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赵氏嫡女小说-赵氏嫡女np一蓑烟雨赵姝玉全文免费阅读-

关注
(完结)赵氏嫡女小说-赵氏嫡女np一蓑烟雨赵姝玉全文免费阅读-www.shan-machinery.com阅读本书更多章节>>>>《赵氏嫡女》说的是赵姝玉的故事,作者是一蓑烟雨,该小说内容剧情新颖。小说章节试读:“行远哥哥,玉儿好想你,你已经好久都没有来看玉儿了。”赵姝玉瓷白的手臂环上赵行远的脖颈,撒娇道,“行远哥哥都不想玉儿了。”赵行远顺势揽住怀中的娇娇儿,看着那嫣红粉嫩的小嘴撅着,眸光潋滟的葡萄眼眨着,睫毛长长翘翘,白皙的小脸因着方才一路小跑透出粉粉水色,十二岁的女娃还有些稚气,但举手投足间的一颦一笑却不自觉地透了些妩媚。他自是知道这个幼妹天性好动,耐不住性子。让她读书写字尚可,女工女红就一塌糊涂,成日里就想着跟着老三往外跑,时常还怂恿老二也带她出去。若不看仔细了,指不定就被外面的哪家浪荡小子祸害了。其实赵行远虽不常在家,但看管这个幼妹却是严实。她不喜女红,喜诗词,就请了先生入府教书。同样那请来的先生,也是赵行远亲自登门拜访的,是锦州城里德高望重,并且学富五车的白老先生。就在赵府旁侧另辟了一个院子,建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书斋。又因着是赵姝玉要读书,内里修筑得极其奢华,地龙,暖榻,屏风,矮桌,样样都是最金贵的材料。还考虑到白老先生年事已高,教一群半大不大的少爷小姐们破费心力,便专门备了厢房供人歇息,不仅是老先生有,读书的少爷小姐们也有。这书斋名字也取得妙,品玉斋。外人以为是君子德行如玉,只有那赵四小姐才知道其中奥妙。话说今日刚下了学,赵行远就来到含玉轩看望赵姝玉,也是存了两分查房的心思,看这个幼妹有没有乖乖回屋。哪想还未坐定,那娇小的人儿就哒哒哒冲进了自己的怀中。“行远哥哥,玉儿好想你,你已经好久都没有来看玉儿了。”赵姝玉瓷白的手臂环上赵行远的脖颈,撒娇道,“行远哥哥都不想玉儿了。”赵行远顺势揽住怀中的娇娇儿,看着那嫣红粉嫩的小嘴撅着,眸光潋滟的葡萄眼眨着,睫毛长长翘翘,白皙的小脸因着方才一路小跑透出粉粉水色,十二岁的女娃还有些稚气,但举手投足间的一颦一笑却不自觉地透了些妩媚。“胡说,我怎么会不想小玉儿不过是因为事物繁多,在许州多耽误了些日子,这一回来,不就先来看小玉儿了。”赵行远亲了亲赵姝玉的额头,一向冷锐的眉眼此刻溢满宠溺。“玉儿念书可还念得好”赵姝玉被哥哥抱着,不知几多娇气,“玉儿书念得好,可人不好,这几日开春,二哥哥三哥哥都出府踏青游玩,马球、诗会一场接着一场,可就是不带玉儿去玩。”说着小嘴又嘟了起来,“他们都欺负玉儿。”赵行远见状但笑不语,“玉儿年纪太小,出去抛头露面被人牙子拐跑怎么办大哥答应你,再过两年,等玉儿年满十四,再开开心心出门玩耍,可好”赵姝玉知道让赵行远松口并非易事,这赵府是大哥当家,只要他不点头,她就是插翅也难飞出赵府。“可玉儿天天在这宅子里,看着高墙大院,行远哥哥又时常不在家中,玉儿一个人好孤独。”赵姝玉嘟嘴,又期待又哀怨地看着赵行远,“那行远哥哥出门办事的时候,也一起带上玉儿,好不好”(完结)赵氏嫡女小说-赵氏嫡女np一蓑烟雨赵姝玉全文免费阅读面对这娇娇软软的哀求之声,赵行远看着这被自己从小娇养的幼妹,那柔弱无骨的身子在怀中扭来扭去,又香又软,便是圣人也难坐怀不乱。赵行远眼神发沉,想要与赵姝玉拉开一些距离。→全-网→更-新→ →最-快→→→可赵姝玉以为大哥要拒绝她,心中一急,搂住赵行远的手臂一紧,一不做二不休,凑着小嘴,亲了上去。赵行远一愣,那柔软的粉唇毫无预兆地就这样贴了上来,这触感不禁让人失神。赵姝玉见赵行远没有反应,干脆张开小嘴伸出小舌头,去撬开那两片薄唇,吸吸舔舔很是卖力。“玉儿又来这一招。”赵行远声音沙哑,眼神发暗。从小这娇娃娃想要什么,或是受了老二老三的欺负,都会来缠他。讨着要哄,讨着要抱。大一点还要亲一亲,后来见他受用,这鬼精灵就变本加厉。伸出舌头,勾住他的舌,还嫌不够。虎头虎脑地又吸又亲,小小的身子还贴着他的胸膛左蹭右蹭。眼看赵行远就有些受不住了,没过多久便反客为主。他霸道又热烈地汲取着她口中津液,又香又甜,令人欲罢不能。赵行远一掌握主动,就换赵姝玉受不住了。她的吻是小鸡啄米,小打小闹,可赵行远的吻就充满了攻击性。小小的身子越来越热,呼吸被夺走了,脑海里一片空白。粉嫩的小脸也因为承受不了这样强势的吻而涨的通红。这赵府的大公子赵行远本来就不是一个温润如玉的人物,能撑起赵家的一片天,在锦州城内成为有名望的大户,依靠的可不是什么谦谦君子的手段。他自是有威名的,行事狠辣,滴水不漏,又眼光卓绝,手腕高明。索了这小娇娇口中蜜液半响,赵行远摩挲着赵姝玉红肿的唇,低笑道“我的玉儿小嘴甜津津的,可是刚吃了糖”那喷薄出的热气洒在赵姝玉通红的小脸上,赵姝玉不懂男女大防,却依然被大哥灼热的男性气息弄得心跳加速。赵行远的唇舌顺着赵姝玉的脖颈一路下舔,来到锁骨处轻轻一扫。赵姝玉痒得发颤,扭了扭身子想要挣脱。可赵行远的手臂却紧紧箍住她的腰身,将她小小的身子摁在怀中。“行远哥哥,你在做什么”赵姝玉痒得左扭右扭,问得不解又发笑。赵行远闷了闷,手松开赵姝玉的腰肢,隔着外衣覆上她已经发育的小山丘,“大哥在帮小玉儿按摩,女儿家只有在男人的抚摸下才会越来越美。”赵姝玉眨了眨眼,“那行远哥哥为何只按这处”掌下幼妹身板虽小,但胸前两团已经早早发育。不亏他长年锦衣玉食,山珍海味地养着,单是那燕窝鱼翅都不知被这小娇娇吃去多少,“大哥碰玉儿的肉团子时,玉儿可会不适”赵姝玉已不是第一次被大哥揉胸前的肉团,虽不明白大哥为什么对这处情有独钟,只在他手中挺了挺胸,娇声道“不会不适,只是感觉有点怪怪的。” 阅读本书更多章节>>>>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