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日本著名奇案——秋叶原“无差别”杀人案

关注
揭秘日本著名奇案——秋叶原“无差别”杀人案www.shan-machinery.com

近期热点推荐

在不同的社会环境,造成的压力是不一样的,而在同样的环境,是否感受到压力,也会有个体的差异。可是压力可以基本上分为物质上的和精神上的,其中,精神方面的压力是现代人感受到的最直观和最常见的一种。压力多数是有一些环境因素造成,这个因素可能是来自于人,也就是人给予人的压力,也可以是事务。(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日本情报酱)

压力的来源包括很多,比如,家庭,单位,社会大气候,个人追求,人与人的相处,机械化的生活方式等等。压力总是具有暗示性,长期性,有一个渐进的和积累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压力无法排遣,造成的痛苦是巨大的,甚至会产生心理问题。秋叶原无差别杀人案就是这样一个活生生的实例!

秋叶原杀人事件(东京警方依案发地点称之为"外神田一丁目先路上における无差别杀人事件",直译即为"发生于外神田一丁目路上的无差别杀人事件")是日本在当地时间2008年(平成20年)6月8日下午12时30分(UTC03时30分)于东京都千代田区秋叶原所发生的随意杀人事件,犯人为25岁的男性加藤智大,事件共造成7死10伤。是日本30年来死者最多的同类罪案,也是历来出动最多急救队伍的事件。而在部分日本媒体,亦有称此事为"秋叶原无差别杀伤事件"、"秋叶原通り魔事件"等。

2011年3月24日,加藤智大遭东京地方裁判所判处死刑。上诉后,东京高等裁判所于2012年9月12日维持死刑判决。

加藤智大打算考北海道大学,但是很不幸没考上,落榜后加藤智大选择到一家技校学习汽修,毕业后在静冈的一家工厂当临时工,这让他的父母很失望。按照加藤智大弟弟的说法,父母为了能让加藤智大成才,从小就对他特别严格,作业写完了父母要先检查一遍,必须完美得让老师眼前一亮。

小的时候 每天只允许他看一集《哆啦A梦》

每周也仅仅只允许他玩一个小时的游戏

然后还不允许他看漫画 看课外书或者是买玩具

加藤的成长环境 让他非常的讨厌自己的母亲

每次他心情特别不好的时候

就会用美工刀 在家里的墙上不断的挖洞

高中毕业之后 他房间的洞 直径差不多接近半米了

他这个人的性格也有些奇怪

每次考试的成绩不好或者跟同学闹矛盾了

他就会赤手空拳的打破窗户的玻璃

然后把这些玻璃捏在手中

掉在地上的米饭必须捡起来吃掉,衣服也必须随时保持整洁,加藤智大一旦达不到要求,还会被罚站,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这样严格到有点变态的教育让加藤智大从小的精神压力就很大,2006年的时候,他就试图自杀,但是没能成功。

出身青森县的加藤智大为日研总业(日研総業株式会社)的派遣员工,任职于静冈县裾野市的关东汽车工业(関東自動車工業),在事件3个月前曾对故乡的朋友透露过厌世的念头,并开始在手提电话留言板留言诉苦,留言总数直至犯案当日超过3000次。2008年5月27日,加藤智大在手提电话留言板留下自己可能6月中旬会被公司开除等留言,之后数日继续留言吐苦,怨叹认识不到朋友、交不到女友,但遭到一些毒舌网友的嘲笑谩骂,继而引发了激烈的网上争吵。

2008年6月5日,加藤智大发现工作服不见了,同事们看着他的窘态忍不住发笑,加藤智大怀疑是有人把自己的工作服藏起来了,但是没有人会承认这一点,一气之下加藤智大离开了工厂。离开工厂后加藤智大认为自己肯定被开除了,虽然工厂并没有做这样的决定。

一直以来巨大的压力让加藤智大喘不过气,现在他决定发泄出来。第二天加藤智大来到一家军用物品店,在那里他选了一把匕首和一双手套,期间还和售货员打趣,假装要用匕首捅他。

6月7日上午搭乘在来线和新干线到秋叶原出售一些电脑软件,以赚取犯案用货车的租金和高速公路过路费用,并且观察秋叶原的地形与路况,事成后返回静冈,把过程写上网上留言板。同日还向静冈县沼津市的一间租车公司以搬屋为由租借一辆用作犯案的2吨重的货车。

