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世子妃_西子情【完结】(1047)在线阅读

关注
纨绔世子妃_西子情【完结】(1047)在线阅读www.shan-machinery.com

上官茗玥挑了挑眉。

玉子书又道:“谢言念谢丞相和夫人的培育之恩,不会认祖燕王府。你是燕王府小王爷的身份摆脱不了。燕王叔有一个要求,将来你有子嗣,第一个子嗣必须归燕王府名下,不能留在云山。”

上官茗玥哼了一声,“我本来也没打算脱离燕王府,不过那个那老头子实在烦人,我才懒得在燕王府待。”玉子书笑笑,“那就好!燕王妃日日惦念你,谢言早已经给了谢丞相府,又没在她身边生长,算起来也不定有你亲。所以,你若是得闲,还是时常要回去看看他们。”

上官茗玥点点头,这时到没露出不耐的qíng绪,悉心听了。

二人又闲聊几句,到也和气。

蓝翎、紫琪收拾好东西过来,禀告云浅月的时候,齐齐红了眼圈。

云浅月压下不舍的qíng绪,对二人道:“云山又不是真正的避世,将来天圣、东海、云山亲如一家。天下升平,你们到也不必避世了,可以出去走动。”

二人眼睛齐齐一亮,看向玉子书。

“将来的事qíng将来再说,那个笨蛋真有本事收复了江山才作数。”上官茗玥挥挥手,赶人道:“趁着天早,赶紧走吧!本少主赏桃花累了,就不送你们了。”

云浅月知道他是舍不得,只不过嘴上不说而已,她点点头,也不再多话徒惹伤感,对玉子书示意。

玉子书抱着容凌站起身来。

容凌似乎知道要离开了,从玉子书怀里探出脑袋,挣扎着要找上官茗玥抱。

上官茗玥眸中隐隐露出qíng绪,但并没有接过他的身子,而是对他大爷似地道:“这里是云山,天圣没云山好,你要知道哪里更好,待不惯天圣了就滚回来知道吗?”

容凌眨眨眼睛,乖巧地点点头。

上官茗玥分外满意,脸上的神色好了很多。

云浅月无奈地看着他,想着上官茗玥这一个月来对容凌灌输了许多东西在他脑子里,待回到天圣,容景怕是不容易将他脑中的东西抹平了,她想想有些好笑。

玉子书抱着容凌当先走了出去。

云浅月走到上官茗玥身边,见他扭着头不看她,她叹了口气,伸手抱住他。

上官茗玥身子一僵,顿时道:“死女人,我也是有女人的,别逮住男人的便宜就占。”

云浅月又气又笑地挖了他一眼,松开他,对他道:“别总是欺负神使。”

上官茗玥哼了一声,“管好你自己吧!别回去被人欺负。”

云浅月使劲拧了他腰一下,听到他抽气声,她才有些解恨地松开手,转身出了殿门。

上官茗玥动了动身子,到底忍住没出去送,对蓝翎、紫琪吩咐道:“你们去送。”

蓝翎、紫琪红着眼眶点点头,齐齐跟了出去。

云宫外,掌刑堂三位长老带领着云山众人守在门口,显然是得到了云浅月离开的消息,人人脸上均是不舍的qíng绪,尤其是以掌刑堂三位长老最甚。

一番话别,云浅月和玉子书终是抱着容凌下了云山。

掌刑堂三位长老带着众人将他们送到青山屏障外,三位长老多次嘱咐,“待天圣太平了,希望神女带着小尊主再来云山。”

云浅月自然答应,云山距离天圣虽然远隔万里,但也就一个月的路程而已,若是想来,还是可以来的。

神使倒是没露出过多的不舍的qíng绪,而是对云浅月询问,“您知道少主有什么弱点没有?告诉我,免得他再欺负我。”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她,对她低声道:“上官茗玥这样的人和容景一样,他们有弱点也不会被你抓住。”

神使顿时失望。

云浅月向云山上看了一眼,见到云宫的房顶上,一个熟悉的人影正在向下看,她话音一转,悄声道:“若想抓住他的弱点,就是让他爱上你。他们这样天上高傲的人,不屑于对谁低头。但是若是爱上一个人便不一样了,你要天上的星星,他们也要想办法给你摘下来。”

神使皱眉。

云浅月拍拍她肩膀,“你没有qíng根,他有qíng根,你很有优势。让一个人爱上很容易,首先就是要他习惯你,滴水穿石,总有石漏的时候。到时候他爱你,你不爱他,那么他就会想办法谦让你,讨好你,甚至为你找回qíng根,任你欺负。”

神使不太相信地看着云浅月。

“相信我,的确是这样。”云浅月对她保证。

神使似乎觉得让上官茗玥这样的人听话简直天方夜谭,但见云浅月神色肯定,她犯难地点点头,“我试试。”

云浅月笑看了她一眼,不再多说,与玉子书搭上船。

掌刑堂三位长老和云山所有人跪在地上,齐齐高声道:“恭送神女,小尊主!”

