走了,王逸范扯了扯王鑫天有点委屈和不爽的说:“你干嘛一直在无视我!”

这委屈巴巴的语调入耳,王鑫天浑身一颤表示有点接受不良。拜托,你这么大一坨,这么少女的表情真的不适合你。王逸范见没什么效果,还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大部队已经停了下来。

两妖立刻上前看情况。对面也来了一队鬼修。带头的眼睛全是黑色,没有眼白,不知道他在看哪里,显得挺诡异。

刚刚清衣说了这个资质,是一个恶鬼资质。恶鬼黑色短发,特别男人味。一身现代紧身装扮,肌肉分明,身材极好。看得王鑫天满眼羡慕,弄得王逸范都想捂住王鑫天的眼睛了。红衣祝融,轻飘飘的上前两步对那只恶鬼用鬼语“叮铃叮铃”的不知道说了什么。

这特么是在说什么悄悄话啊!能说人话不?只见那只恶鬼非常邪气的笑了,“叮铃叮铃”的回了一句什么,然后祝融面色难看,把发簪拔下,血红色的发丝顿时散开,那场景,原谅王鑫天想到了一句广告词,用了某柔就是这么自信。不管我们的逗比是如何在满是尸骨的鬼界,看到厉鬼拔下发簪,血色发丝散开来的情景,联想到一个,差个十万八千里的洗发水广告词。

反正接下来他惊呆了。祝融手中的发簪瞬间就变成了一把血红色镶着金边的剑,原来是一把剑嘛?但是这把剑太漂亮了,有点怀疑它的攻击性。

剑飘在空中,忽然变成十把相同的利剑直攻恶鬼的面目。

好牛逼的感觉,王鑫天瞪着眼睛,没想到恶鬼非常轻松的挥手就让那剑变回了发簪。好吧果然不怎么样,王鑫天不禁想吼道,祝融你是认真在打么?恶鬼拿着发簪在唇边吻了一下,这个情景怎么有点怪怪的?祝融苍白的脸色瞬间浮出一抹红色。轻飘飘的退后了几步,红色袍子被风吹了起来。王鑫天痛苦的捂脸,袍子下面没有裹裤,大长白腿显露无疑。

你真的是厉鬼嘛?有点做厉鬼的姿态和霸气好吗?连王逸范都不忍再看下去了,帮助这种鬼修做鬼王真的好吗?那个恶鬼转手就把发簪收了起来。祝融气急败坏的说着什么,反正“叮铃叮铃”的听不懂。恶鬼观察着对面多出来的五个妖,看到王鑫天的时候还皱了眉,视线对上麦林说:“你们妖也真是搞笑,找那蠢鬼帮忙?不知道炼魂池这边是我的地盘吗?”

这下,祝融更加激动了。上飘了一下,下飘了一下。看起来就像是在上蹿下跳。口中还在“叮铃叮铃”的骂着什么。失算,失算。麦林抱了拳道:“的确不知道。”恶鬼摸着下巴道:“那么打个商量,我帮你们把狐牙扔进炼魂池。帮我夺取鬼王之位。”王鑫天有点不解的小声问王逸范:“他们怎么都想当鬼王?”

王逸范很高兴王鑫天来问他,小声回答道:“好像是因为鬼王的宫殿是绝佳的鬼修修炼之地。还有鬼花池可以加速修炼。本来宫殿是一只艳鬼造出来自己享受的。然后惹得其他鬼修眼红。被其他鬼修联手干掉了。联手的那几只鬼修也不愿意共享,都想独占,就互相打起来了,最后胜利的那个就称自己为鬼王,最后鬼王这个称呼就被后来占领那个宫殿的鬼修沿用了。一直到现在。这个故事,我们祖宗都是当笑话讲的。反正鬼界没什么制度的。”居然是这样,不亏是鬼界。这边麦林已经开始考虑恶鬼的话,虽然并没有马上回答,却把祝融惹急了,直接就面露鬼相袭向恶鬼。

