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人斯巴达克斯_第三十一章:君奉天_起点中文网

关注
野蛮人斯巴达克斯_第三十一章:君奉天_起点中文网www.shan-machinery.com

来着的背后背负着一个蓝色的剑匣。

里面插着一口锋利的宝剑,深蓝色的剑柄露出外面,流光熠熠!

“嚎!”

大地再次震颤了起来,被光之护封剑压制在地上的贝希摩斯大吼一声欲突破封印!

“孽畜,休想!

日月经天,天道之剑,起!”

随即来者一声爆喝,背后长剑随即一震,竟是冲上九天。

手势一起,再以自身剑气所引。

引动天地之力汇聚高空之剑上,化作庞大剑气,一时间天地失色!

在如此庞大的剑劲之下,斯巴达克斯第一次感到了自身之不足与渺小。

“嚎——”

在此等空前危机之下,贝希摩斯终于眼神清明,恢复神智。

但无知或许是福,在此等伟力面前贝希摩斯犹如一只蚂蚁,愈加挣扎了起来。

“落!”

但见来者手势翻转,天空之上庞然剑气轰然落下,直奔贝希摩斯。

“轰——”

“嗷呜……”

剑落大地惊起无数尘埃,在烟尘之中传出贝希摩斯的惊声哀嚎。

随后烟雾散去。这死亡森林的霸主之一——贝希摩斯竟是重伤昏迷。

那把蓝色之剑以恢复原状,插于贝希摩斯的头部。它头上的四根犄角已全数斩断。

“死亡对于你来说仅仅只是一个奢望!虽然不知道你能闯过,玄天剑阵。

但你既然依旧落入我的手中,那就化为本城主的财产吧!”

来着正是君奉天,但见他手势再次翻转。

“六芒星阵,开!”

一声令下,插于贝希摩斯头部的佩剑,展开六道光芒。

随后以六芒星之方位,笼罩与贝希摩斯全身。

“收!”

随即神剑有灵自动飞回君奉天背后的剑鞘之中。

再则长袖一挥,贝希摩斯硕大的躯体连带六芒星阵都化成点点光芒消散而去。

“不知边墙战事如何?此次魔兽攻城感觉甚是蹊跷!待我前去一观!”

随即君奉天化虹而来又再次化虹而去。对于斯巴达克斯熟视无睹。

“老大,怎么样?你没事吧?”

正在斯巴达克斯感慨此人之伟力之时,远远之处传来熊二的声音。

“对了,小狐狸!”

被熊二之声打断,斯巴达克斯想起来了什么,转身一瞧。

“哪里去了?”

背后竟是空无一物,至于下几根荒草凄凄,令人唏嘘。

“老大,你在找什么?”

很快熊二与楚留香众人便来到了斯巴达克斯的面前问道。

望着他们斯巴达克斯问道:

“你们有没有看到一只狐形的魔兽,她长有七条尾巴。”

“嗯——”

熊二挠了挠头,想了想,随后回答道:

“没有。不过,老大。我可以帮你问一下其他的人。

在刚刚斗兽场的暴动之下,跑出来不少魔兽。

长有七条尾巴的狐狸想来也是非常少见,如果有人看到了,印象一定非常深刻。”

说完熊二便开始向他身后的楚留香一众人等询问。

“长有七条尾巴的狐狸?没有看到。”

“没有看到。”

“没有。”

……

“怎么样?”

等到熊二从人群里出来,斯巴达克斯再次问道。

“还是没有,老大。”

熊二摇了摇头。

“这样啊。”

斯巴达克斯看上去好像有点失落。

“老大,刚刚跑出来的魔兽,不知道怎么回事,发了疯一样的攻击我们。

你是不是也被这狐狸给攻击了?

如果真是这样,小弟我吩咐下去,只要以后在擂台上看见狐形魔兽,一律打死。

只要这狐狸这次没有跑出去,还在斗兽场里的话。”

熊二一脸气愤的说道。

“不,不要!”

