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番外·现世(四)_我在古代搞科研

关注
第322章 番外·现世(四)_我在古代搞科研www.shan-machinery.com

    “爸爸!”

    小豆丁委屈巴巴, 一上来便抱住了宁非的大腿,迫不及待的开始上眼药。

    “就是那个坏蛋!他……他不让我进来……我还这么小……他都不肯多照料我,总把我往外面撵, 还不让我找爸爸……”

    他哭唧唧地念叨了一大串,宁非却是越听越头痛。

    他按了按额角。

    “不是……小朋友你是不是认错了人?”

    这话不说还好, 话音还没落地, 他就知道大事不妙。

    就见扒在腿上的这个小豆丁,原本就红红的眼圈, 瞬间涌出了两泡泪。

    他一脸不可置信, 又充满控诉的, 看着宁非,仿佛宁非就是那个抛弃亲身骨肉的大坏蛋,硬着心肠不肯认自己这个乖宝宝。

    “爸爸, 爸爸我是……”

    小豆丁忽然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

    “我不是爸爸的小·心·肝·小·宝·贝·小·可·爱·毛·茸·茸·又·懂·事·又·孝·顺·的渣统吗?!”

    他前面那一大串儿喊得超大声,最后两个字说的极其灵性。若不是因为这豆丁就粘在宁非的腿上, 宁非还真就听不清他到底说了什么。

    渣统?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宁老板心念一动。

    他上下打量了这个小豆丁几个来回, 心里有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

    “统?”

    “你怎么来了?”

    宁非对天发誓, 他最后这句话说得真没有别的意思,因为8825995号一直是以系统智能的身份存在于他的意识海, 是一个没有实体的程序,怎么可能忽然就变成一个小娃娃?!

    虽然……他和牧野兄的穿越也很不科学……

    他真的, 真的, 真的,只是意外和好奇而已!

    可这话听在小豆丁耳中,便如一道晴天霹雳, 自头顶贯到脚底,白嫩嫩的脸蛋上都是不可思议的惊恐。

    “爸爸……爸爸!爸爸不喜欢统了吗?!”

    小豆丁整颗都灰了,身后的行李箱也十分应景地“啪”地一声倒伏在地上。

    他放声大哭,眼泪不要钱的朝外飚,那两只胖爪爪却还死死的抱住宁非的大腿,大有把宁非的睡裤当做面纸来蹭的意思。

    宁非无奈,只好哄他,反复解释说自己并不是嫌弃或者不要,只是太过惊讶,没想到统也来了。

    听到爸爸的安慰,统立刻有了底气。

    他委屈巴巴地把他这些年一直守护爸爸梦想,拯救爸爸任务的事,添油加醋地讲了一遍。把自己描绘成一个一穷二白、三餐无忌、四处为家的小可怜,顺便还揭发了封恺的恶行恶状。

    “呜呜……我是来找爸爸的!那坏人不让我见爸爸!”

    “呜……呜……他趁给爸爸投资的时候,让手下去偷拍爸爸的照片,一眼都不给统看。”

    “呜呜呜,坏蛋去找爸爸的时候,每次都把统送去寄宿学校,不让统回家。爸爸,这坏蛋肯定是在家里另外有人了。

    这话说的可严重了。

    封恺走过来,伸手把这颗豆丁从恋人的腿上撕下来,拎着衣领提在半空,目光冷冷地与之对视。

    “谁有人了?谎言张口就来,寄人篱下还不懂得看眼色,看来还是要给你换一家寄宿学校。”

    统撒泼打滚,一边蹬腿一边干嚎。

    “爸爸你看他!又要把我送走了!”

    “哪有这么小就把孩子送寄宿学校的?!这是什么坏蛋!我爸爸回来了,我要爸爸做我的监护人!”

