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生命的标点(修改版) 第十三章 学会做那下酒菜(三)小说(1/1)

关注
第二卷 生命的标点(修改版) 第十三章 学会做那下酒菜(三)小说(1/1)www.shan-machinery.com

.

本文修改版自四月十五日在新浪网站上传以来读者反应良好,并得到新浪首页推荐(视频;读书),目前日点击将近四万,由于都市题材小说在新浪网站能得到国内出版社的更多关注,请关心本书的朋友们去新浪网站继续支持我,并留下精彩书评。

修改版定为八十万字,删改了足足五十余万字,内容简洁,同步在新浪和--&网--上传,网址连接:/serialize/?wid=2234,

感谢朋友们支持。

*********************************

我对肌体创伤所带来的痛楚并不陌生,痛楚不过就是神经传递给大脑的一种感觉而已,我能忍受。最先我为了忘记这种痛楚而试图让自己昏睡过去,我以为疼痛到了极至的话就能昏睡过去,而昏睡过去的人是不可能感觉得到疼痛的,可我现在发现我的以为是错误的,我无法昏睡过去,我也无法忘记痛楚,于是我就只能忍受这痛楚。

为了忍受痛楚,我无法安静,可我又只能安静,于是为了安静我就闭上自己双眼,我安静地数着自己的心跳,数着自己的呼吸,品味着全身不同伤处所传出来的痛楚感觉。我知道护士刚才给我打了一支安眠针和止痛针,可没有半点效果。

右脚打上厚厚的石膏平平地摆在床上,不能有任何移动,石膏绷带一直缠到我的大腿根部,整条腿生生地麻胀钻痛,似乎不属于我自己;背上伤口用纱布从我胸前团团裹住,上身的体重毫不留情地压在伤口上,我只能仰躺着;肋骨断了,医生说得当心断折的肋骨刺进肺部,我只敢很轻地呼吸,慢慢的,慢慢的;我头上也缠绕着一大捆纱布,头发已被剃光,譬如带着一个白色的头盔;而为了让右脚和背部的痛感只保持在一个恒定的程度,我就将左脚支起,左手小心翼翼地弯撑着,将身子尽量向左偏斜一点,努力将躯体重量由左脚左臀和左肩来承担。

我想看看活动的物体以便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可我头痛欲炸,气血剧烈地冲撞着头颈血管,血管也如心跳那样在突突搏动,那种不可形容的刺感也被血液裹挟着一阵阵传遍全身,我不想自己就连睁眼都吃力,可却又发现那在我平日里根本不曾察觉的睁眼眨眼动作在此刻此际竟会如此艰难……

扪心自问,我真想呻吟几声。因为纵算身边的朋友同学再如何安慰你宽慰你,这一切自身躯壳的痛楚只有自己才能感受得到,在这个时候我再次强烈地醒悟到:躯壳的痛苦其实也如精神意念思想等一样,它孤独,孤独地只属于你自己。

我也曾问自己:也许在这个时候用声响表达出身体的痛苦可以减轻负累,说不定加大加粗点呼吸的声音就有这个效应。可我又还是在艰难坚决地吞咽着咀嚼着这挣扎于唇齿缝隙中的懦弱的宣泄**,我自己对自己说,我要把这痛楚当成我的酒,我要看着它把我苍白的神经都予麻醉,我要独品,我也只能独品……

当然,我还很想睡一觉,并期翼梦见我所有的亲人……爸妈的怀抱,齐爷爷的手,外公睿智的眼睛,甚至还有那两个白衣服和黑衣服……

**************************

有警察已经在秋雅那里作了问话笔录,初步定性为抢劫伤人事件。可石伟有些疑惑了:怎么这些抢劫犯抢了钱不赶紧跑,却特地废掉龙镔的腿呢?

