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我喜欢你!我只喜欢你! | 社区动态 | 易次元:网易互动阅读平台

关注
【All金】我喜欢你!我只喜欢你! | 社区动态 | 易次元:网易互动阅读平台www.shan-machinery.com

非典型修仙年下梗概: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参商》

修炼等级划分:旋照、开光、融合、心动、灵寂、元婴、出窍、分神、合体、

渡劫、大乘

第一章:缘起.

01.

“枕星河之倒影兮与星光同流,

 望群星之包覆兮随繁星同辉。”

  落日西斜,彩霞余辉,烂漫了天际。

  爷孙一步一步地往山上走去,爷爷背着孩子,讲着一个故事。

  “曾经这里出了一个年幼的旷世奇才,他的占卜八卦神通世间罕有,可是突然有一天,这个人却成了废人一个,他的家族也大厦倾颓。”

  “爷爷,那个人那么厉害,为什么会变成废人呢?”年幼的孩子靠在爷爷的背上软软地问道。

  “因为他的眼睛瞎了。”爷爷仰头看着不远处的山顶,眼中闪过一丝悲凉,“所以啊,金,千万不要让别人弄瞎你的眼睛,我们占星卜卦一门手艺,离不开一双清明的眼睛。”

  “我明白了爷爷。”孩子眨巴着眼睛,他的眼睛很漂亮也很罕见,是如同天空般的湛蓝,澄明如镜,透亮。孩子突然兴奋地环住爷爷的脖子,“爷爷爷爷,你说好了的哦,就在今天晚上教我占星!”

  “啊,那是必须的!你这臭小子,安分点!”爷爷笑着回应,拍了拍在背上不安分的孩子。

  “知道啦知道啦!”孩子吐吐舌,眼睛很亮。

  日月星辰,自成方圆,庚昏昼起,此为星图;

  观星测命,预知万变,奇门遁甲,此为保灵;

  念从道生,和光同尘,阳春启蛰,此为破空;

  万物皆虚,万物皆允,大道周济,魂归正道。

  青年猛然惊醒,爷爷吟咏的句式还回荡在他的脑中,几乎震荡了他的灵魂。

  又是这个梦。从五十年前的那件事开始,一刻未停地萦绕在他的梦中,几乎成为他无法摆脱的梦魇。他不适地揉了揉眉心,不可避免地蹭到蒙眼的白绫,眼睛刹那间传来一阵刺痛,青年痛呼一声,心中也知道自己的伤口怕是又破了。

  唉……他喟叹,轻车熟路地解开白绫抓在手上,把手边的药膏抹上。随后他又坐在床榻上,发着愣。

   帕洛斯端着水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青年衣衫不整,一头金发乱糟糟的,表情很傻的样子。

  嘴角忍不住勾了勾,帕洛斯努力憋住嘴边的笑意。青年感受到他的气息,身体绷紧,抿抿唇,问道:“帕洛斯,你来了?”

  “嗯,师尊,我给你端水了。”

  青年叫金,因为家中一些变故流落到洛启宗,被宗主收留,弹指一挥间竟已呆了五十年,途中收了一个徒弟,就是帕洛斯了。

  “好,为师知道了。你先出去吧。”金对于自己的失态有些不好意思,开口赶人。帕洛斯感觉很有意思,他看到师尊隐藏在发丝后的耳尖微微泛红,呜……有点可爱。他如是想着,嘴上应着却没有离开。

  金久久没有感受到那抹气息的离去,皱眉,斥责道:“帕洛斯?”

