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毛泽东鲜为人知的身世:父亲是算盘高手

关注
揭毛泽东鲜为人知的身世:父亲是算盘高手www.shan-machinery.com

    按照父母的“盘算”成长

    《西行漫记》解说:我六岁就开始干农活了,刚识了几个字,父亲就让我开始给家里记账。他要我学珠算。既然我父亲坚持,我就在晚上记起账来。他是一个严格的监工,看不得我闲着;如果没有账要记,就叫我去做农活。

    与父亲的严厉相比,母亲文七妹给儿子的印象则完全相反。这个从未读过书,甚至连正式名字“文素勤”也几乎不为外人所知的典型农家妇女,对儿子该成长成什么样的人,自有她的盘算。

    成年后的石三伢子,曾这样形容自己的母亲:世界上有三种人,损人利己的人,不损人的人,可以损己而利人的人。我的母亲属于第三种人。

    到他8岁那年,父母对他又有了新的盘算安排——读书。

    儿子脱离父母算轨求知

    《西行漫记》解说:我还是继续读书,如饥似渴地阅读凡是我能够找到的一切书籍……我听说有一个非常新式的学堂,于是决心不顾父亲反对,要到那里去就学。

    1910年秋,17岁的石三伢子,第一次走出了闭目塞听的山沟韶山冲,迈进了新式学堂的大门,人生第一次,他对自己的命运做出了重大选择。

    正是从这一天起,儿子这颗算珠,渐渐脱离了父母的算轨。

    仅仅5个月后,东山小学堂就无法满足他旺盛得惊人的求知欲了,石三伢子选择了更远的求学地点——省城长沙。

    就在毛泽东从湖南一师毕业后的第二年,文七妹患上了重病。半年后,文七妹在韶山病逝。

    妻子的去世,也击垮了曾经那样刚强好胜的毛顺生,仅仅三个半月之后,他就因感染伤寒,在这个他倾尽了一生努力的家里,永远闭上了眼睛。

    接管了上屋场这个家的石三伢子,在他成为一家之主之后的第一个春节,就打出了与父亲截然不同的算盘。这个家的算盘,从此不再为生计和致富打响,而是与整个国家、民族的命运合为了一体。

   上一页 1 2     上一页 1 2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