龙镔的脑部受到损害,医生怀疑可能有轻微脑震荡,目前不能接受警察的询问。龙镔和秋雅暂时在一个双人病房里,石伟和杜慈邬庆芬海涛轮番倒班守护着。秋雅侧身躺在病床上,任杜慈在自己伤处怎么揉着药油似乎全无感觉,只是泪眼模糊痴痴地看着龙镔。

凛冽的北风不时摇撼着病房的门窗,窗外终于开始唏唏沙沙下起了雪粒子,雪粒子打在玻璃上,噼噼啪啪叮叮咚咚,好象一首没有音符格律的曲子,枯燥而又单调地击荡着这间小小的病房,惊扰着病房里的这几个人。

天亮了,龙镔挺过了这漫长的一夜,石伟他们好几次问他痛不痛,他都只是艰涩地笑笑,艰难地说自己没什么。第二天下午医生们会诊结果出来了,龙镔必须尽快消炎退烧,作全身ct扫描,检查脑部是否有淤血,争取三五天后用全身麻醉进行接骨手术,秋雅没什么大碍,只需再打些消炎针吃些消肿化淤的药,两天后就可以出院。

门外静悄悄地飘起了2002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病房里开启了暖气,并不见得寒冷,龙镔全身换穿着病号服,裤子只穿了一边,松松的套在左腿上,身上袒着一床薄被,他用意志来忘却周身伤痛,平躺在病床上静静地等待着黄昏的到来,陆陆续续有些男女同学来看望了龙镔和秋雅,待大家都走后,龙镔总算在临近黄昏时睡着了……

***********************

熊山怎么全都光秃秃的了?田地里怎么什么作物也没有啊?就是冬天至少应该也有小麦和蔬菜的啊!为什么这条宽阔的资江也不见有江水奔淌流泻?放眼四际,天地间竟然没有一丝绿色没有一只飞鸟甚至就连昆虫都看不见!只余下苍黑的房屋如坟墓般立在土地上,沉沉恹恹地散发死寂的幽冷气息……

怎么……又怎么回事?……我竟飞起来了,我竟然飞起来了!……

白衣服和黑衣服哈哈狂笑着……哈哈狂笑着抓住我的手……

我用力一挣!

************************

突地一阵剧烈的疼痛刺入大脑,手臂肌肉不自禁地抽搐着攒劲,龙镔猛地睁开了眼,眼球环顾四周,窗外已经漆黑一团,依稀仍可听到有风声和雪粒子的声音,明洁光亮的病房里只有秋雅在,其他人都不见了,秋雅的脸依旧有些红肿,额头上还青了一块,上面有擦伤的痕迹。

“龙镔,你醒了?”秋雅被龙镔惊动了她的沉思,忙用双手包住龙镔的左手柔声问道,“好点了吗?还痛不痛?”

秋雅的温柔略略使龙镔暂时淡忘了肌体的痛楚,龙镔感激的看着秋雅这张曾经何等泼辣的花颜,他说话还是有些吃力,道:“好点了,现在什么时候了?他们呢?”

原来秋雅坚决不肯回去休息,她要在龙镔床前守护着他,海涛和石伟现在到外面去吃点东西,已经晚上十点了。

龙镔已经躺得很麻木了,示意秋雅给他把床摇起来。连续不断的吊针使醒后的龙镔有小便的感觉,但是这不能当着她的面来解决,他得等海涛他们回来。

※※※

门口响起敲门声。

秋雅松开正按摩的手,站起来道:“他们来了,我去开门。”

常成一只手提着一大袋东西,一只手提着一个花篮站在门口,后面跟着郑学和雯丽。

他们是来看秋雅的,龙镔虽然对郑学有看法,但对常成并无恶感,他对常成笑笑,表示招呼。

秋雅冷冰冰的道:“你来干什么?”

常成的确是出于对秋雅情况的担心,考虑再三而来的,在得知秋雅和龙镔的伤情后,他甚至还有些愧疚与后悔。郑学则完全不同,他是借来看望秋雅的机会亲自实地了解一下龙镔断腿的惨象,好让自己心里爽爽,并故意拖着雯丽来示威。

现在郑学实在是心里乐开了花:没想到这小子这么惨!真***给我出了一口大气!不过也要说这小子也够狠,养的一条土狗也厉害,居然那边六个人五个挂彩!也好,现在那边要求补偿医药费一万五,老子还可以搞他常成一笔钱,他不敢不给!

郑学脸上却没有露出半点快慰的神情,相反还很关心的问秋雅:“你没有受伤吧?”