恶鬼侧身一躲,祝融的红色发丝反向刺了上去,速度之快,双眼通红,眼角列出密密麻麻的红裂纹。看着都有点渗人。这回王鑫天脑子都有点蒙了,祝融的反差有点大。现在凶恶的感觉正是符合厉鬼这个词。窜到半空中的恶鬼,躲过祝融锋利的发丝。双方的小弟也准备开打。祝融吼叫了一声。恶鬼也说了句什么。

一阵“叮铃叮铃”声之后,双方的小弟都安静下来,就看着空中两只鬼影纠缠。祝融挥起袖袍,无数红针就直击上去,恶鬼手中出现黑气,凝结成一把刀,用力挥舞,震开无数红针。祝融像只红蝴蝶一样,向后飘去,无数红光团向恶鬼飞去,恶鬼翻身躲得有些狼狈。

刚躲过一个红光团,背后祝融就快速直击他背心,鬼爪狠厉得挖进恶鬼身体里面。恶鬼闷哼了一声,转身对着祝融的嘴巴就咬了过去。正看打斗看得精彩的众人懵了,特么,这,这什么情况!咋就亲上了?祝融的动作都停下来了,双方的小弟都看呆了。祝融好像“哼”了一声,手甩开恶鬼。

恶鬼翻了个身稳稳落在半空中。吃了一颗红色果子,手打了一个手印。后背的那个被祝融破开的洞立马就愈合了。然后没事人似的落在地上。祝融也轻飘飘的回到地面上,面色的红色裂纹也消失了,扇了扇红色的睫毛,舔着嘴唇说:“你这个无赖!”恶鬼摸着嘴唇,似意犹未尽,听到祝融说人话,也口出人言:“切,居然说人话?”“不过是个新小鬼,这么狂妄!”祝融气急败坏。恶鬼开口怼了回去:“总比你这个天天这么骚包诱惑我来的强。”

这混蛋!祝融咬着唇,气的不轻,但不回话了。伸手聚集红气,凝结成一根纯白发簪,上面有一颗漂亮的红宝石,动作熟练的把红色长发用发簪挽了起来。见祝融不理自己了,恶鬼退了一步说:“要我让开也可以。只要你和我双修。”

这个要求……祝融双手环抱拒绝:“说了多少次了?你资格不够。”恶鬼“切”了一声,瞪着一旁的仗童道:“我哪里不够?未必那个小崽子就行啊!你也不怕被说恋童。”

怒瞪恶鬼一眼,祝融理了理自己的衣袍说:“这是我徒弟,莫要胡说!我没有断袖之癖。”恶鬼“呵呵”了两声,表情那就是你骗谁呢!听得脑袋有点晕乎的王鑫天,问王逸范:“双修?”

提到双修,王逸范来劲了,凑到王鑫天耳边说:“就是修炼伴侣,双修往往事半功倍而且很舒服。要不要和我双修?”王鑫天白了他一眼,心想又没有经验。修毛线?忽然系统跳出一个触发隐藏提示“双修一次增加100经验。”

系统像是监视他一样,总是及时跳出来提示。王鑫天看着自己的经验条,哎,你们肯定不想知道,自从升的3级之后,就发现升到4级需要1w经验,这种坑爹的涨率。感觉系统一定会坑他啊。不过一次就100经验,听起来还是不错的啊。“双修具体是干什么?”王鑫天觉得自己要问清楚。王逸范的嘴唇都贴在他耳朵上了说:“反正会非常舒服。”

流氓!王鑫天用手把王逸范的脸扒开。心里有了个大概的了解,可能是那个……不太好吧,他也没有断袖之癖……大概。

见王鑫天不乐意,王逸范一手搭在王鑫天肩膀上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你双修过嘛?”王鑫天斜眼看王逸范。

听到这种问题,王逸范摇摇手说:“双修怎么能乱来?当然没有过。双修只能同性之间才行。”

“为什么?”王鑫天奇怪了,妖未必只能断背山下百合花开?王逸范看向那两个鬼修说:“下次和你说,你看又要打起来了。”只见祝融又面露鬼相,恶鬼已经提刀了。麦林皱了眉道:“真是够了!两口子吵架能别耽误我们嘛?如果狐牙不是你送到炼魂池,那么我的命誓就是作废!”

