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漫画之妈妈帮你 熟睡中的妈妈任我玩

关注
邪恶漫画之妈妈帮你 熟睡中的妈妈任我玩www.shan-machinery.com

邪恶漫画之妈妈帮你 熟睡中的妈妈任我玩

我的母亲是一个平凡的女人,也是一个伟大的女人。

我的母亲与父亲是近亲结婚,由于基因问题,生了四个孩子都夭折了,我是被抱养的。母亲倾尽所有把全部的爱都给了我,尽管后来,母亲生下了弟弟,对我的爱也从不曾减少半分。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一直都是模糊的,从我三岁开始,父亲便常年在外打工,只有过年能见到父亲。母亲带着幼小的我和弟弟,每天早出晚归,辛勤劳作,下田插秧收谷,一个年轻的女人做着比男人还辛苦的活,却从不曾抱怨。我不知道母亲一个人负担了多少,我也无法为母亲分担什么,我只是常常看见母亲一个人静坐在灶火前,无助的流泪,在我的记忆深处,母亲的泪水是坚强的。

我的家是两间简陋土房,破旧不堪,一到下雨天,总睡不好,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被子、床单全都湿润了。每次母亲都会小心翼翼的起床,用锅碗瓢盆接那些经过过滤的雨水,每次我都会被响亮的碰撞声吵醒,看着母亲手忙脚乱的身影,听着滴答滴答的雨声再次入睡。生活虽然辛苦,但我们一家人一直过的很开心。也许是我们的幸福被嫉妒,上帝也开始不满了。

我六岁那年,父亲提前回家了。我好开心好开心,母亲终于不用一个人辛苦了。可母亲却越加的愁眉苦脸了,还越加的繁忙了。长大后我才知道,那一年,父亲在煤矿里上班,煤矿塌方了。庆幸的捡回一条命,腰却受了很重的伤。而且煤矿老板是非法经营,一出事便逃了。后来的两年,是我家最困难的两年。我和弟弟都要上学了,面对昂贵的学费,母亲褶皱了额头,东平西凑借学费。我依稀还记得:一年级的学费是二年级交的,二年级的学费是三年级交的。一年又一年,父亲身体好转了,过完年又一如既往的外出打工去了,我们的生活恢复了父亲受伤前的样子。

但母亲的命运总是坎坷的。

某个夜晚,我和弟弟睡的正香,突然听见轰的一声,我家土房少了一面墙。母亲不再流泪、不再皱眉。给远方的父亲打了个电话,告诉父亲:家里房子倒了。就这样母亲一个人开始为修房买砖添瓦,父亲回来什么都没说,但从父亲的眼里,我知道父亲是心疼母亲的。半年时间,房子是修好了,可我家又债务高筑了。面对生活的艰辛,母亲不再流泪、皱眉,更不曾抱怨,母亲总是一边干活,一边念叨着对家未来的计划,有时还会笑我和弟弟说:女儿长大了,就是别人的了,儿子成家了,就和我不亲了。我不知道母亲是在开玩笑,还是在伤感。

很快的,我上初中了,到了叛逆期的我经常和母亲拌嘴、吵架,为了一些小事和母亲理论。有一次,我很冲动,我对母亲残忍的吼出一句:你不是我妈!然后我半个月没叫她一声母亲。我不知道的是,这件事会对母亲造成了前所未有的伤害。母亲,每天默默的流泪,不再骂我,不再与我理论,我做什么母亲都不再干预了。母亲对我说话也总是小心翼翼。生活,就这样被阴蠡掩埋,家里不再有欢声笑语。有一天,父亲回来了,我很好奇,父亲为什么又提前回来了呢?母亲也更加沉默了。有一天晚饭的时候,父亲很深沉的说:孩子,在家照顾好弟弟,你妈妈生病了,去住院一段时间。第二天,家里就只有我和弟弟了,我和弟弟学会了自己生活,半个月,我没见到过母亲,只有父亲偶尔回来,我怕了,母亲怎么了?我好想去看看医院里的母亲,可是父亲总是板着脸说:你妈妈住在县城医院里,太远了,耽误你学习,而且,也快出院了。父亲并没有说谎,没几天,母亲就回来了,但人看起来好虚弱,走路都要人扶着。我看着母亲一步步向我走来,我哭了,我怎么可以对母亲这么残忍,没有母亲就不会有我了。我轻轻的走过去,扶着母亲回家!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我才知道母亲住院的原因是:母亲四十岁,得了子宫癌,切除了子宫。我朦胧的知道,切除子宫对四十岁的女人来说,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