秋雅死死盯着郑学和常成,在她心里,肯定他们是不怀好意来看自己和龙镔的遭殃倒霉的,她照旧冷冰冰地回道:“不用你黄鼠狼拜年,你们走!雯丽,你也走!”说罢,把门砰的关上。

***************

郑学成功地从常成手里拿到了八万,他给了两万给那个朋友转交那帮人,他现在得意万分,不仅掌握了常成买凶伤人的证据,而且也找到了一条财源,在他眼里,常成充其量不过是一个没大脑的富豪家的书呆子,这种人就是活该被利用的蠢货。

常成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郑学的毂中,在郑学的挑唆下,连最后那点愧疚的良知也淡去了,下决心准备对秋雅的父母施加压力,他以前一直掩瞒着的。

****************

龙镔的颅内有一块淤血,万幸还没有压迫到神经区,消炎情况也比较好,小便排泄也正常,只是三天了大便还没有过。

后天就要动手术了,医生在龙镔手上抽了血化验血型,这是要割开小腿部、膝部和肋部的大手术,可能到时需要输血,医生还给龙镔开了一剂润肠药,要求龙镔彻底排泄干净,同时要求病人亲属到场签字。

这对于龙镔是一个天大的难题。

入夜,在龙镔的执意要求下几个兄弟都回去休息了,病房里依旧是秋雅在陪着他。

秋雅细微的关心着龙镔,轻轻帮龙镔活动着能动的手脚,这几天苦难使两人的关系升温很快。龙镔的伤痛已经减轻了很多,头部的肿已经消退,只是背部由于长久压迫感觉非常痛辣火热,胸部只要不咳漱就不很难受,右腿虽然因为不能移动而僵木,但比以前那钻心的痛楚能忍受些,况且秋雅轻柔的摩挲可以令他转移感觉。

秋雅到了夜里,就会大胆地亲亲龙镔的嘴唇,以表深深爱意。

秋雅刚好把病床摇起,就听到龙镔的腹部传来一阵响。

秋雅知道医生的交代,脸微微一红,忙从床下拿出从未用过的便盆。

龙镔就是因为这个事而有些烦恼,他知道现在的自己甚至比不上以前瘫痪的齐爷爷,在前两天他就在脑海里反复演习过方便时的动作要领,结果他发现自己不能对胸部、背部的肌肉使力,只能斜斜地躺在呈一定坡度的病床上,必须用最大的意志力忍耐住撕裂肌肤的痛苦,如此这般进行……

******************

痛苦已经到达极限,但是该出来的还是没有出来,冷汗却涔涔而下!

龙镔双手抓住床沿,左脚弓起,咬紧牙关。

秋雅深深感受到了龙镔颤抖着的痛苦,把脸埋在龙镔的颈部,企图用微不足道的温馨来助他消弭。

没经历过这种苦的人是不知道这要多大的意志和勇气的,尤其是对于全身是伤却不肯平躺解决方便问题的龙镔。

过于的用力引起胸部的咳嗽,全身有些抽搐。

……

秋雅终于听见了让她高兴的声响,她竟然哭了起来。

根本不顾少女的害羞,根本不顾脏,她想都没想就给几乎痛昏过去的龙镔作完事后清洁工作。

流着欣慰的泪水,飞快的从洗手间跑出来,拿来滚烫的毛巾,给他擦着脸。

****************

这是爱情吗?这是爱的力量吗?

这是只可能对自己的至亲才会这么做的事啊!

我是她的至亲吗?我不是!那我是她的什么人?

龙镔想起自己以前为齐爷爷所做的点点滴滴时,完全被秋雅感动了。

脑子里回想起母亲的信,先祖的嘱咐,自己身负龙家唯一血脉的传承重任,这一向来的事情仿佛已充分证明秋雅确实是合乎要求的女孩,自己理想的妻子。

看着此刻面带羞涩给他用热毛巾擦着手脚的,龙镔觉得该跟她深入谈谈了。

*************

龙镔紧握秋雅的一只手,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神情凝重,语音虽低沉却很清晰:“秋雅!你知道作我龙家人的妻子的代价有多大吗?”