被吼了的祝融,急道:“不得胡说!”又看向恶鬼说:“恶小鬼!只要你让开,我就留你一条鬼命!”恶鬼把刀“轰”的插到地上,寸步不让道:“和我双修!另外叫我夫君”

这么直白真的好吗?王鑫天已经被这两只鬼修的基情闪瞎了!要搞基快点好么。还要炼化狐牙啊!1w金啊!无奈的祝融,忽然捂嘴一笑说:“好,双修可以,不过你得叫我夫君。我叫你娘子。”

哪能让祝融占这个便宜?恶鬼咧嘴笑道:“要不我们别这么古板,叫我老公,我叫你老婆。”

老古董的祝融,扇了扇红色的睫毛,鬼相都撤了下去,问了一个特别呆萌的问题:“老公为何物?老婆又是什么?我只知老公公与老婆婆。”恶鬼忽悠着道:“老公就是娘子的意思,老婆就是夫君的意思。”王鑫天脸抽了抽,鬼兄你这样睁眼说瞎话真的好吗?这种话,祝融明显不相信,回头和自己比较现代化的小弟交流后,斜了一眼恶鬼道:“又想忽悠我?”恶鬼把刀抽出道:“行了行了,就喜欢口头占便宜。打又打不过我。”

什么叫做打又打不过?祝融不乐意了,想攻上去却被恶鬼把刀架在了自己身上。

快如闪电,祝融都没有反应过来。恶鬼挑起了祝融的下巴道:“娘子,你问问自己,如果不是我放水,你能碰到我?”

确实碰不到,算了,服个软,祝融扇了扇红睫毛,甩了甩袖子道:“夫君,那么你能让开嘛?”恶鬼收回刀,挥了挥手,后面的鬼物和鬼修全部撤开了。一旁的仗童马上跑了上去“叮铃叮铃”的对着恶鬼说了什么。恶鬼笑着拍了拍他的头,然后就见祝融不可置信的对着仗童“叮铃叮铃”的说着什么。仗童可怜兮兮的躲在了恶鬼身后。

看到这里的王鑫天,表示已经不想再看了,这一家三口的即视感真是够了。而且,拜托说人话好吗?恶鬼说他叫何旭,让他们叫他旭爷,王鑫天暗地里翻了无数个白眼,这是一只非常自大的现代新鬼,用祝融的话来说就是,新来的鬼崽子不知道天高地厚,麦林大触肯定分分钟灭你知不知道?自大鬼崽子——何旭,带着他们经过了一片鬼花地,弯弯绕绕,然后把他们带到了一个高台上,可以看到不远处就是一片红色冒着烟的池子,不时有白色的魂魄往里面跳发出叮铃叮铃的声音。

还咕噜咕噜冒着泡泡,也有熬过炼魂池的魂魄爬出来,爬出来得最显眼的是鬼物。长得很奇怪,大部分很庞大。这时,何旭对他们说:“就在这里等着,你们不能再靠近了。”说完就跳了下去往炼魂池方向走去。

只看见一个红色人影——祝融,已经站在炼魂池边上了。他接过狐牙往炼魂池里面扔去。忽然炼魂池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声音,一道光束冲向天空。连远在鬼界东方,坐在鬼花丛中的一只雪鬼男鬼修都看到了,黑色的发冠束起了一个马尾,雪白的发丝随风轻柔的飘荡,素色长袍也随风浮动,纤长的手晃了晃白色的酒杯,喝了一小口鬼酒。轻声说出一句话,响起叮铃叮铃的声音。