    宁非两辈子加起来也没怎么养过孩子,唯一捡回来的克雷,还是托管给墨宗的谢老代管。看着眼前哭闹不停的渣统,宁非的脑子都大了三圈。

    “你别这样提着,小孩子会受伤的……”

    他对封恺道。

    “没事。”

    封恺不在意。

    “这小子是系统给的身体,他是系统的亲儿子,质量肯定是没问题的。”

    他顿了顿,忽然低了声音。

    “我们在一起这几天,你不是也没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这话说的,宁非一阵脸红。

    不过细细琢磨,好像真的是这样。

    这期间,封恺时不时就会关注一下他的身体状况。但好像真就没有什么异常发生,看来系统言出有信,果然治好了他的破身体。

    “那也不能这样,他还是个崽……”

    宁锯子别开了头,没好气的把渣统从大魔王的手中解救了回来。

    不知道是不是艰难的幼儿生活让882595号迅速成长,豆丁嘴上虽然哭唧唧,但身体却顺杆爬地搂住了爸爸的脖子。他一边把头埋在爸爸的颈窝里,一边用挑衅的眼神偷看大魔王。

    这一刻,封恺忽然感到了一丝危险。

    但他没有妄动,只不动声色的观察了一下恋人的表情,然后便一脸随意地说起了扎渣统的来历。

    “是一次公出的时候,莫名其妙出现在我居住的酒店门口的。他说他是你那个系统,我调查了一下他的背景,海外某小国的福利院的孩子,但他能出现酒店,本身也很可疑了。”

    他这样说,马上召来渣统的反咬。

    “你才可疑!全世界你最可疑!”

    豆丁搂紧了爸爸。

    “爸爸知道我的,我是8825995号,这是爸爸和我的小秘密,哼,外人不清楚也很正常。”

    封恺不理他,继续说道。

    “这小子还说他是你的小心肝小可爱之类的废话,我一听就觉得是骗钱的,你怎么可能叫出这个LOW的称呼?”

    “我看他可怜,就给了他一点钱,毕竟是个小孩,没想到他还赖上我了。”

    他这样说,渣统不吭声了。

    渣统本来是想在大坏蛋面前展示一下自己和爸爸的亲密关系,结果没想到被当场拆穿,脸上十分挂不住。

    “爸爸……”

    豆丁揪着宁非的睡衣领子,有点害怕爸爸就此不喜欢他了。

    别看他对大坏蛋半点不打怵,对吼对喷什么的完全无压力;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有爸爸做后盾的基础上。

    爸爸要真是不要他了,统要去哪里?

    “他的确是我的系统。”

    宁非倒是没注意到小豆丁的复杂心思。

    他想了想,觉得自己没认错统,这孩子说的很多话都只有他这个宿主知道,不可能有问题。

    既然真是儿子,那就只能养着了。

    宁非和封恺商量了一下,索性把渣统收为养子。

    不过他们两个都没养过孩子,一家三口磕磕绊绊,开始磨合的时候也是鸡飞狗跳了许久,生活过得热热闹闹。

    酒驾司机肇事的案件倒是有了结果,果然牵涉到宁家的远亲。对方咬死自己与宁非有仇,说得言之凿凿,死都不肯吐口背后的人。

    因为没有进一步的证据,案件的线索就断在了这里。但定宁家远亲和司机的罪责倒是没什么问题,案子很快宣判。

    这件事,宁非没有去过问,但他知道家里肯定使了不少力气。

    倒也不是祖父对父亲和弟弟有什么偏爱,而是这事事关宁家的名声,老爷子不可能放任宁家嫡支丢人。

    不过父亲和弟弟的前程,便可以说是到此为止了。以后混好了是个零钱的富贵子孙,若是想要重新杀回公司,一百万个不可能。

    不过宁家想息事宁人,那还要看看有些人愿不愿意。

    没过多久,宁家某项目公司爆出惊天丑闻。项目负责人宁某挪用公司项目资金去海外赌马,导致工程停摆,无以为继。为了掩饰责任,宁某授意心腹下属使用劣质建材以次充好,发生严重安全事故后妄图花钱隐瞒,最终被看不过眼的正义人士曝光。