秋雅没料到龙镔怎么突然这么问,愣了一下,马上答道:“知道,听雯丽说过,不太相信。”

龙镔的眉头皱了,长出一口气,非常严肃的道:“我以我的人格担保,全是真的,现在我就跟你讲述一遍我龙家的历史,我知道你很喜欢我,但我希望你想清楚,走到那一步是要用生命来做代价的……”

……

秋雅听着龙镔背完他母亲写的遗书,已经泣不成声,只知道把脸埋在龙镔的手掌里,用嘴咬着他的手指。

*****************

十点钟就要上手术台了,除了廖业有事外,几个兄弟都在,还有杜慈和苏静儿等几个秋雅的同学老乡,都上来鼓励龙镔几句话。

苏静儿一直非常落寞非常幽怨的看着龙镔,她已经知道秋雅以妻子的名义在手术单上签了字,由于龙镔是孤儿,又没有任何亲戚,况且学校一般也不会参与手术责任,医院也就认可了这本来不合乎规定的签字。

苏静儿见大家和龙镔说得差不多了,便镇定了一下心神,静静地走到龙镔床前,轻柔嫩爽地吟咏几句古文:“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坐《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阙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人恒过,然后能改;囚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

龙镔微微颌首。*

***************

我只进行了腰部麻醉,尽管医生再三解释全身麻醉对人脑没有多大损害。

我决不肯把自己变作一具没有感觉的尸体,任由医生按照程序工作,我要亲眼亲耳感受着我这本微不足道的躯体是如何在仇恨、愤怒和痛苦中经历着手术刀肢解。

所以任他医生如何舌灿莲花,我仍倔强的坚持。

我甚至有些渴望躯体的痛苦再进一层。

手术因此延误半个小时。

**************

我的坚持给麻醉带来很大难度,但我表示我绝对不会因为疼痛而失去自我控制,不会对医生手术有什么干扰。

绕开我的背部伤口,药剂从脊柱中注入。

我的双手、包括全身都被固定了,**着,护士小姐用镊子夹着棉球,来回消着毒。

自胸腹以下,好象有亿万根极微小极微小的针在刺磨着肌肤,从体表进入体内,又从体内钻出体表,我完全不能操纵支配我的肢体了,我无比真切地突地想起了我的那个怪梦。

现在我完全感觉到他们两人又朝我走过来,看不清面容,可是能看到他们正暧昧地阴笑着。我愤怒于他们的落井下石,我仇恨于他们的丧心病狂,我清楚记得他们曾经对我的伤害!我用眼睛表达着我钢铁般的杀机,我要狠狠地将他们撕成碎片!

黑衣服站在我的右脚边,拿起了我的右脚。

白衣服站在我的胸前,拿起了我的右手。

我极力欲挣脱他们。

可心底又有一种力量使我无法对我的肢体进行操控!

我甚至连头连脖子都没有扭动,我的牙咬着我的牙,我的悲顶着我的恨!

黑衣服剥开了我的腿皮,并用手把它拔开,露出鲜红的肉,鲜红的肉上迸出鲜红的血。

白衣服伸出他的手指,数着我的肋骨。

我感觉不到疼痛,感觉不到恐惧,我完全知道他们下一步要干什么,但我此刻只有愤怒。

一块白布挡在眼前,隔绝了我观察的动作。

白布灰蒙蒙的,似乎象熊山上亘古飘荡在眼前的浓雾。风雨驱动着浓雾那变幻不息的姿形,一个个雾点跳跃着,跳跃的轨迹居然连成了先祖的嘱咐,母亲的遗书,极快的速度,极快的纵闪,极快的消失,最后竟然用我能懂的文字玄奇地演示着我从前一直不明白的哲思,我突地明白了……

我至为清楚地听见那些机械器具摆弄着我骨头的声音,清晰而又刺耳……就在这里,就在耳边。

我将自己幻化成一个小我,看见了我的心的跳动,我的肺的张缩,吞吐着血液,出入着浑浊。

咔——咔!嚓——嚓!滴——答!吱——嘶!

无数的我在无数的我中,呐喊!

无数的灵魂在无数的我中,抗争!