一只黑色长发的恶鬼男鬼修从后面走了出来,银白色的发冠,黑色的长袍随风飞起。雪鬼回头,举着酒杯对恶鬼绽放出一个微笑。叮铃叮铃的说着鬼语。恶鬼走到他面前蹲下,喝了一口雪鬼手上的鬼酒,然后贴上了雪鬼苍白的唇。

鬼花花瓣飞舞,配着远处的那束冲向天空的光柱。哪怕鬼花花丛外面都是白色的骨头。以及不时路过的鬼物。也透着一股诡异的美好。现在让我们回到王鑫天这边,那束光外面的冲击力,冲得祝融轻飘飘的退了几百步,直到何旭拖住他。

这动静有点大啊!!说是震耳欲聋都不夸张,顿时四处响起“叮铃叮铃”声,是鬼在讨论。

光持续了大概3分钟,就消散了。王鑫天听到,系统“叮”的一声,提示任务完成,太棒!1w金到手!还有一个狐牙被动技能~。

然后就看到一个后续任务。“帮助一只鬼修成为鬼王,整顿鬼界。奖励3w金。1w经验。”这个这个,好诱惑。反正他们也要帮助祝融取得鬼王之位。

不过,整顿鬼界?什么意思?难道是要有那种什么制度?感觉有点困难,果然系统是在监视他?嗯……要不算了?此时,祝融已经掏出了狐牙,狐牙的手柄上面已经没有狐头了,只是有一个狐狸图案,试着用了一下,挥出一道火属性剑气,那被剑气击中的地方,燃起了火焰。

一群鬼物急急忙忙的灭掉了那片火。好用!祝融勾起嘴角,把狐牙扔给何旭说:“赏给你了。”何旭也不在意祝融的高傲的语气,把玩着狐牙。

心情不错的祝融,起身飘到台子上,对麦林说:“现在,可以帮我夺取鬼王之位了吧?”麦林看着炼魂池,里面爬出了一只巨大的四眼白狐,叹道:“看来,变成鬼物了。”

祝融不甚在意的说:“剑上的残魂本来就不全,能不化成瘴气变成鬼物,也是挺厉害的。”说完瞄到旁边的王鑫天,不留痕迹的退后一步。明显嫌弃的样子,让王鑫天窘迫。祝融扯了扯自己的红色袍子,语气加重道:“我是要成为真正的鬼王。”

一直旁观的王逸范懂了祝融的意思,插言道:“就是像魔界那样?”祝融点头不屑的说:“如果我只是要抢夺宫殿的话,根本无需你们帮忙。”麦林思考了一会说:“既然答应了,而且发了命誓,就一定会助你的。”说完转头对王鑫天道:“人参弟弟,先让傻龙他弟送你回去。”听到这里王鑫天准备点头,任务不做也行嘛,反正已经完成一个了。没想系统忽然跳出提示“任务失败,自毁开始。”

吓得王鑫天立马摇头说:“不行!我要和你们一起!”清衣在一旁淡淡说道:“你会拖后腿的。”

请不要这么直白,王鑫天表示很心痛!好吗!其实王鑫天自己也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但是能不能让他把这个任务混掉?他也不想,可已经在系统这个独木桥上,桥断就会掉下去啊……

这时,王逸范楼住王鑫天,帮他说了话:“我会保护他的!他不想走就让他跟着吧。”

好龙!王鑫天马上感激的望着王逸范,之前觉得你坏,都是我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QAQ。

看着王逸范,麦林叹了口气,王义廷更是皱眉说:“你太任性了,后面恶战,会比较危险。你觉得你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但是能不能让他把任务混掉?王逸范揉了揉王鑫天的头说:“他有个招式,不知道是什么招式,居然能暂时困住分神期修士。他也不是全然没用。”麦林听了有些惊奇望着王鑫天。

