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写《爱你是最好的时光》舒琴 盛方庭_娱乐八卦_论坛

关注
续写《爱你是最好的时光》舒琴 盛方庭_娱乐八卦_论坛www.shan-machinery.com

(一)重逢

盛方庭追上去,说:“我送你吧,顺路。”“我说过不用了。”舒琴仍绷着脸,掉头继续走。

盛方庭的车就停在花坛边,于是便开着车跟在她后面,不远不近,开着灯一路照着她走出了大宅。舒琴穿着高跟鞋,鞋跟砸在青石板上嗒嗒嗒的响。一开始舒琴走得很快,后来见盛方庭没有执意拉住自己而是开着车跟在后面,便不自觉的慢下了脚步。聂家大宅建在一个小区的山上,背山面海,风景格外好,初春的晚上有微风吹过,凉凉的到使人清醒了几分。 穿着高跟鞋毕竟不舒服,舒琴走了一大段觉得累了,便走向路边靠着护栏看山下的风景。一直跟在身后的车子也靠边缓缓停了下来。盛方庭没有下车,不知道怎么的,从今天下午见到舒琴起,自己竟然变得词穷了,好几次想和她搭上几句,却又无从说起。 盛方庭靠着椅背,静静地看着路灯下的那个女人出神,两年没见倒也没怎么变,透白的脸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柔和,紧紧抿着的嘴唇透着些倔强。 毕竟是初春,晚上的风还是有着刺骨的凉意,舒琴休息的差不多了便搓搓双臂继续往前走,坐在车里的盛方庭不禁皱了皱眉,打开车门快步追了上去。“舒琴,上车吧,这段路打不到车的,你要是实在不愿意做我的车,我把你带到前面城区路口,你可以自己打车回去。”由于刚才跑得有些快,盛方庭还微微喘着气。舒琴转过身,抬头望着他,愣了一下,可能刚刚一路走来都在回想过去的种种,竟然忘记了后面还有一个人跟着。舒琴侧头看了看他身后的车,也不说话,默默走到车旁拉开了后座的门坐了进去。

车子一路向前开,舒琴累了,头倚着车窗闭着眼睛不说话,盛方庭想打破僵局便开口轻声问了句:“工作都忙完了吗?”舒琴半眯着眼:“刚下飞机就跑来看他家宝贝女儿了,工作哪有他家女儿重要啊。”盛方庭看后视镜里的她提起安安时微微上扬的嘴角,也不自觉的跟着笑了起来。不知不觉,车子开进了市区,繁华的街景还是和舒琴离开时一样,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你在这放我下车吧。”盛方庭缓缓减速,将车稳稳地停进了车位里。这是一片商业区,这两年间又扩大了些,两个购物广场还有东远集团的投资,也算个大股东。舒琴见盛方庭没有要走的意思,就随他跟着,径直走进了一家婴幼儿用品店。舒琴来的匆忙,没给安安和平平准备礼物,安安满月和百日的红包自己毫不客气的赖了,这礼物怎么着也得送,谁让这两孩子自己都那么喜欢呢。

导购小姐看进来的是一对年轻男女,便笑盈盈的迎了上去,“两位需要些什么?宝宝几岁了?”舒琴早被这一屋小孩子的东西萌化了,顾不上导购自己东挑西拣的看了起来,到是盛方庭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微笑着说:“谢谢,我们先自己看看,有问题再叫你好吗?”难得有这么一位笑起来如此温柔的男人,导购小姐不自觉的有点脸红,低了低头便轻声跟在后面。舒琴摸摸这个摇篮,捏捏那个娃娃,碰碰大大小小排着的奶瓶,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了,想叫导购,结果一转身却被盛方庭结结实实的挡住了视线,于是歪着脖子从盛方庭那探出了脑袋问跟在后面的导购:“你说,十个月的女宝宝需要些什么啊?”盛方庭看着舒琴的这个姿势,突然觉得心情很好,笑着说:“给安安买几件衣服吧,摇篮、奶瓶、娃娃、洗浴套装我都送过了,尿不湿什么的我送了一车子了,衣服我倒没买过几次。”导购小姐接过话:“十个月了家里应该也不缺那些必需品了,小姐可以看看女宝宝的小衣服,今天还刚进了一批新款呢,妈妈们都喜欢把女宝宝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买几件衣服既实用也好看。”舒琴听着觉得有道理,便挑了几件衣服,小孩子的衣服小小的都很精致,舒琴恨不得把店里的全打包回家。从婴幼儿店出来,舒琴又逛了逛,给平平买了几个男孩子喜欢的模型。

两年前舒琴回内蒙的时候把租的房子退了,现在只能住酒店。其实回来也并不是因为有工作,本来公司就没有出差安排,是舒琴的老妈又给了她一叠满满的相亲安排表,这两年间舒琴相了上百次的亲了,再怎么急也不是这么个急法啊,于是舒琴就一狠心,公司也不管了,扔了所有的工作连行李都没带,火急火燎的跑来看看聂宇晟到底生了个什么让他那么嘚瑟。这不看还不要紧,一看心都软了,抱着安安玩了一晚上竟然觉得相亲也没那么讨厌,毕竟年纪大了,找个人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生个可爱的宝宝,最好的生活不也就这样吗。

