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代人呀(134)二合一(这代人呀(134)寒假假...)

关注
这代人呀(134)二合一(这代人呀(134)寒假假...)www.shan-machinery.com

这代人呀(134)

寒假假期, 炒的最热的就是几部电影。

苗苗光是电影票免费的就不知道收了多少了。桐桐没给,倒是好些学校家长,通过学校, 给老师送电影票。她都不知道是为啥的。

其实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她跟飒姐是啥关系, 尤其是在单位,她更是不提。包括早前安排进来的妹夫家的表妹, 两人都有这么默契, 谁也不提。所以, 两人都受到这么多电影票,还挺奇怪的。

送来了,那就去看吧。家里人都带上,邀请以前的同学朋友, 大家一起去看嘛。

这到了才知道,好些单位包场, 票是给员工的福利。这次自己用的电影票, 周围都是房产公司的员工。她还好奇的问人家, “你们单位的福利这么好?”

人家说:“我们老总跟金大律师关系铁的很,金大律师除了是律师,还是投资大亨!跟着他有肉吃。这不,林编剧的电影一出来,都抢着包场买票了。”

哦哦哦!这样啊!

林雨苗心说:这个我都不知道!

唐大山这人呢, 就属于比较有心的, 回头就打电话给金双喜:“都给咱们金律师面子,你是没见,票出的快的很。”

四爷的朋友圈里, 不是这个晒包场,就是那个晒包场的。这是啥意思, 不都是在示好吗?

其实四爷和桐桐还没去电影院看过呢。

四爷问说:“要不要去?”

去不去都行吧!

那就去吧!带上孩子一起。

孩子喜欢的当然还是科幻,那就先去看科幻。美国大制作,观众买账,觉得不白来。但是林雨桐和四爷真正见过的,却知道这距离真的还有相当的距离。

这部全球上映的电影,在国内反响极好。

各种吹捧在当年小说出来之后就有过了,其实她当年是卖的便宜了,谁都知道她亏了。这不是当年搭着灾难小说一起发的。

如今才几天的票房,网上一片可惜之声。

好片也叫座,但就是编剧并没有落到多少。

但却不妨碍好作品给编剧身上加的光环。虽然不像是有些媒体吹捧的那样,能跻身全球顶级编剧,可不得不承认,她在行业内,价钱一定是顶级的。

许小叔的手抚在《明清际会》的稿子上,爱不释手!

好不好?真好!

好意思拿之前的合同跟人家签吗?不好意思!

好些年不出这么好的历史题材的剧本了。

许安则道:“改吧!改成合作!光是咱们省下来的宣传费用,这就是好大的一笔。这次两部电影,不仅是宣传上搭了美国大片的顺风车,票房不仅没被抢,反倒是被带动起来了。光是这一笔下来,这得多少?”

可他们想合作,林雨桐并不想那么麻烦。还不如你一把给稿酬给我,叫四爷投资别的赚的省心呢。

因此她还是那句话,“当年我就说过,我就是想做个没事写写东西的人,没想着做商人。不用合作,还是按照稿酬结算吧。”

可这玩意该怎么给稿酬?

紧跟着他们就更不好出稿酬了,因着几个历史学大家,联名推荐这部小说。能叫学术界给站台的,那这分量得多大。

序是一位九十多岁高龄的老教授帮着写的,甚至出版社都是大家帮着联系。这么好的书,就该叫大家都看到。

在这三部电影热映的时候,借着这股子风头,出版社迅速出样书,林雨桐马上在各种平台官宣:新作品即将面世。

谁敢说她江郎才尽?谁敢说她低产!

两年没出电视剧,这是憋着大招呢。

但再多人喜欢,也总有些人不喜欢。人家表示:生活节奏这么快,吃点快餐就完了,历史题材的,谁有耐心坐下来去看?不怀疑飒姐的能力,但就怕也是叫好不叫座。

是!现在这年轻人谁有那耐心。

但不管出现了多少不和谐的因素,林雨桐还是拿到了一笔相当可观的稿酬。

白昆|鹏那边的合作社,估计是想搭车宣传的顺风车,省一笔钱,未必就是较劲,但他们今年也出新作了,也是明清那个时间段的,还邀请了新人加入,这新人就是刘小静。剧目的名字都爆出来了――宸光!

林雨桐一看,就知道个大概。女主不用问,肯定是皇太极的宸妃!

一个寡妇得了帝王的无限宠爱,各种的爱恨情仇!

