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金宝 | 他是吴门琴家,光修复的老琴超过100张

关注
裴金宝 | 他是吴门琴家,光修复的老琴超过100张www.shan-machinery.com

这位吴门琴派大家,收藏了宋代明代的珍稀古琴,修复的老琴更超过100余张……

正文:

2005年裴金宝先生演奏《阳关三叠https://www.zhihu.com/video/1168564750480363520

再次探访苏州吴门琴派的传人裴金宝先生。

一楼的中堂兼会客厅,中间贴着楹联,条案上的清供,有台屏、太湖石、兰草,古色古香,文人气十足。沿木楼梯进到楼上的另一个房间,便是裴老师的琴舍兼茶室了。地板是水磨青砖,琴桌也是呈文木木色,闪现幽微光泽。

裴金宝先生古琴演奏拍摄

靠落地窗的位置单独放置了一张明式矮桌,四个草编的厚蒲团座位。茶桌上,茶香袅袅,茶席布置异常简单,一把茶壶,一只公道杯,数只茶盏,一只黄色的大狗走来走去, 似乎对陌生来客早已经熟视无睹,习以为常。

裴金宝先生及女儿裴琴子

一切都让人觉得很舒服。有琴,有茶,有狗,好像这才是生活应有的样子。不做作,不刻意,不高高在上,自然率真,这才是美本身。这也是吴门琴派一直主张的,那就是,古琴是一种生活方式。弹琴,听琴,甚至斫琴,都是一种生活。

琴音,在生活内,不在生活外。

裴金宝先生家庭局部拍摄

裴老师是吴门琴派的传人。吴门琴派,最早可以追溯到汉代,史载,汉代琴学大师蔡邕曾经“亡命江海,远迹吴会”在吴地传琴十多年。初唐琴学大师赵耶利曾言“吴声清婉,若长江广流,绵延徐逝,有国士之风。”这也是裴老师家里那副楹联的内容之一,另一侧写的是“蜀声峻急,如疾浪奔雷,快人耳目,亦一时之俊。”

裴金宝先生斫制古琴

裴老师师从吴门琴派古琴大家吴兆基先生,对教琴、打谱、斫琴、修治皆有建树。早在1986年,他便与吴老等名家创建吴门琴社。那个时候,会弹琴的人少,懂琴的人更少,许多人都把古琴认作是古筝。回忆往事,裴老师如是笑言。当然现在不同了,对古琴感兴趣的人,愿意去了解古琴的人越来越多。

吴门派琴最主要的特点是文人琴,有别于早期流行宫廷的乐府琴和后期流俗于酒肆茶楼的演艺琴。这一点,就如《春草堂琴谱》鼓琴八则中辨派所说的,文人琴特别具有儒家思想与山林气息。

裴金宝先生斫制古琴

中国文化的东西,最讲究韵味,难就难在对韵味的表达。古琴也是如此。一边说,裴老师坐在了古琴桌前,“这是我自己做的琴。”

对于制琴,裴老师也有自己的见地:第一,声音要美,第二,弹奏起来要顺手,琴弦如果太高,就会与人体相抗,弹奏起来会很累。第三才是讲究琴的款式外观。

裴金宝先生古琴演奏拍摄

古琴的款式有很多,最常见的是仲尼式,还有伏羲式、连珠式、蕉叶式、落霞式、凤势式、师旷式、神农式、灵机式、响泉式、亚额式、列子式、鹤鸣秋月式及宣和式等式样。主要的差别是在琴额、颈部和腰部、尾部的线条造型有所不同。”他指着面前琴桌上的古琴,“像这款,就是伏羲氏。这把伏羲式的款式,比故宫里收藏的唐代那把伏羲氏的款式还要老一些。唐伏羲比这个大一点,这里还有两个弯弯。

裴老师告诉我们,古琴样式大同小异,差别在于直线与曲线的变化。古琴的外形之美,就在于直线与曲线的变化,尤其是曲直二线,生出百多种琴式,不由让人赞叹,古人真是了不起!