  帕洛斯好整以暇地看着师尊这难得的憨态,突然瞥见他手中攥着的白绫。白绫上迸溅这点点红梅,煞是好看,却因为是血而不自然地晕染开。他顿时意识到自家师尊的伤口又开裂了,急急走上前,“怎么回事,师尊,你的眼睛?”他想触碰金的眼睛,却又不敢,手便停在半空中。

  “啊,没事,伤口开裂了而已,已经抹药了。”金不以为意地摆摆手,“行了帕洛斯,回去练功吧,为师要更衣了。”他下了逐客令,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帕洛斯只能应是,退下去了。

  将木门关闭,帕洛斯的脸色微冷,“不知落霞峰峰主远道而来,有失远迎,不知有何贵干?”讥嘲的神色与刚刚的温顺判若两人。

  “嘛,帕洛斯,我说你这个两面三刀的坏人,怎么就在金面前那么乖巧听话呢?”凯莉从房前的梧桐树枝上跳下,她穿着象征峰主的金色卷云纹服饰,甜甜的笑意却掺杂了许多冷意,“真是会卖乖啊,看起来真是个二十四孝好徒弟,这么好的一个徒弟昨天就直接把我落霞峰的内门弟子打得根基尽散了。”

  “我说啊,帕洛斯,你这个心狠手辣的家伙,到底是怎么在金的面前扮演一只小白兔,把他哄的团团转的呢?我是不是该称赞一句,好手段?”凯莉眸光锐利,嘴里的话语越发咄咄逼人,手中的霞阑剑已经出鞘半截。

  “真不知道落霞峰峰主竟是个会口舌的主。”帕洛斯不卑不亢地做了个揖,面不改色,“帕洛斯自知没做错任何事,那群人讥笑师尊不过是个废人,却独占一峰,冲动之下故出此下策。”他绮丽的眸子里泛着冷意,“不知落霞峰峰主是否对这个答复满意?”

  “不愧是穷凶极恶之徒。金当初怎么就把你收了呢?”凯莉娇笑几声,笑意却不达眼底,“本尊自是知道此事,但是你的举动就是在驳本尊的脸面,如果不想让你的师尊知晓此事我劝你趁早去执法堂领罚。”凯莉直接将威压释放出来,出窍期强者的威压何其可怕,帕洛斯不过融合期登时被压的跪在地上动弹不得。

  帕洛斯跪在地上,脊背却挺得极直,毫不服输。他看向凯莉,“我想峰主真正的目的应该是清扫门户,而不是那些可有可无的内门弟子吧?”讥诮的语气简直令人气得牙痒痒。

  凯莉心中发笑,又加大了威压,帕洛斯只感觉一座山压在头顶,他倔强地挺直了背,不肯低下了头,因为咬得太紧他的牙关迸溅出点点鲜血,恍惚见他的脑子里只有青年那句郑重的命令:

  “帕洛斯,记住,从此以后你不准对任何人折腰,天地也好,帝王也罢,就算是天皇老子你也不能!”

  那人一袭白衣灼灼,临光,对他伸出了手。鬼使神差的,他竟点了头,从此人生变幻,一个人走进了他的世界。

  帕洛斯眼神一暗,仍抵死扛着。

  “够了凯莉!”怒斥声突然响起,帕洛斯感觉身上的重压终于退去,如释重负地瘫倒在地。

  凯莉没想到金突然出现,有些懊恼。她看见帕洛斯退了出来还以为金仍在休息,倒没想过这个嗜睡的家伙今天醒的如此早。

  金正色看向自己的友人:“凯莉,你在这敲打我的徒弟,经过我的同意没有?”

  凯莉想好了说辞,立马委屈道:“金,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一个弱女子说话!你的徒弟把我几个内门弟子打得根基尽散,我怎么说也要好好惩罚一下他吧!”说着她还装模作样地抹了抹眼泪,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金还真没料到是这样。他走上前将帕洛斯扶起,问道:“当真如此?”