扫了一眼就没兴趣了。人家宣称三个月出剧本,合作方都找到了。

林雨桐表示知道就完了,懒的搭理。

她打算给自己放一段时间假,然后再说下一步。事实上,说完全放假也不可能。关于台词各方面的东西,可能还要时不时的进行一下微调,随时跟要筹备起来的剧组沟通。

这样的戏,许安不敢碰,许小叔也不准她碰。

这天,许小叔的助理打电话给林雨桐,“林姐,咱们对外不是还招募演员吗?”

嗯!怎么了?

“今儿咱们下面的人收到一份简历,工作人员单独摘出来了,我给您发过去,您看一下……”

好!

挂了电话,电话响了。然后发过来一张简历,姓名叫张桥。这人有意思的很,给张桥的后面打了个括号,括号里写着,林雨桐的妹夫,这样六个字。

这叫人想看不见都难。

什么电影学院毕业呀,之类的信息都是虚假的。他怕第一轮人家电子筛选,把他给筛下去。然后把自己的其他方面填的很出色,在姓名那一栏里又这么标识了一下,最后这不就被拿出来了。

这要是剧组的人不好意思,那这不就把他给留下了吗?

投机取巧做到这个份上。

要不是剧组的人都知道林雨桐没有插手其他方面的习惯,可能还真就被他钻了空子。可许小叔和许安是合作老了的,大家都习惯了林雨桐的风格。要真是想安排人,林雨桐也会直言的,不会像是现在这个样子。况且,要是真的,他直接叫飒姐好了,干嘛用这法子。

然后直接被摘出来,发给了林雨桐。

林雨桐扫了一眼,给那边回复了一句:我不认识!这是骗子!以后只要我没亲自打招呼,找上门去的,一律按照骗子处理。要是敢去骚扰,直接报警。那边就是知道怎么处理了。

花花的所有联系方式被她拉黑了,压根就没搭理。

张桥就很不高兴,烦躁的将易拉罐直接摔地上了。两人现在还在青年公寓住着呢,要了个十来平米的单间,上厕所去楼道里的。要吃饭有像是学生食堂的餐厅,布置的很像,但其实价格却不是那么一码事。

两口子住在这里,张桥是干嘛的?原来是青年公寓酒吧里的一个酒水推销。晚上他还得去酒吧上班。之前一个酒吧歌手出道了,好些人都夸他长的帅,他也想走人家那路子。可惜,捷径根本就走不通。

下午四点,花花开始换衣服,她也得去酒吧了。她最开始是被张桥带到酒水推销这个行业里的,在客人刁难她的时候是他出头的,他能帮她挡酒,他能帮她处理很多骚扰,她觉得他挡在她身前,替她喝酒的样子真帅。

之前他投递了简历,一直如石牛入海,再没有了消息。人家官宣已经开机了,他还接到消息。肯定是没戏了呗!

他的心情很不好,花花也给堂姐打不通电话。哪怕是在家庭群里,她几次@对方,一直都没有回音。

她安慰他:“别急呀!咱们结婚的事,确实闹的很难堪。现在我们村那边,人家还闲言碎语的说我们家呢。我姐生气了,这很正常。回头气消了就好了。不能着急……”

“可咱们这年岁,已经不小了。再耽搁……青春就没有了。”张桥就道,“你姐家在哪你不是知道吗?要不,咱们亲自去一趟,跟你姐解释一下。”

“他们那个小区安保很好……”

“那不是还有你姐夫吗?”张桥就道,“难道律所不许客户上下?”

那倒不是!花花犹豫,“我姐夫跟其他人不一样,跟你之前见的那个二姐夫不一样,跟回门见到的那个大姐夫也不一样……反正挺怕人的。我就很怕他!一抬眼,一个眼神,我都觉得害怕……还是算了吧。”

“都一样是人,你干嘛怕他?”张桥就安抚,“别怕,我陪着呢。明早吧,明早咱们去。”

行吧!

明早就明早。

酒吧一般到凌晨四点才下班。回来躺在,早起八点就被叫醒,“赶紧起来换衣服,今儿不是去见你姐夫吗?”

哦哦哦!强忍着困意,梳洗了,换了衣服这就出门。从这里坐车有直达的公交,四十分钟就到了,直接坐到了律所楼下。

花花指了指,“对面就是我姐家,我姐夫就在这个楼上。这个写字楼的整个一层,都是我姐夫的,是我姐送给我姐夫的……”说着就看了张桥一眼,挎着他的胳膊,歪着头道:“不过,我姐夫现在把所有的东西都过户到我姐的名下了。家里的宿舍所有钱都交给我姐姐管。”

“咱家也一样,什么都是你的。”张桥的嘴特别甜,“连我也是你的。”

花花轻轻锤了张桥一下,挎着他的胳膊往上走。

前台妹子见过花花,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也知道老板娘有多不喜欢此人。因此人一进来,她啥也不问,先叫两人坐。然后给老板娘发了语音,告诉她:你娘家妹子找来了。

老板娘直接回复:打发了!晌午过来给你们拿点心。

OK!