这个时候,王鑫天才想起,对哦,本大爷的大地之灵已经解锁了,一个月时间已经过了~。“对我用看看。”麦林一脸期待道。

任务奖励有1000经验,加之前的经验,王鑫天现在有1234点经验,现在可以存经验手动升级,可以避免升级之后,没有经验使用技能的情况。

问题是没有经验可以存!QAQ。坑爹。麦林见王鑫天还没有反应又叫了王鑫天一声,祝融已经退到一边给他们让出了位置。被叫回神的王鑫天,深呼吸了一口,使用了大地之灵,这里全是鬼花,不知道是什么效果。只见无数鬼花藤蔓拉长直击麦林,麦林马上翻身而躲。王鑫天吃惊的发现,眼前出现三个控制技能。“自动攻击,控制攻击切换”“鬼花吞食。”“包裹防御治疗。”这是之前没有的。

切换成控制攻击,王鑫天让鬼花向麦林直击而去,麦林闪得很快,反手扔了一颗种子直击王鑫天门面。

天啊!反应慢半拍的王鑫天,手忙脚乱的让鬼花包裹自己防御治疗。

种子在外面开了一朵花,花朵咬上包围着王鑫天的鬼花团。

见状,麦林及时收回花朵,王鑫天显然受到了惊吓,刚刚系统提示,鬼花受到侵蚀。防御能力直线下降。看着已经收起招式的王鑫天,麦林客观评价:“招式不错,但是缺乏经验。站着不动当木头桩子怎么行?”

木头桩子王鑫天低头受训。王逸范趁机扯王义廷的袖子,第一次被小弟撒娇……王义廷就顺嘴替王鑫天说话:“反正统一鬼界帮助祝融当上鬼王。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就让他训练训练。”麦林果然不再反对。

清衣对王鑫天刮目相看道:“你很不错,才筑基就可以和麦林前辈对上一会,虽然前辈大大放水,也不错了。”王逸范拍着王鑫天的肩膀说:“我和你对练。别担心。”

在旁边观看很久,祝融饶有兴趣道:“气息虽然让鬼不舒服,看着倒是有点深藏不露。”何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祝融旁边,吐槽道:“傻傻的不会动,可惜了这招式。”

虚心的王鑫天,低头接受大家的话。是的,他太想当然了,这个技能还得配合自己的动作,以及判断,需要研究,自己居然傻傻的就认为技能,只要按一下不就好了吗?

这样愚蠢的想法,让王鑫天捂脸。查看后,发现这个技能会因为控制的植物特性不同而有不同的效果。原来自己的挂在这里吗?原谅他一直没有研究过。回到之前待得房间里面休息。麦林正在和祝融商讨计划。王逸范坐在桌子旁,凑近对王鑫天说:“对了,和我双修嘛?”

双修?说起双修,王鑫天想起那个一次100经验。抬眼看着笑得有点猥琐的王逸范,心下早明白是什么意思了……恐怕类似龙阳术之类的……。

“你还没说为什么只能同性之间才能双修。”王鑫天决定仔细了解,再权衡利弊。王逸范倒了一小杯鬼酒说:“因为异性之间不叫双修,只有一方才能获益,那一方就是雄性,雌性一方怀孕生子还会掉境界。一般金丹境界的女妖都不会找个雄妖来让自己掉境界。而同性之间没有子嗣,等同相对,灵气贯通游走,事倍功半。”

王鑫天有点想不通的问:“你不是说过,结了丹的,是两丹融合形成后代吗?”王逸范点头说:“是的,不过这是双修想要子嗣才这样,会直接掉到心动境界。这样的代价,没有妖会去做,而且子嗣可有可无,自己同族大可繁衍,所以一般双修是不要子嗣的。异性之间只要化了形,就可以不同种族产子。只不过产下的血脉有可能是父方的,也有可能是母方的。”王鑫天感觉自己的世界观被刷新了。解释完后,王逸范凑到他的耳边轻轻说:“喂,要不要和我双修?”王鑫天还是谨慎道:“双修可以中途换人吗?”王逸范怪异的看了王鑫天说:“怎么可能!双修,双方,必须绝对忠诚。”

什么?怎么有点像是什么绑定……王鑫天瞪眼道:“那岂不是和你双修,就要永远和你绑一起?”