  “是。”帕洛斯低垂着头,眼睛里闪过一丝慌乱。

  他害怕了,师尊会认为他也是那种恶毒的人,会将他赶走。一想到会这样,帕洛斯的眼底闪过一道戾气,随即消弭。

  “唉,你还是诚实的。”金微叹一口气,向凯莉拱了拱手,“凯莉这次是我的徒弟不对,这样也罢,你向掌门告状责任我来担当。”

  凯莉没料到金会这么袒护自己的徒弟。连低垂着头神情落寞的帕洛斯也惊讶地抬头看他,金很平静,那张俊美的脸在阳光下白得发光,帕洛斯怔怔地盯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金,目光最后落在他微抿的、樱花色的薄唇上。心中的奇妙情愫向四肢百骸扩散。

  “金!你怎么这么傻!这明明不是你的错!”凯莉跺跺脚,气的说不出话了。

  “可是帕洛斯是我的徒弟。”金轻轻地说。

  阳光下,斑驳的树影落在青年一袭白衣上,那披散的金发带着丝丝暖意,白绫蒙眼,青年如同圣人一般,纤尘不染。帕洛斯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噗通噗通跳的极响,他忍不住按了按心口,不要跳那么响,会被发现的。他隐隐有种感觉,这一点意识让他的心跳更加速了几分。

  “罢了,我不追究就是了。”凯莉最终还是妥协了,无可奈何地看着眼前的倔小子。

  不得不说,帕洛斯是把金的倔脾气给继承了个透。金这小子,饶是他们认识了五十年,仍然是喜欢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明明他才是那个最应该被保护呵护的孩子。凯莉突然想起金那是满身是血地出现在洛启宗门口的样子,如果不是宗主及时发现,等待他的就是仇家的发现杀死了。这个孩子,早就没有任何亲人了。血脉被赶尽杀绝,那个古族竟然只剩下金这一遗脉。

  金紧绷的脸松了松,脸上终于有了几丝笑意,“这样也好,正好我决定闭关了,不想闹出什么事。”

  “闭关?!”两道惊呼响起,凯莉瞪了帕洛斯一眼。

  “对,闭关。”金笑了笑,只是这么笑容有些苍白,“那个心魔潜藏在我的心中五十年,如果不将它化解我就永远只能停留在灵寂期,终身是个不能精进的废人了。”

  凯莉心蓦地一沉。居然是心魔。

  心魔一般只有元婴晋升出窍时才会出现,只有资质极佳的才会提前出现,并且凶险异常,若能顺利度过之后修炼前途无量,若不能那只能困于一隅,饱受世人嘲笑了。

  而金在短短十年内由心动期一举突破元婴,成了举世瞩目的旷世奇才,却因心魔缠绕,五十年来再无精进。

  金的心魔,就是他的眼睛。

  占星卜卦这门手艺离不开眼睛,既然无法观察星象那个人便已断绝了这条路,再无可能。而金最深的执念就是占星卜卦,他是古族唯一遗脉,他身上流的血不允许他放弃这门手艺。

  “你会闭关多久?”

  “不知道,直到心魔解开。”

  帕洛斯看着平日里散漫的凯莉突然严肃起来,意识到金这次闭关怕是有些凶险。心魔?他想起来了,每次他在师尊起来前都能听见师尊做噩梦不停地梦呓,面色痛苦。那时他就会搞出些动静吵醒师尊。

  “师尊,保重。”金看着这个才到自己肩头的小徒弟板着个脸郑重其事,不禁哑然失笑,柔和地揉了揉他的头发应声:“帕洛斯,别等为师出关了你可别还只是这么点长进啊。”笑容柔和了金的棱角,更使青年俊俏的容貌蒙上一层温柔的光。

  帕洛斯怔怔愣愣,跟傻了一样。面对这么美好的人,他竟无法控制地生出些危险的想法,帕洛斯努力压制住内心涌起的黑暗,绮丽的眸子却越发幽深。不远处的凯莉注意到了这一点,还是有些担忧。金这傻小子,恐怕现在还没发现自家徒弟对他的感觉已经不对劲儿了,不知把帕洛斯留在金身边是福是祸。

  看着金烂漫的笑容,仿佛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凯莉轻叹,罢了,只要他能因为帕洛斯高兴快乐着,让帕洛斯继续留着也未尝不可。

  只是,逢凶化吉的几率太低太低了。

  凯莉想起自己看到的未来,眸色暗沉。

  ——她看到了,金死亡的结局。

TBC. 

点赞关注评论是最大的支持!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