黑衣服和白衣服看着正在被他们啃吃的我,嘴里咀嚼着,表情很满足,在狞笑。

几百位先祖的形容从爸妈的瞳孔里浮凸出来,带着无限深沉的爱,抚慰着正在艰难斗争着的我,我用坚定的目光回报着他们积淀了千年的希望与关怀。

我的另一个我和他们站在一起,看着不能动弹的我。

黑衣服和白衣服是完全一点不浪费地啃吃着我。

我用我凌厉的眼神在与他们战斗着!我要用自己的力量将愤怒贯彻到底!

我不屑向我那些个正在我身旁看着我的先祖们求救,我唯一迫切的就是要向他们证明——我是龙家真正的子孙!

我清楚的记得我给他们做的祭文……

********************

那个中年护士用镊子夹起纱布,擦擦龙镔头上的冷汗,轻声问道:“龙镔,能坚持吗?”

龙镔眨了一下眼,表示能挺住。

虽然他体格结实,但是考虑到肋骨手术的特殊性,医生决定还是要给龙镔输血。

龙镔是rh阴性ab型稀有血型,rh阴性ab型是种很罕见的稀有血型,整个长汉有记录的也不过寥寥几人,血库已经没有存货。

苏静儿同样也是rh阴性ab型血型,她前两天得知龙镔竟和她同一血型,为了能让龙镔输血安全,她已经专门向医院献了四百毫升血,专门供给龙镔做手术,血型配对实验时成功。龙镔没有出现输血抗原过敏反应!显然,现在这批血液已经被龙镔的肌体接受。

静儿那深红的血一滴一滴顺着导管流入龙镔体内……

正在手术的医生们没有看到龙镔胸口那被盖在布下的龙头胎记慢慢变成赤红色……

现在,手术就要结束了。

灵台里无比空明,提醒我,我似乎又是在资江的水中,水面就在头顶,我用力,用力,集聚生命、集聚灵魂、集聚一切我可以集聚到的力量,我要挣脱,我一定要挣脱!

我要靠自己!

水面似乎很高,但已经触手可及。

我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呼吸了,我满腔的压抑,充满生的**与**。

我竭尽全力一蹬!

终于,我的鼻孔我的嘴巴我的脸露出了水面,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

龙家第一代祖,子真公遗言:“获罪于天,无所祷也!人无神则无以立,天无神则无以存!夫神者何焉?及思将亡,方知天道;及身将灭,方知神存……”

诅咒,诅咒是个什么东西?可怕吗?

诅咒,诅咒是个什么东西!

可怕的不是诅咒,而是对恐惧的无知,所有的恐惧全部是来源于对自身生命的过分在乎!

把痛苦都当成了酒,把痛苦都当成了美丽,把一切都当成那下酒的菜,那么反过来,诅咒难道不会变成一种祝福?恐惧难道就不会变成一种享受了吗?!

生命可能会短暂,我何不将有限的时光用来做对我而言有意义的事?何苦沉溺于不能实践的哲思?我既然可以忍受着这譬如刮骨疗伤般的苦疼,又怎么会再把对死的恐惧、对生命的在乎当回事呢?

我还要用我的全部身心来与这所谓的诅咒对抗!把诅咒不当成诅咒,那我就冲出了诅咒的束缚!

***************

我看着还在快乐地咀嚼着我肉和骨头的黑衣服和白衣服,我笑了笑,对他们,算是打了一个礼貌的招呼,请他们放心的,好好的用餐,不用着急,没人催促他们,把肉和骨头嚼碎点,当心别卡了喉咙。

黑衣服和白衣服倏地消失了,手术室里只有已经做完了手术的医生。

医生们惊奇地看着这个没有痛感的我居然在微微的笑。

我是在向他们表示感谢。

********************

伤口已经拆线,现在是手术后的第十五天。后天就是2002年。

龙镔正在看苏静儿前几天送的《孙子兵法》和《鬼谷子全书》。他已经在看第五遍了。

秋雅去机场接她母亲,杜慈正躺另一张病床上看着《知音》杂志。石伟和海涛走了进来,端着精心挑选的盒饭。

海涛最烦龙镔不听医嘱,医生交代龙镔最好卧床休息,不要用脑过度。海涛上前劈手夺过。

龙镔无奈的笑笑,接过盒饭,吃掉,又开始喝骨头汤。海涛认为既然伤了骨头就得靠喝骨头汤来滋补,这阵子龙镔已经喝了n碗了。

石伟今天很特别,破例没有和杜慈吵闹,龙镔托他打听调查的事他已经得知了答案,石伟正在考虑要不要告诉龙镔。他从朋友口中知道这个进哥就是扬家湾那个专门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职业打手进猛子,三进宫人物,心狠手辣,朋友甚至告诉石伟,进哥手下有五六个人,据说前不久吃了亏,几个人被一条狗挂了彩,大出洋相,道上朋友当成笑话讲,现在外出躲风了还没露面。