听到这满嘴的不乐意,王逸范真的生气了,口无遮拦了起来:“那是当然!你还想和几个妖还是加几个鬼外来几只魔?你是艳鬼嘛?”

“说什么呢?我坚决不和你双修!”王鑫天气呼呼的往床上一躺不搭理王逸范,开始研究了一下自己的“大地之灵”的技能。

觉得其实可以站在植物身上,然后控制植物?起床去空地,试了试,真的可行。王鑫天跑去拜托清衣和自己练习。

面对王鑫天的请求,清衣犹豫的看着不远处黑脸王逸范道:“要不,让王逸范陪你练?”王鑫天看都不看王逸范一眼,现在他跟那条龙没完!“不用管他!”王鑫天对清衣说道。清衣被王逸范瞪的有点不自在,又推脱了一下。

看起来,没有好处,不会帮忙了。王鑫天放了一颗化形丹在清衣手上,紧握住清衣的手,让别的妖以为只是抓住清衣的手,凑到清衣耳边小声说道:“这是一颗化形丹。”

化形丹!清衣瞪大眼睛,而后又恢复面无表情,小声说道:“你就是拍卖化形丹的那个植妖?”王鑫天眨眨眼说:“是的,但是你要保密,也不要说化形丹是我给你的。”清衣收回手,不留痕迹的收起化形丹,顶着王逸范如利剑的目光道:“明白,那么我就陪你练练。”“轰”的一声,王逸范一拳打断了一棵树,黑着脸转身就走了。虽然得了好处,得罪王逸范还是有点不太好。清衣望着离去的王逸范对王鑫天说:“你不去看看?”

和王逸范处于冷战期的王鑫天,压根不理会王逸范。使用“大地之灵”,让自己稳稳站在鬼花上面,兴致勃勃道:“管他干嘛!我们开始吧。我想我这样站在上面控制会不会好点。”清衣打量了一下王鑫天架势说:“试试,我发虚箭,对你没什么伤害,你试试看。”王鑫天斗志满满的点头。对战开始。清衣足下生风,窜到半空中,多株鬼花拔地而起直冲向清衣,清衣踏风轻松躲避反手就轻射了1发虚箭。

看着直冲向自己的白色透明的箭气,王鑫天马上控制脚下的鬼花,躲避,但是箭的速度太快了。王鑫天躲不及被打中,有点痛,但是不碍事。

太弱了,王鑫天有些气馁。清衣看王鑫天收回了招式,无精打采的坐在一块石头上,便说道:“慢慢来,而且我是元婴顶峰境界。我们境界压制。再者,我乃是御风射箭,如果躲不及,就试试破箭。”王鑫天听闻,眼睛一亮。破箭?对了!鬼花有个吞食的攻击特性。受到鼓舞,王鑫天又站起来,充满斗志道:“再来!”清衣不语只是手拉着弓等王鑫天的招式。王鑫天发动“大地之灵”跳到一株鬼花之上。让3株鬼花攻击清衣,清衣翻身,足点鬼花窜得更远,一发虚箭反手射了过来。王鑫天马上让在自己身侧的鬼花,迎上那发虚箭,使用了吞食,鬼花直接就用花包裹住了那发虚箭。

可行!清衣赞许的看向王鑫天,陪他练了2多个小时。王鑫天已经可以反应比较快的吞食清衣的10发虚箭。

已经有些累了的王鑫天,看着自己的经验条。用了149点经验。哎,都不能无限练习。简直悲伤。清衣已经回房休息了。王鑫天一个人坐在石头上,旁边是几株鬼花。

伸手戳了戳鬼花,又研究了系统,经验啊经验啊,真是磨人的小妖精!望着还剩1085经验的经验条。王鑫天沉浸在无限悲伤当中了。“你练得很开心嘛!小人参!”王逸范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那阴阳怪气的声音吓了王鑫天一跳,差点就从石头上摔下来。

幸好王逸范手快,扶了一把。王鑫天回头不爽的看着王逸范狠狠说道:“管你什么事?吓我啊!”

