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玲珑殷采倩十一番外

关注
醉玲珑殷采倩十一番外www.shan-machinery.com

又是雪天,白雪就那么纷纷扬扬地洒下来,披了一身,却不觉得冷,殷采倩想这场景多么的熟悉,于是前行。

路途漫漫,蜿蜒,松软,双足踩在上面,便像是被雪覆住了一般。某种力量在阻止她前行,又有某种力量在催促她前行。她被这么两股力量纠缠着,脱不了身,也不愿脱身。

因为,意识深处,好像有点知道,前方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然后便看见了一座坟头,透过大雪若隐若现,渐行渐近。

待得更近些,殷采倩眼中一瞬间便有了眼泪,似委屈似不甘又似永远不愿回忆起来的凄凉。

她手中拎着酒,举起手中的酒向前空敬,将酒倾洒在地上:“我带了殿下最爱的幽州洌泉,你可喜欢?”言毕,拎起酒仰首饮下:“你一定没想到我回到雁凉吧,上次是,这次也是。”

此时回想起初次在雁凉相遇的场景,十一的诧异、震惊、不耐,殷采倩突然心酸的想笑,随即又灌了两口酒:“你不想我来,我来了,你不想我挡箭,我挡了,你不想娶我,我还是嫁了你了”

说到这里,仿佛看到了十一气恼又无奈的样子,殷采倩长声笑了起来:“我虽然说不过你,但还是赢了你,有件事我想问问你,他们说我长大了,也不知道有没有骗我,你觉得呢?”

殷采倩一闭双眼,泪水自脸上划出两行清痕,这些年的成长正是一个失去幸福的过程,那个荣耀的家族那些繁杂的恩怨撕扯着你的快乐,饮尽手中的酒,酒壶“噗”地落入深雪。

她蹲下身子,双手抱膝呜呜的哭了起来,那些一生都记得的往事最后也不过是平淡如此,良久,殷采倩抬起头呢喃一句:“可是谁又愿意长大呢?”

他们在北疆共度的时光,是最纯朴的友情,殷采倩可能自己都没有发现,这种感情的升华。

一个心胸磊落,身姿傲然,铮铮铁骨,赤胆柔情。一个心无城府,明眸嫣然,巾帼胆识,至情至性。一个不愿娶,一个不愿嫁。却在北疆再度相遇,也算共度生死。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