裴金宝先生斫琴拍摄

《五知斋琴谱上古琴论》中也曾写道,“琴制长三尺六寸五分,象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年岁之三百六十五日也。广六寸,象六合也。有上下,象天地之气相呼吸也。其底上曰池,下曰沼。池者水也,水者平也。沼者伏也,上平则下伏,前广而后狭,象尊卑有差也。上圆象天,下方法地。龙池长八寸,以通八风;凤沼长四寸,以合四气。其弦有五,以按五音,象五行也。”古琴的琴体各部位象征着天、地、山水、八风、五行、四气等,体现着一种自然之美。

他指着自己做的另一把琴,“这就是仲尼式。”乍一看,像一把老琴,其实做了只有三四年的时间。

蕉叶式古琴

裴金宝自己也收藏老琴,最为人称道的收藏级古琴有两张: 一张是宋代的仲尼式,一张是明代的蕉叶式。其中,前者为三类琴,后者为二类琴。

“我们谈到瓷器,大家都比较熟悉,就是说它是官窑的东西,还是民窑的东西,然后它的收藏价值或者是市场价值就会不一样, 但是其实抛开商业价值看,从美的角度去探究,他们都是那个时代的创造物,都是那个时代的艺术精华。”

裴金宝先生古琴演奏拍摄

古琴也是如此,从制造者和使用者的角度看,收藏级的古琴大致分为三个级别,一类是官办制作,二类是当时代名家制作,三类是不知道琴的出处,也不知制作者是谁,但是,历史上曾经被某位名家演奏使用或收藏过,也有它的传承价值。

裴金宝自己收藏的古琴中,那把明代的蕉叶琴,便属于二类收藏级古琴,它的制作者就是蕉叶琴制式的创造者祝公望,“蕉叶琴是文人造琴的一类,形似芭蕉叶,线条曲折,身姿优雅,象征文人的浪漫情怀。但它比较难以制作,外形不好把握,琴腹处理也有难度,加之工艺复杂,所以,传世的蕉叶琴非常受重视。”

裴金宝先生斫琴图

抚琴斫琴藏琴之外,裴老师自己也修复老琴。许多藏家信得过他的为人与斫琴技艺,也信奉他对古琴的理解,纷纷把自己收藏的老琴交付给裴老师来修复。

这么多年来,他大约修复了百多余张收藏级的古琴,其中,最珍贵的是两张唐代古琴,其中一把便是成公亮的“秋籁”,琴名出自乐府诗《武溪深行》“林壑秋籁急,猿哀夜月明。”此外,唐代诗人也有“竹窗凉雨鸣秋籁,讲郭清岾捣夜寒”的诗句。他修复的另一张唐琴,则是来自一位日本琴友的收藏,古琴制式为伏羲式。

裴金宝老师演奏二胡拍摄

其他古琴,多为宋元明清时期,令人叹为观止。

裴金宝缓缓说。“每一把都是孤品,每一把也都是珍品。”

与老琴的相逢,是一种缘分。

所以,他修复每一把老琴,都是兢兢业业,没有丝毫的懈怠。

“老琴要修复,一般是出了两个问题,一个是损坏缺失,一个是变形不能弹。针对每一把琴的特点,做出不同的修复方案。通常而言,修复老琴有三个原则,保证修完之后不再损坏,声音保持,甚至表现力有所提升,最后就是要做到修旧如旧,一把老琴修完了,不能跟新的一样。”

裴金宝先生古琴演奏拍摄

三个原则,说起来简单,对于裴金宝,却是一生爱琴,与琴打交道的智慧总结。

采访完毕,裴金宝先生取出珍藏的明代蕉叶,为我们抚琴一曲。弹奏前,他对着古琴凝神而视,这是对老琴的尊重,也是对时间的尊重。

每一次抚琴,也是他与古琴的一期一会。

裴金宝先生演奏古琴拍摄

此内容为一期一会生活美学原创,著作权归一期一会生活美学所有。

主笔 | 唐公子编辑 | 南橘&图片 | 远山影像 鲁庆(提供)视频 | 鲁庆(提供)

策划/寶華堂主

出品/寶華堂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