舒琴没带行李,逛商场的时候大大小小买了一堆东西,其实本来也用不了那么多,但看身后一直跟着那么个免费劳动力便不自觉地看到什么就拿什么,刷卡的时候还小小心疼了一下,好歹也是自己这两年累死累活从矿区挣来的血汗钱呐。舒琴老爸虽然是矿区老板,但是自己和他堵的这口气还没散呢,老头子其实挺心疼他家闺女的,每个月总是默默往她卡上打钱,可是舒琴硬是没用家里一分钱。

这几年东远集团聚餐或者会客什么的基本上都把场地安排在君悦酒店,君悦酒店新晋的沈总是盛方庭在美国就交好的老友。于是当舒琴说去酒店的时候,盛方庭便把她带到了君悦。来开车门的服务员一眼就认出了盛方庭,毕恭毕敬的叫了声盛总,盛方庭笑着回应了声便自己从后备箱一件一件拿东西。服务生见盛总今天没带秘书,一个人亲力亲为的搬东西,便猜想今天带来的不是客户,不由多看了几眼站在一边自顾自玩手机的小姐。服务生去接盛方庭手中的东西,想帮着拿去房间,却被盛方庭轻声拒绝了“我自己来就行。”于是服务生只好收回手,带头进去帮忙按了电梯。盛方庭在君悦有自己固定的一个套间,沈之远每次都开他玩笑,说那是自己给盛方庭留的金屋。因为一直都是自己的固定套间,所以装饰摆设多了一些私人的味道,没酒店那么死板,一进门连舒琴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安静了一天的手机终于还是响了,舒琴一看号码便心知肚明的接起了电话。

“舒大小姐,你怎么回事啊?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一声不响的又闹哪出啊?”手机里的吼叫声让舒琴自觉地把它远离自己的耳朵。舒琴看了一眼在旁边放东西的人,咳了声又把手机拿回耳边。

“小声点,干嘛呀,我这不好好地接你电话呢吗。”

“滚!明天别想我帮你挡着,你妈说要是明天见不到你人就拿我代替你去相亲,我是上辈子欠了你全家吗?!”

“噗哈哈哈哈~”舒琴想笑又不想让盛方庭听见,憋得一颤一颤的。“哟,我说今天我家太太怎么一个电话都没给我打呢,敢情是想好了明天的对策啊,哎,我说你就从了吧,听说明天那个是什么律师?不挺好的嘛。”

“你…我是个大老爷们好吗?你扔下的一堆工作我都要做好吗?我还年轻我有夜生活好吗?你在哪呢?还回不回来了?”舒严气急败坏的想砸手机的心都有了。

“行了,我向你保证你明天的夜生活还能继续行吗?我自己和我妈说。”

舒琴挂了电话,见盛方庭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便明白他知道了自己是从家里逃出来的,但还是嘴硬:“我累了,明天我还有工作呢,我要休息了。”盛方庭也不戳穿她,“那你早点休息,新的毛巾和洗漱用品都帮你放好了,有什么事打前台电话,我先走了,待会记得锁门,窗户也要锁好。”出了门盛方庭还是有点不放心,便叫了人看着点,君悦的员工对盛总都很熟,盛总虽然经常带客户来,但如此上心的也就今天这位,还让她住了自己的套间,想想这层关系必定不简单,但君悦向来作风严谨,酒店里最忌讳八卦,所以员工们也只能在心里暗暗揣测。

舒琴也不急着打电话,倒是慢悠悠的先洗了个澡,敷着面膜看了会电视才拨通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她家阿姨,“小姐,太太还没睡,估计在等你呢。”

“行,把电话给她吧。”

“还记得我呀?我以为你这次是铁了心不要我们这两个老东西了呢。”电话里传来优雅的女声,连生气都不紧不慢的。

“妈,谁让你又给我安排那么多相亲啊。”

“多吗?”

“还不多啊?这两年都有上百场了吧?”

“可据我多方统计,你露脸参加的只有三场。”

“……”

“琴琴,是不是在那里?”

“妈……”

“琴琴,你不要觉得爸爸妈妈这是在逼你,爸妈比谁都希望你过得幸福。你老大不小了,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年轻时爸妈不也是由着你折腾的?可是女孩子总是要为自己想想的。”

“妈,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舒琴知道爸妈的无奈,“我明天就回去。”

“算了,想休息就休息一段时间吧,舒家的女儿人家排队抢着要呢,也不差这一会儿。”舒妈妈暗暗叹了口气,挂了电话。

舒琴突然觉得心情低落,握着手机发呆。“叮咚~”手机振动了一下,是舒妈妈发来的短信“琴琴,不管你去那里是看小聂家的宝宝还是为了见那个Mark,妈妈只希望你明白一件事:做了选择就不要后悔。你人生的主动权在你自己手里,爸爸妈妈谁都没法替你决定,我们只希望你过得快乐,当初爸妈不同意你定居美国也是怕你离家那么远,有了委屈没法诉说。琴琴,你是爸妈心中的宝贝,那个Mark如果也是个把你当做宝贝的人,我们是没有理由不让他带你走的,可是他是吗?这个答案爸爸妈妈到现在还不知道,所以我们不放心。”舒琴一遍一遍的看着这条短信,手机屏幕暗了又亮亮了又暗,看得眼睛都发胀了,最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