斯巴达克斯连忙拒绝。

就连斯巴达克斯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他这么激动。

“嗯,我懂了。老大是想亲自报仇!”

熊二一脸我又懂了的表情。

“不,不是!哎,算了,此事说来话长。”

斯巴达克斯再次拒绝道,只是在他的心中莫名的出现一个女人,正是九变妖媸。

“会是你吗?”

斯巴达克斯望着残阳如血的天空想到。

“算了,既然老大不想说,我就不问了。”

熊二非常识趣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刚刚那个是君城主吧?”

一阵沉默之后,熊二身边的楚留香打破了宁静。

“这还有什么好疑问的。

整个无法之都会‘天道之剑’这招,再加上功力如此深厚的,肯定非君城主莫属了!”

熊二一脸敬佩的说道。

“君城主?”

斯巴达克斯此时也来了兴趣,开口疑问道。

“怎么?老大你连君城主都不知道?”

熊二满脸诧异。

“怎么?君城主,他这个名字很有名吗?”

“君城主肯定很有名啊!啊!不对,是君城主这个人很有名。

‘城主’是他的职位,他的本名叫君奉天。”

熊二先是点了点头,但立即反应过来,又摇了摇头。

“差点被老大带沟里去了。这老大怎么这么皮!”

熊二擦了擦头上本就不存在的虚汗。

“君奉天,君城主,蜀山剑宗弃徒。亦是曾经蜀山剑宗的首席大弟子。

因为爱上了一个化形蛇妖的缘故,而被天下正道之人所唾弃。

被各大门派认为是人类之耻。

之后以万花谷为首的各派正道人马,逼上蜀山。

要求君奉天杀死他的妻子花千骨!

君奉天自然是不肯,随即遭受各派人马的围杀。

当时的蜀山剑派自然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替君奉天出头。

并且对于本身君奉天娶一个化形蛇妖的女子作为妻子,门内也颇有微词。

再加上,赞成君奉天的婚事的蜀山掌门——刘长卿。

也是当时君奉天的师傅,正在外云游。

所以蜀山剑宗的众人选择了作壁上观。

因此君奉天只能一个人携妻子花千骨孤军奋战。

当时的花千骨又身怀六甲,因此战力力大幅度下降,反而成为君奉天的拖累。

不过那君奉天也不愧为蜀山剑宗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

更是身为当时的地字排行榜第一的大侠!

一身剑法出神入化,尤其是那一招‘天道之剑’更是技惊四座。

硬是独战群雄!

其中更是有着诸多地字排行榜的大侠,其中三位现在已是进入了天字排行榜!

能进入地字排行榜的人,战斗力最少都是666以上!

而这君奉天仍是在此种危机的情况之下,杀出一条血路,带着他的妻子突出重围。

可是三天过后,君奉天却抱着他妻子的尸体出现在蜀山剑宗的山门前!

一袭飘逸的黑发也化为了苍老的白发!

他在山门面前磕头长跪,一共三天三夜。期间粒米未进,滴水未饮。

三天过后,割袍断师恩。

随即在中原武林之中掀起腥风血雨,其中灭门之派更是数不胜数。

因此他获得了一个令人畏惧的称号——白发大魔王。

当时江湖上流传着两种说法。

一种是她的妻子因为剧烈的战斗,而动了胎气,导致难产而死。

另外一种说法是——

在战斗期间,她的妻子已然被暗算,身中剧毒。突出重围之后不久便毒发身亡。”

“这可是一尸两命啊!难怪君奉天会一夜白头!”

熊二听独眼老人说道这里,情不自禁地感慨道。

“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就是在当时万花谷谷主古天乐的女儿,古天娇也喜欢上了君奉天。

向君奉天表白,但那时的君奉天已经喜欢上了花千骨。所以拒绝了她。

当时的古天娇,正是百花榜排行榜第十一的美女,加上身为万花谷谷主,古天乐的女儿。

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被君奉天拒绝,无疑是一件奇耻大辱。

说来也是很巧,君奉天与花千骨的恋情也正是在那之后不久被暴露而出。

而那天正道逼上蜀山剑宗的牵头组织者,正是古天娇!