因为王逸范没说话,气氛显得诡异。两人靠得很近。

四目相对,片刻之后。王鑫天有点退缩,转开目光,准备站起来离开。

见王鑫天离开,王逸范远远跟在了后面。

走了一段路,王逸范忽然跑了过来把王鑫天扛起来了。

“哎?!”王鑫天受到了惊吓,胃被王逸范的肩膀膈着很不舒服。气愤的发动“大地之灵”鬼花攻击王逸范。

哪知王逸范手中出现一把骨鞭,一甩,鬼花全部拦腰截断。

惊得王鑫天收起技能。笑话,这货居然来真的!!技能差点又被毁得锁起来。那样就只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应!没办法的王鑫天扭动着气愤大喊说:“你干嘛!发龙癫疯啊!”王逸范不理会王鑫天,臂弯锁住王鑫天,让他动弹不得道:“我喜欢你,所以和我双修。麦林都同意了。你不亏的。”突如其来的告白,把王鑫天整懵了道:“你怎么就喜欢我了?”王逸范笑道:“因为你又蠢又傻,还缺根筋。”

“你骂我!”王鑫天愤怒的说。王逸范摊了摊手道:“实话实说。怎么就骂你了?”这不是骂人?王鑫天咬牙切齿,可惜打不过……“行吧,我答应了。”王鑫天放弃抵抗……。

见王鑫天眼眶湿润,王逸范不免有些不忍,画了一个符文说:“来,手伸出来和我的手贴着。”

“恩?”虽然不解,王鑫天还是伸手贴住王逸范的手掌。王逸范马上和他十指相扣说:“和我念。我愿和与我相握之妖,双修相守永不变。”

“我愿和与我相握之妖,双修相守永不变。”王鑫天乖乖跟着念完。那个画在空中的符文转了起来,分成两半,一半飞进王逸范的手臂,一半飞进王鑫天的手臂。两妖手臂上各出现一个金色小点。

然后王逸范松开王鑫天的手,躺在了一旁鬼花丛道:“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什么……”王鑫天看着王逸范,陷入了沉思。

这条龙的举动令他摸不着头脑,可有时候真的喜欢惹他生气。也不是说讨厌,他现在也不讨厌这条龙了。可……也不能算那种喜欢吧。

纠结了半小时,王鑫天才想通,既然已经绑在一起了,有什么好矫情的。王鑫天的乐观精神,缺根筋的性格,只会让他得过且过。

“别以后了……要杀要剐就快点!长痛不如短痛!”王鑫天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王逸范没有说话,只是诧异的看着他。半响,笑着拉着王鑫天进了房间。

……

三小时后,王鑫天沉睡中。王逸范坐在窗边,摸着自己的龙骨鞭。

这龙骨鞭是他最近向老祖宗们求的。为的是在鬼界能多点保护小人参的能力。他并不是真的喜欢小人参。

植妖是难得的双修对象,灵气源源不断,修炼事半功倍。算是利用吧……这颗傻人参有秘密……秘密是什么呢……。

誓言是不能随便下的。双修誓言已经成功绑住,这是王逸范对自己的约束,以后就算不喜欢,也得喜欢。绑定了就是责任。

不过,没常识的王鑫天,大概不知道这个誓言是比婚姻更紧密的绑定。约束着双方,任何一方出轨,都会神形俱灭。

或许王逸范自私自利,为了修炼利益可以做到这种份上,但妖,不就是自私自利吗?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