云浅月面色微微动容,任不舍蔓延,没说话对众人摆摆手。

容凌虽然小,但因为天赋在,也知道要分别了,小眼睛看着人,也是极其不舍。

小船驶向碧湖对岸。

青山屏障外,山清水秀,碧湖幽幽。小船顺风远去,渐渐走远。

半个时辰后,到了对岸,云浅月和玉子书抱着容凌下了船,走入黑风林。

云浅月回头看了一眼,青山屏障外云山的人还没散去,依然遥遥目送他们,云山顶端,云宫房顶上,那个熟悉的人影有些孤寂飘渺,她抿了抿唇。

容凌忽然“哇”的一声哭了。

云浅月转回头,看向容凌,从他出生那日被产婆拍打哭了一声,这一个月来,从没听过他哭闹,她伸手拍拍他,低声道:“你是舍不得叔伯对不对?”

容凌小身子哭得一抖一抖的。

“又不是走了再不来了,你叔伯可以去天圣看你,你长大以后也可以来。”云浅月柔声哄他,“也许你的父亲也可以陪着我们来。”

容凌依然抽搭地哭。

“你的父亲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你一定会和娘亲一样很爱很爱他。我们如今离开这里,就是为了回家去找他,他有很多好东西给你玩,一定会很爱很爱你。别哭了,不回去的话,他会很伤心的。”云浅月轻声哄他。

容凌听懂了,止住了哭,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云浅月,意思在问是真的吗?

“是真的,舅舅保证,你父亲一定很爱你,比你叔伯还爱你。”玉子书温声道。

容凌顿时高兴起来,小嘴角扯开,露出笑意。

云浅月也露出笑意,抱着他走进了黑风林。

一个时辰后,三人出了黑风林。

黑风林外停了几匹马,还有几个熟悉的人影,或躺在树gān上,或坐在树下。看状态像是等了许久。见云浅月和玉子书出来,都“嗖”地现身,蹦了出来。

“墨jú?”云浅月讶异地看着蹦在最前头的墨jú,他身后站在墨岚和十二星魂的几人。

“主母,您总算出山了!”墨jú一脸哀怨地看着云浅月,“公子等得huáng花菜都快凉了!实在等不住了,让属下来接您。可恶的上官茗玥,将我们挡在这外头进不……啊?主母,您怀里抱着什么东西?”

他正说着,发现云浅月怀里抱着一团锦被,锦被里露出个小脑袋,正好奇地看着他,那熟悉的眉眼像极了某个人,神色也如那人打量人时一样,只不过太小了,他怪叫一声,一下子退后了数步。

墨岚和十二星魂的几个人此时也发现了容凌,同样齐齐惊呼一声,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个小脑袋。

云浅月知道一定会将人吓住,但没想到首先被吓住的人是墨jú他们,容景到如今也没得到消息,他身边的人自然没得到消息,若是他们得到消息的话,他不可能得不到消息。所以,如今这个孩子突然被他们看见,自然是惊骇的,她嗔了墨jú一眼,笑道:“什么叫抱着什么东西?这是容凌。”

“容……容……他……他是……”墨jú感觉眼前冒金星,话也不会说了,结结巴巴地吐不出一句话来,可见惊骇的程度。

云浅月有些忧心,想着墨jú都如此,容景若是见了容凌的话,不知道会如何……

“不错,他是容凌,你们家公子的小公子。”玉子书微笑着解释。

“主母你……你……竟然……”墨jú结巴半响,终于回过些神来,大叫道:“天哪!主子怎么会有小公子的?”

墨岚等人也如被打了霹雷,同样不敢相信公子怎么会有了小公子?

“我离开马坡岭时怀了身孕,如今将近一年了。”云浅月看着他们提醒,“容凌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如假包换的容景的儿子。”

墨jú张大嘴,下巴几乎掉下来,目瞪口呆片刻,才找回魂,喃喃道:“我们为什么没得到消息?您为什么没有告诉公子?”

云浅月叹息一声,“我身体里有生死锁qíng,当时自己的命都不知道能否保住,所以,没敢告诉他,怕他担心受不住。”

墨jú立即看向玉子书,“玉太子,您早就知道主母怀孕?”

玉子书点点头。

墨jú又问,“那公子的岳父、岳母以及东海的二皇子、四公主都知道?”

“知道。”玉子书颔首。

“这么说只瞒着我家公子了?”墨jú闻言忽然bào走了两圈,一副悲愤的表qíng道:“可怜的公子,孩子都生出来了,他至今还蒙在鼓里,不知道自己当爹了呢!”

云浅月看着墨júbào走,有些好笑,又有些伤感。是啊,容景到现在还不知道有容凌的存在呢。他错过了容凌的成长和出生,这是永远也无非挽回的遗憾。但话又说回来了,遗憾也总比不上他们母子的命,能活着总归是最好的结果。

“别走了,你将这里的地踩踏了又有什么用?还是赶紧将这个消息告诉公子吧!”墨岚定下神,踹了墨jú一脚。

“告诉什么告诉?怎么告诉?难道你要我告诉公子他突然有了个孩子,而且这么大了?”墨jú夸张地比划了一下,对墨岚吼了一句,“我们消息不灵通,难道你想公子将我们都给劈了?”

墨岚立即噤了声。

墨jú垮下脸,用比刚才更哀怨的表qíng看着云浅月,“主母,您平安无事从寒池出来也几个月了吧?那时候怎么不告诉公子这件事qíng?”

云浅月叹息一声,“我开始以为他知道了,后来快生的时候才发现他不知道。”

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推荐浏览:每周好书推荐|西子情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vip/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