然后花花就得到回复:不好意思,老板不在。

那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可说不好。跨省的案子,一出差就没谱了。十天半月?一月或是四十天?这谁知道?

一竿子支到老远,花花无奈,只得起身。在电梯里还小声的安慰张桥,“咱们来的太突然了。我姐夫他们是挺忙的。”张桥能说啥?“你联系不到你堂姐和姐夫,难道还联系不到你堂哥?不是说也住这里吗?”

可其实这几年,都不咋联系了。

但她还是试着连着椿子,椿子哪里有那个美国时间管她的闲事,“花花,有事呀?”

花花听到是医院叫号的声音,“在医院呢?”

“是啊!你嫂子她爸,在这边检查呢。”

听起来很着急的样子,她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干脆挂了电话。然后跟张桥解释,“都忙着呢。这个时候不是说话的好时机!”

那就是白来了呗。

张桥就看向小学,“你姐家的孩子在那个学校上课?”

“你想说在那里等孩子放学?”

对呀!你姐不接孩子的吗?

“那这也得再等几天,学校不是还没开学吗?”

那咱开学那天过来,早早在这边等着。

花花迟疑了一下,还是点点头。她其实觉得没戏,这个堂姐面上笑,但心挺冷的。自家爸的面子都给,谁的面子能好用?

但紧跟着的一件事,叫他们有机会见到一直想见的人。

苗苗的婆婆过世了!

一个乳腺癌,各种费用下来,花了三十七八万,延长了不到两年的时候,人没了。

这是要报丧的!葬礼,娘家人都得去的。于是,花花和张桥顺利的见到了林雨桐和四爷。但两人来了一趟,并不会多留。只问了苗苗:有什么不凑手的,只管言语。

丧事这个,有多大的能耐办多大的事嘛,没什么不凑手的。

跟人家长辈上了一炷香,在很多的朋亲来之前,两人就告辞出来了。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姗姗来迟的花花和张桥。

林雨桐知道花花要干啥,因此不打岔说其他的,只道:“赶紧去给人家上香去……”

花花上去了,张桥却没上去,追着两人的脚步往出送:“姐,姐夫,你看,我们结婚了,还没去家里拜访过呢……”

“我们不讲这些虚礼!”四爷搭茬回了一句,然后问他:“是有什么事吗?”

张桥赶紧就道:“是我想问问,有没有工作的机会……”

“找工作呀?”四爷就点头,“你把你的资料发到我公司对外的邮箱里,回头我有合适的,联系你。”

这么好说话吗?他愣了一下赶紧点头,“好的!好的!”

四爷拍拍小伙子的肩膀,“赶紧去吧,叫花花一个人祭拜不好。”

那是!那是!

就真的这么走了!

林雨桐皱眉:花花眼瘸了,看上的这是个啥玩意。

有些人可能觉得这种放的下脸到处蹭交情的人,这种做法是本事。不是说这种做法怎么了,而是你得先有本事,找不到机会却能放下身段去蹭机会,前后这么一颠倒,就叫人瞧不上。

苗苗之前说这个人浮的很!嗯!是浮躁的很。学的都是社会上混的人信奉的金科玉律,跟人攀交情,搭建人脉,然后直接踏上成功的阶梯――做梦呢!

没搭理这些琐事,张桥随后发了简历,又去找四爷。这次四爷见了,问他:“你这上传给我的,哪一个证件是真的?”

□□?四级证书?包括国外留学的什么野鸡大学的□□,都有!

拢共会的英语有二十句没?这就敢说在国外留学,还有大学毕业的证书。

你知道这已经涉嫌欺诈了吗?

被这小子给吓回去了!再不敢跟花花说,找你堂姐和堂姐夫了。

他耳中是花花那位堂姐夫平淡的说出的话:以这些东西,足够你判三年的。

瞬间,他就认怂了!马上站起来,“姐夫,我错了!我再不干了,我一定踏踏实实的干活,老老实实的,保证不犯事。以后对花花好好的……”

保证了一大串之后,麻利的滚蛋。

花花问他:“我姐夫怎么说的?”

他一脸的高深,“我本来想求人家的,但想想,觉得会叫你特没面子,还是算了吧。这段时间是我浮躁了,是我不对,以后叫你为难的事我都不会做了。尤其是叫你在你娘家人面前没面子的事,我更不会做了。”

把花花感动的热泪盈眶,她在刘小静的W博下评论:小静姐,你说的是对的!只有共苦过,爱情才能根深蒂固,才能期望共享成功的甘甜。

刘小静给她点赞了!

