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一生从复仇开始_第一百三十九章 腊八_起点中文网

关注
传奇一生从复仇开始_第一百三十九章 腊八_起点中文网www.shan-machinery.com

易飞冲上去,只见那几个少年个个都是残疾者,个头都和庄小曼差不多高,面露怯色的盯着庄小曼。

“我们不喜欢上学,讨厌上学,你能把我们怎么样,这儿是医院,又不是学校,你凭什么管我!”

庄小曼气得直跺脚,“你们三个不听老师的话,在这儿偷懒,我今天非要带你们回去,走!跟我去见冷老师!”

庄小曼说着,便来抓其中一个少年,那少年往后一躲,庄小曼抓个空。

其他两个少年见状,一起用力,将庄小曼重重推倒在地。

“去!去!去!上一边儿去!”

易飞喝退那俩少年,忙上前去扶庄小曼。

但当刚碰到庄小曼时,庄小曼便大叫起来,“无赖,别碰我,走开!”

“小曼,是我。”

“走开!救命啊!”

庄小曼挣扎起身,往住院部跑去。

“一个傻子!一个怪人!赶紧去精神病院吧!”

几个少年嘲笑着,易飞并没心情理会,而是去追庄小曼。

“冷老师,那边有个无赖追我,快救我!”

庄小曼躲到一个男医生身后,易飞追到面前,一个急刹车。

“医生,她有选择性失忆症,我不是坏人。”

那医生扶着眼镜,瞅了一眼易飞,随后带庄小曼离开。

“我真不是坏人!”

易飞忙跟着走,谁料那医生一个转身,一记横踢,那右脚已经挡到易飞面前。

“带着面具,看你也不像个好人!”

易飞呆在原地,静静看着庄小曼跟着那医生离开。

我去!医生里也有高手?

易飞心中不由嘀咕着。

少顷,易飞带着早已凉透的粥盒回到庄小曼病房。

只见庄夫人正在和女儿聊天,笑得很开心。

易飞透过门缝看着,心中很暖。

“年轻人要大胆些,进去!”

易飞回首,却见是庄严,只是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庄严一脚踢进病房。

易飞莽撞的冲进去,抬头惊慌的望着庄夫人。

“娘!就是这个无赖,他追到家里了!帮我赶走他!”

易飞转身刚准备离开。

“站住,手里拿的什么?”

庄夫人厉声问道。

“八,腊八粥。”

易飞背着身子紧张的回着话。

庄夫人起身走到易飞面前,“东西留下,你出去!”

易飞偷偷瞅了眼庄夫人看自己的眼神,话虽严厉但表情却没了之前那般凶煞。

易飞缓缓将粥盒双手奉上,随后立即冲出房间。

只见庄严微笑着等在外面,“走吧,带烟没,陪老夫再去院外待会儿。”

易飞长舒口气,跟着庄严离开。

不管庄严是利用自己,还是真的欣赏自己,但在易飞看来,比起庄夫人,庄严还是值得信赖的。

二人因此也成了烟友,只要易飞到场,都会陪庄严出去抽几根,释放一下压力。

易飞回到家中,林月娥早已做好饭,三人等着易飞。

“爷,这庄姑娘恢复的如何?”

林月娥自从上次和可儿说露了嘴,便改口称易飞为“爷”,生怕什么时候又露馅。

“你看你,问个什么,今天腊八节,开开心心吃饭,是吧,二爷?”

馒头见易飞一脸无色,心知庄小曼的病情不容乐观,便找机会叉开话题。

易飞低叹道:“还是那样,只记得上学的事,只活在过去的记忆中。”

花生这时,夹动筷子,为易飞夹个鸡腿。

“爷,快吃吧,吃完我跟爷说个秘密。”

易飞看着花生满脸笑容,又瞅了眼碗中的鸡腿,欣慰道:“好,谢谢花生的鸡腿,咱们开开心心过个腊八节。”

四人边吃边聊,有说有笑,花生也一改之前的自卑,变得活泼开朗,讲的话直惹得在场三位开怀大笑。

林月娥和馒头也表现的很亲密,没有了刚接花生回来时,那般别扭。

吃过午饭,花生兴冲冲的跑回屋,随后拿着一张纸,上边好像画着一个图,交到易飞手中。

易飞拿起纸,仔细端详着,只见那所画之图是一个路线,而那路线所标注的地名却不是在达城。

易飞不解的问着花生,“你这是画的哪儿的路线图,有什么作用?”

花生笑嘻嘻道:“爷,这是师父让我记住的,说是可以在这图里找到他,也能治好庄姐姐的病。”

“真的?”

当易飞听到后半句时,原本平静的心突然泛起波澜,不由惊疑着。

花生点点头,“师父,没有告诉我这是哪儿的路,但他说的很认真,一定是真的。”

易飞相信陈瞎子的话,也相信花生的图,可却想不出这是达城的哪儿片街头,一时思虑着。

“爷,师父还说了,一定要等到过了年才能去,到时候会有惊喜给爷,不然就不灵了。”

易飞正在苦思,听到花生的提醒,心中不免新添许多疑惑。

“这陈瞎子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既然要年后去寻,为何现在便在梦中告诉花生这些事,要知道今天才是腊月初八,等过了年,怎么也得一个月的时间,有些令人费解。”

花生看着易飞迟疑的表情,又接着说,“爷,你现在陪我去买桂花榚吧,说不定能找到答案。”

易飞侧身回首,一脸疑惑的看着花生,“这也是你师父说的?”

“不是,只是我想多买些,等小荣姐放假后给她吃。”

花生笑着说,不由的惹得众人也跟着一同欢笑。

易飞心想,“是啊,不知不觉李慧荣就快放假了,自从上次方杰的事情过后,自己虽去过几次二中,但都没有一次去看望过李慧荣,也不知道这孩子有没有从方杰的阴影里走出来。”

易飞想着不由的哀声叹息。

馒头此时也讲道:“二爷,那家服装店我已经找人重新装修好了,现在就能开业,您看什么时候订个日子,我来准备准备。”

易飞听到馒头讲的这个消息,先是一愣,随后便是欣慰。

自己只顾忙着庄小曼,王浩这事,前不久因撞车缘由盘下的服装店一事,竟然也忘得一干二净,要不是馒头讲,自己恐怕都记不起来。

易飞惭愧道:“兄弟,辛苦你了。”

“嗨!二爷这不见外了,不辛苦。”

馒头连忙笑脸寒暄。

易飞又问道:“那我留下的钱不够吧,兄弟垫了多少?回头我补给你。”

馒头嘿嘿一笑,“二爷,别跟兄弟我谈钱,你帮兄弟的,兄弟都记着,兄弟之间互帮互助嘛。再说我这人大大咧咧的,怎么能记得住?”

易飞坚持问寻,“馒头,大马下小马,一码归一码,钱的事情上要弄清楚。亲兄弟还明算账不是?”

馒头摸着头憨笑,林月娥最终告诉了易飞真相。

“一共花了五万,拋去爷留下的三万八,馒头从家拿了一万二。”

易飞听后点点头,看着馒头笑道:“你看,还是家里有个管帐的好吧。”

花生突然多了一嘴,“馒头哥,那以后我和月娥姐一起帮你管帐吧,省得你又记不住。”

三人听了花生的话,一起哄堂大笑着。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