也只有她才能驱使得动当时正派的一帮青年才俊。

正所谓阴阳相生。万花谷在医人的同时,自身的毒术也想必是非常的高超。

因此有很多人猜想,正是古天娇,在战斗的过程中毒害了花千骨。

但事情的真相始终未曾得知,作为当事人的君奉天也没有透露出一点消息。

而花千骨的尸体据说是被她的族人带回了大雪山的深处。

从此在修真界中兴起了一种观点——修仙之人不谈恋爱。

并且这种观点在受到了不少深夜修仙的大佬的肯定。

在这种观点的作用下,修仙界近些年来确实是出了不少人才。

但话又说回来,在江湖上也兴起了——谈恋爱会阻挡你成为大侠的进度,这一观点。

不过很快就销声匿迹了,因为在江湖上还有一个更广为人知,并且让众人信服的观点。

那就是——每个成功的大侠背后,都有一个优秀的情缘。

这种观点甚至影响道了天字排行榜的排名。

有很多单排大侠,明明实力远超所谓的双排情侣狗,但排名依旧在他们的身后。”

楚留香开口补充道。

“嗯嗯嗯,说的有道理。

想当年我老熊的实力也是数一数二的。

可是那个什么黑白双煞,在恶人榜的排名居然在我前面。赏金也是老熊的几倍。”

熊二对于楚留香的说法非常赞成,并且对于当年之事终于恍然大悟。

“不过,老楚。你对于这些事情,咋那么清楚呢?

这些东西,连在无法之都混了这么多年的我都不知道。”

熊二对于楚留香又产生了疑惑,于是问道。

“你莫非是往了我的外号——偷香窃玉,楚留香吗?

这种言情小说一般的玛丽苏情节,可是在无法之都的众多女子的闺房里传响。

以君城主为原型的小说,更是在无法之都中热卖。”

楚留香一脸的羡慕。

“别说废话了,后来呢?”

斯巴达克斯表示对于这种花边新闻不感兴趣。

“后来啊!杀了这么多人,君奉天自然是被全天下的正道追杀。

就在这时帝国皇室向君奉天抛出了橄榄枝。

为了躲避江湖上正道众人的追杀,君奉天只能答应皇室,为他们打工。

但是江湖上依旧还是没有放过君奉天。

只要他一但出了军营的范围,就会马上迎来一群仇家的追杀!

直到君奉天的师傅——刘长卿回来之后。

听闻此事的他,感到非常的愤怒!

先是在门内大骂了一通,惩罚了不少弟子和长老。

随后听说自己的爱徒,依然还在受着正道逼杀!

他便提着一口剑,走出蜀山。

一人一剑,将所有正道门派都拜访了一遍!

并且与它们的掌门各自进行了一番友好的切磋。

那一断时间,天空中的天气不断的变化,地脉也频繁的颤动。

切磋的结果虽然没有公布,但是无论是那家门派在进行切磋之后。

都自觉的将对于君奉天的追杀令收了回去。

但君奉天却再也没有回到蜀山剑宗,而他的师傅也没有来找过他。

就这样君奉天为了报答那代皇帝的救命之恩,便一直侍奉他到死去。

而新皇继任为了防备君奉天,便将他派到了这边陲之地。

至于他到这边陲之地的所作所为,那可就不是一时半会能说完的了。

有机会下次再和你说。”

听完独眼老者的回答之后,斯巴达克斯陷入的沉思。

“没想到,这么强大的人背后居然有着这么曲折的故事。”

“铃铃铃……

放风时间结束、放风时间结束,铃铃铃……”

突然间回归地牢的铃声响起,打断了斯巴达克斯的思考。

不知何时,西边的太阳依然落山,天地间陷入了一片黑暗。

但阿努比斯斗兽场的一处员工室内,灯火通明。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