    此事一出,全城哗然。

    宁氏建设是在全国都很有名气的大地产商,走高端商业地产路线。现在忽然爆出质量丑闻,这简直就是一个惊天的打击。

    一夜之间,宁氏一系的上市公司股价大跌,集团董事局在总部的办公室彻夜亮灯,公关媒体全速运转,力求把事情的影响降低到最小。

    然而没用。

    似乎有势力在背后操盘,随着宁某及工程的内部爆出的消息越来越多,宁某的父亲,叔父等人的丑闻也在逐渐发酵。集团股价就像溃坝的洪水,一路奔流而下,似乎永无尽头。

    最后逼得宁老爷子不得不交出那父子俩祭旗,亲自送人去警局报案,并在媒体面前声明绝不姑息,追责到底。

    暴风骤雨中的宁家,宁非的实验室反倒成了最后一块净土。

    也不是没有人把矛头指向他,毕竟他是那父子俩的至亲。就连一惯神龙不见首尾的宁太太都出面替丈夫还钱,他这个做儿子的凭什么独善其身。

    这其中有不少的声音,甚至来自宁家内部。

    许多人都迁怒于宁非,若不是他那个爹和弟弟,若不是他们这一房倒霉蛋,大家现在都还躺在宁家的富贵光辉下享受人生!

    只是迁怒也没用。

    早早被剥夺了继承权的宁非,他的财产不但与家里分开,与宁家也是独立的。

    这么多年,他名下的资产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来自于实验室的经营,宁家给的钱主要用来治病和生活,总不能把人家救命的钱都拿出来填窟窿吧?!

    这阵风声,刚吹起来就被按了下去,从此再也没有掀起过波浪。

    宁非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差点成了某些人的泄愤对象。事情闹得最凶的时候,他正带着渣统和暮野兄在海岛度假,一家三口过得简直不要更惬意。

    期间他倒是接到过一个母亲的来电,母亲听说他在海外与恋人一起,倒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告诉他自己要与丈夫离婚了。

    “宁家肯定要伤筋动骨,但元气肯定能保得住。”

    电话那一段,保养得宜的富贵太太淡淡的说道。

    “不过你爸这一房是彻底没希望了,说不得还要进去坐牢。我和你爸本来就是商业联姻,如今这婚留着是个拖累,我要回去我本家。”

    “等那两个出来,你也不用管,宁家没有苛待子孙的规矩,会有人管他们的。”

    “什么时候有时间,把你那个人带回来给我看看。听说你们收养了一个孩子,正好,等下次我再婚的时候,你带着他们一起过来参加婚礼。”

    宁非也不知道该和他妈说什么,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在大家族生活,婚姻和感情都不是能够自己做主的,到时候会有人告诉你该做什么。

    好在,母亲也不伤心。

    “爸爸!”

    小豆丁扯着嗓门朝他求助。

    他被大坏蛋埋在沙滩里,头上还顶了一棵小苗,说要加点土浇浇水,看能不能长高一些。

    渣统气得快哭了。

    “来了。”

    宁非放下手机,笑着朝着沙滩上那两个幼稚鬼跑去。

    人生如梦,唯有且行且珍惜罢了。

    作者有话要说:久等了!

    现世的番外完结了,如果有的话,可能还有个墨宗时代线的论坛体,或者火车考古之类的,时间不定,但是也不会隔太久( ?▽`)

    感谢在2020-09-15 17:17:21~2020-09-17 11:22: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煲仔饭 50瓶;喵柒、橙橙 30瓶;神奇的美美8、盈盈、38129609 20瓶;我想上幼儿园、四个二、美味点点、轻语 10瓶;Vivian、Trevor 9瓶;邹邹 5瓶;烟灰缸 3瓶;爱啵叽爱生活、依依然然、小鱼晒太阳 2瓶;tuantuan.、淡古、腐衣衣、漂流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返回首页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