花花美了好几天!

这些都是林雨桐不知道,她先是忙了孩子的开学,然后收到邀约,是《星海》的导演威廉,想请她一起吃个饭。

林雨桐是没想到人家亲自来了,那就去吃饭吧。

剧本卖了林雨桐基本就没管过,导演是哪位她倒是听说过,却没想到这么年轻。也就是三十来岁的样子,金发碧眼大长腿,没有那种不修边幅的感觉,倒是无比的绅士。

“林!”他热情的打招呼。

没见过,但却无比亲昵的样子。

林雨桐跟对方握手,双方落座,说的最多的还是电影,“我特别想知道这部星海,跟你书中写的有多大的差别……”

这个怎么说呢?她尽量用语言去表述他,对方一脸的遗憾:“我早该来的,早该跟你面谈。”他问林雨桐,“有没有想去美国发展……”

“没有!”林雨桐告诉她:“文化是需要土壤的。嫁接的再成功,其实还是摆脱不了骨子里的东西。我不觉得出去发展是个好主意。”

对方表示遗憾,但也表示希望以后有再次合作的可能。

这个可以有!

谈的还算愉快,最后对方说有没有荣幸参观你的庄园。

可这刚过完年,里面啥也没有,她把难处说了,并且欢迎他若是有机会,可以选择在五月以后,十月以前来华,她一定好好的招待他。

两人谈的很愉快。

但是很快的,就有人把这种纯工作性质的工作餐拍了发出去,并配文:某已婚一线女编剧密会外籍男子。

林雨桐直接怼那大V:那人是我!给你看个更清晰的!

然后发了一段餐厅的视频,在争取了威廉的同意之后,把视频发出来了。

请问,编剧跟导演碰面,在中午十一点到一点之间,西餐厅的大厅里,这叫密会?

她在平台上表态:以后想拍照就近前来,不用躲着。想知道什么,直接来问我,我不喜欢偷偷摸摸的。

事实上,你现在躲也没用了。网络上不知道啥时候起,出现了一个视频社区。剪辑各种短视频,有些年轻人就爱这么玩。这玩意现在能不能赚钱,她也没关注过。但认出你过来要求合影,这个正常。偷摸拍了,回去八卦,这也没人管。但就烦这些人,拍点似是而非的段子,弄点引人眼球的文案,烦不胜烦。

许安隐隐有点不安,“这一行往后难做了!”她隐隐的感觉到一种东西,那玩意叫流量。现在还没大规模的爆,但已经有点这种趋势和倾向了。这对行业的影响是巨大的。因此,她看向林雨桐:“往后吧,要么绝对的精品……要么,怎么说呢?我有点慌。”

变故叫很多人猝不及防。

理解这种心情!林雨桐也有这方面的顾虑,成本方便不停的压缩,给演员压缩空间,这就代表着很多你觉得很好的故事,制作方未必能按照你的意愿拍摄出来。

这其实也是砸牌子的事,出名的编剧有时候真有这种顾虑。“我有一种感觉……”林雨桐跟四爷道,“我觉得我这一行,越来越不好干了。”

曾经在浮躁的环境里,拍出过好戏。但那时候海纳是出资方,她说怎么拍就得怎么拍。但现在不成呀,许家也不是一家独资的。

四爷就觉得她还挺认真,认真的样子还挺好玩。于是就问:“那要么,咱们自己干?”

干过这一行了,再不想干了。

四爷就又笑:“要是没估计错,你这一部《明清之际》就能登顶了。国内的文学奖项,你能拿个遍。那一部科幻小说,在国外估计也能获奖,你再玩,其实已经没有新意了。要是没事干,玩点你当时想玩,但最后没玩成的。写小网文去吧,披个马甲,重新冲关,那多好玩呀!”你又不是为了挣钱的!但你要知道,网文大神人家挣的也不少了!而且,你也就慢慢的淡出大家的视线了。

成吗?

成!生命那么长,可不就是想干嘛就干嘛吗?有我在,谁能把你的马甲扒下来?

嗨皮去吧!

那我要写一本――《爱新觉罗家的那点事》!

*** 1分钟领现金红包 ***

1分钟到手保底2元,最高可得29元。

下载APP 番茄畅听,点击底部 福利 填写邀请码 413843191 ,立得1元,加上新注册赠送1元,2元秒得,直接就可以微信提现,无门槛。签到同样赠送现金红包。

喜欢听书的朋友一定下载,全免费,听小说、催眠很好用,一觉醒来就有红包到账。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