6月8日中午,加藤智大在一个网站上发布了一条消息,消息称他会在秋叶原杀人,之后他又发消息:“如果我有一个女朋友,我就不会辞职,我也就不会整天与手机为伴,你们这群满怀希望的人是不会明白我内心的感受的。”

下午12时30分,加藤智大驾驶货车闯越红灯,时速40公里冲进行人专用区,导致5名行人惨遭撞倒或辗压。加藤智大随即下车,双手挥舞着蓝波刀与匕首,一边疯狂地大叫,一边攻击刚刚被撞倒的路人及周围群众,2分钟内先后在100米乘以70米的范围内刺伤12人,因当日是星期天,该路段实施行人专用区措施,街道上满是行人,场面顿时大乱。

加藤智大在5分钟内被捕,声称犯案动机是"对生活感到苦闷、厌世,来秋叶原是为了杀人,任谁都可以",又谎称自己是黑道人物,但后来证实其实为汽车工场的员工。事件后一小时内,被害者中村胜彦(74岁男)、藤野和伦(19岁男)、川口隆裕(19岁男)、小岩和弘(47岁男)、宫本直树(31岁男)相继死亡,其后数小时武藤舞(21岁女)、松井满(33岁男)亦相继不治死亡,前三人是被货车撞死,其他是遭刺杀后失血过多而死。合计事件中共有7人死亡,另有10人轻重伤送医。

案发地点为警视厅万世桥警察署(万世橋警察署)辖区,警方成立了特别搜查本部,并请民众提供相关线索。6月10日,加藤智大自称患有精神病,检方考虑起诉前检查是否属实;同日,加藤智大的双亲接受记者采访,向社会道歉。6月11日,加藤智大开始对杀人罪行道歉。6月20日,警视厅对事件中作出贡献或救援的72人颁予感谢状,72人中包括2位拘捕加藤智大的警员和3位在救助伤者时被加藤智大刺伤的人[5];同日,警方据加藤智大的供述,“在网上世界和现实世界都是孤独一人(ネットの世界でも現実の世界でも孤独になった)”、“想作出网上的人都知道的大事(ネットの世界の人間に存在を気付かせるなら大きな事件を起こそうと考えた)”为动机,并承认用货车和用刀杀伤他人,警方正式再次逮捕加藤智大。

案发之后的一段时间日本各地出现了模仿加藤智大的风潮,6月8日至22日之间,大量扬言要制造大屠杀的帖子在网络上出现,其中一名38岁的女人更是已经付诸行动重伤了三名女性。

最终警方逮捕了12名发帖人,警告了5人,这股风波才算被压下去。不过在日本,像加藤智大这样承受巨大压力的人不在少数,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又会有人不堪重负,撕破自己的脸皮,换上一副狰狞的面目重新出现在人们面前。

这起骇人听闻的无差别杀人事件,共造成7人死亡,另有10人轻重伤。死者大多为男性,年龄最大的74岁最小的19岁,唯一女性死者是名21岁的女学生。

被抓后的加藤声称:“对生活感到苦闷、厌世,来秋叶原是为了杀人,任谁都可以。”

2011年3月24日,加藤智大遭东京地方裁判所判处死刑。上诉后,东京高等裁判所于2012年9月12日维持死刑判决。2014年12月18日,被告向最高裁判所提起上诉,最高裁判所于2015年2月2日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至此,加藤智大的死刑判决得以彻底确定。

根据精神鉴定结果,法庭认定被告“并无精神障碍,具有完全责任能力”,不过,在日本死刑是件极其拖沓漫长的事,所以直到今天,死刑依旧没有执行。据说,加藤在狱中仍然能玩到最新版的游戏。

时任内阁总理大臣(首相)的福田康夫指示要作出预防再犯的检讨,内阁官房长官町村信孝提议加强铳刀法,要求购买特殊刀剑的买家出示身份证明文件,并禁止18岁以下人士购买匕首,又正式禁止生产或输入匕首。这是日本初次决定禁止生产刀刃。日本多个县对售卖或持有刀剑法例有所收紧,至2008年7月,日本已有22个都府县因事件影响而对规制匕首进行检讨,其中13个已实际规制。日本Yahoo!拍卖和购物亦禁止用户出售匕首。

日本社会学家一针见血:日本社会太冷漠,人际关系太紧张,当你有麻烦时,没有人可以倾诉,连网上预告杀人都得不到任何回应,故意选择同龄人聚集地闹市区作案,表达了作案者对社会的仇恨以及被抛弃的孤独感。日本犯罪心理学家则宣称,日本进入了利己时代,不满社会的报复性犯罪将越来越多。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