这帮人在江湖上有面子,是不会去做那种拦路抢劫的傻事的,对于他们而言,随便找个店子敲诈一笔也不止这个数,何苦为了千把块钱来抢劫伤害两个学生呢?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被人雇请了!

谁是雇主?谁有这个可能?

一要能认识或者通过关系接触到他们;二是必须与龙镔有不可调解的仇怨;三是有足够的资金来支付佣金。

龙镔和那些家教学生的家长们关系都很好,家长们都非常感谢他,龙镔打工期间没有得罪过任何社会人物,所以不可能有学校外的矛盾,只可能来自学校内,并且只可能是感情纠葛。与龙镔发生感情纠葛的人有两个,一个是雯丽,以前她是龙镔的女朋友,现在却是郑学的女朋友;另一个是秋雅,曾经差点要和常成订婚,现在却以龙家媳妇自居。

郑学是长汉人,有关系有背景,常成是个富家公子,有的是钱。这样,分析的结果就会指向两个人,那就是郑学和常成。所以毫无疑问,这次事件一定和他们有关。

石伟有些担忧龙镔几天前说的那句话:“既然生命如此短暂,那我何不快意恩仇?”

石伟确信,这个动全身大手术居然敢不要全身麻醉的家伙,绝对是说的出来就做得到,和他那条神犬一样,都是不怕死的东西。

**********************

龙镔自己也没想到,现在他越看苏静儿送的《孙子兵法》和《鬼谷子全书》就越有体会,其实这些书自己以前都看过,却不甚理解,以为只是用于战争的古代理论,完全没有领悟到这里面那些文字含义是对人类机谋的最精辟概括,他真有些质疑自己:是不是手术后变聪明了?

他结合自己的生活实际,结合自己所看阅过书籍,颇有些恍然大悟,总算对自己以前弄不懂的东西有些明白为什么了,他对“言为心声”这句话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人原来是通过言语向外界或者特定的人、事传达某种信息,这一切是建立在自我的需要上的,口头语言和内心实际并不等同,其关联程度和表达性质完全因人而异,所以这个世界上才普遍存在虚假和真诚、含蓄和外放。

同样的一句话不同的人说,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时间,针对不同的事情,用不同的语气,完全表达不同的思想。就连表达,也不能代表实际思想。原来这就是人心的复杂性。所以言为心声其实又纯粹是毫无意义的一个成语。

他很感谢苏静儿送给他的这两本书。

******************

秋雅她母亲是因为常成在电话里声泪俱下的诉苦而赶到长汉来了解情况。

说句良心话,现在的龙镔确实不堪入眼:光头上才长了半个厘米长的头发,脸色黝黑,右腿还缠放在石膏托子里以确保新驳接的骨头不被移位,这哪里象个什么大学生,反倒象个受伤的街痞!

自然,在秋雅她母亲的眼里,怎么能和潇洒儒雅博学多金的常成来比呢?再况且,自己家的工厂简直就是半条命被常氏企业捏在手里。

龙镔已经看出秋雅她母亲满胸对自己的不屑,只见她随口安慰了他两句就匆匆告辞,拖着秋雅离开了病房。

*******************

秋雅两天一夜没有来医院了。

在兄弟们的眼里,龙镔没有因此就有什么心情郁闷或发呆,相反他照样和兄弟们聊天,说笑,胃口也照样不错。

只是龙镔看书更入神了,有时石伟对他说什么,他好象没什么反应,似乎完全进入了书中世界。

其实这书还是苏静儿送的《孙子兵法》和《鬼谷子全书》那两本书,被他这么翻过来倒过去的看着。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