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心尖宠全文在线阅读-暴君心尖宠(李宵玉元毓)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关注
暴君心尖宠全文在线阅读-暴君心尖宠(李宵玉元毓)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www.shan-machinery.com

恍惚中,时光停滞,岁月静好。宛如十年前。暴君心尖宠全文在线阅读讲述的是:某日,宣政殿内。暴君:咦,小丫头脸色不好,病了?李宵玉:嗯,病了,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好似是相思病发……暴君: 来,过来我怀里,寡人给你治……

李宵玉元毓小说简介

李宵玉以陪嫁小婢的身份入了越国王宫,见到传说中荒唐***的国君后,她才知传言有虚。暴君吗?不,男神才是,会勾魂的那种……

暴君心尖宠免费龙8国际平台入口在线阅读

第十五章推倒

“大王……您可真是个好人……“李宵玉面上含笑,说话的声音也有甜软之息。一旁的元宝听得这一句话,不由瞪大了眼睛,还从来没见自家主上对谁如此好脾气过,也从来没人会这样恭维他,竟说他是个“好人”。这丫头倒底是真傻还是装傻?做事冒冒失失,说话也总是冷不丁让人惊掉下巴。不过主主偏偏另眼看待她,这倒是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好人?寡人可不是什么好人……”元毓似是冷哼了一声。“你在悉国的时候难道没听说过?寡人曾在一夜之间,下令诛杀了数千条人命。寡人的双手,早就沾染了无数的***,你竟说我是好人?”元毓一边说着,一边朝李宵玉走了过来,凤眸微微眯起,面上似乎生了一点戾气。李宵玉退后一步,眼神却是迎了上去。她看着元毓,声音平静着道:“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那些豺狼虎豹之辈,若不斩杀殆尽,斩草除根,难道等着他们卷土重来反咬一口吗?”李宵玉说着话,双眼晶亮着,白皙粉嫩的脸上浮现一丝坚定之色。她自幼长在深宫,帝王之家的权谋之术她又怎么会一点不懂?自古至今,有哪一个君王对于谋逆之徒会心慈手软?元毓回看着李宵玉半晌没有说话。不过,他脸上的戾气也渐渐隐去,眸光也变软了。“那依你所说,怎么才算是好人?”元毓面上恢复了正常,语气也变得淡然。李宵玉听了这一句话,当即轻笑一声,然后抱着双臂在屋中踱起了步子。“在我看来,只要是对小鱼好的人,那便是好人了……”李宵玉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子,眨巴着眼睛朝元毓嘻嘻笑一声道。元毓听得一时怔住在那里。一旁的元宝也忍不住摇了摇头,刚才听她说起诛杀叛党之事,那份干脆利落劲让他顿生好感。自家主上本不是个喜行杀戮之人,不过当年诛杀元焕一党不得不为,这件事也让主上落了个“暴君”之名。主上面上毫不在意外人之说,可是他元宝看在眼里,大王的心里对于这件事上还是有心结的。这丫头今日三言两语就将指出当年之事势在必行,他元宝听得心中舒畅之极,正打算自此以后对这丫头刮目相看,谁知道她的下一句话,便如同稚子说话般幼稚可笑。对她好的便是好人,她是怎么得出这番结论的?“真是谬论……”元毓轻斥了一声,可是面上并无一丝愠色。见得有小内侍捧着衣物进门,他一边朝屋内屏风后走去,一边对着李宵玉说了一句话。“更衣……”李宵玉一时没反应过来,元宝赶紧自小内侍手上接过衣物递到了她的手上。“小鱼姑娘,快点去替大王更衣啊……”李宵玉这才明白过来,身为侍女,为主子更衣可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她接过衣物,快步走进了屏风之内。元毓站在里面,双臂轻抬着,正等着李宵玉进来替他将外衣脱下来。李宵玉将手里的衣物放到了一旁边的木施上。又转过身站到元毓的跟前,手抬了起来,突然想起自己可是从来没伺候过别人更衣,这一时还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李宵玉盯着元毓的胸口看了一会儿,见他身上穿的是件玄色的阔袖莽袍,便伸手至他的右衽处,想找到系带将衣服解开。手指所到之处,是有些硌手的绣纹。她瞧了半天没找到系带处,只好大着胆子去他的右腰处摸索了几下,可是仍然没发现系带,倒是意外发现他的腰身很是紧窄,触来也有紧实有力之感。不知道他平常都做些什么?难道是个习武的吗?这腰身好似还有力得很,李宵玉心里嘀咕着,忍不住又用手指轻触了下。“你……摸够没有……”元毓的声音幽幽地在她头顶响了起来。“没……没有……”李宵玉顺口回道。“还没够?”元毓语气惊讶,脸上的神情也是说不出的意味。“啊,不……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没有想要摸……摸您,我……我是不小心碰到的……”李宵玉这会儿反应了过来,心里急了,赶紧结结巴巴地解释道。元毓听了不再说话,只是有些好笑地瞅了她一下,仍是将手臂抬着,示意她动作快些。李宵玉再不敢伸手,可是她着实找不到系带在什么地方。又拿眼瞄了好一会儿之后,实在是憋不住了,只好吞吞吐吐的又开口了。“大王,您能不能告诉我,这……这袍子的系带在哪儿,我……我一时真的找不到……”“寡人哪里知道?寡人又没自己穿脱过衣服……”元毓冷哼一声道。李宵玉听得无计可施,只得低下头,又在他的胸口至腋下寻了一圈,可那蟒袍好似□□一般,连条缝隙都找不到。“我,我去叫元内官进来……”李宵玉小着嗓音,说完正欲抬腿走出屏风,元毓却是伸手一把拽住了她。“别去……连件衣服都不会脱,你难道不怕人笑话吗?就算你不怕,我也怕人说我眼光太差,竟挑了这么笨的一个侍女在身边……”元毓声音低低的,带着无可奈何的意味。听得元毓这般说,李宵玉也觉得自己这样出去是挺丢人的。这事要是传了出来,定要被人耻笑的,悉国公主连个陪嫁丫头都这般愚笨,这不是连带着悉国的名声都要受损吗?不,不能让人知道这件事,不然我“沈小鱼”的名头就没办法在这越王宫混了。不就是一件衣服,既然能穿上身还有脱不下的道理,怎么也要办成了这桩差事。李宵玉主意已定,抬眼看见屏角一角有张小几,几旁有一张小榻。“大王,可否您劳烦去那边坐下来?”李宵玉指着那小榻道。元毓回头看了下小榻,回看看李宵玉,眸中是疑问之色。“您坐过去就不会站着受累,我也好静下心来,仔细研究这衣带的藏身之处……”李宵玉很是体贴地道。元毓听得感觉自己额头上好似有根劲跳动了一下,隐隐的透着痛。可事已至此,他也没什么好办法了。片刻之后,元毓真的坐在了小榻之上。李宵玉则半跪着伏在他面前,低着头用一双眼睛在在他上身一寸寸地搜寻着。见她这样拿眼光一点点瞄自己,元毓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有些不适起来,忍了忍终是开口了。“要不,你还是动手吧……”李宵玉听得这一句,面上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咬咬牙又朝元毓的胸口伸出了手,一边摸索着,一边有些郝然地道:“真是对不住,您且忍一忍啊,我一定会找到系带的……”也不知过了多久,久得等在外面的元宝都觉得有些不对劲来。他走到屏风外竖着耳朵听了一下,发现里面一丝动静也没。元宝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心想就换件外衣而已,怎么花了这许久的时间?这丫头行径有些可疑,她这样和主上独处,不会对主上有什么不利之举吧?元宝越想越是心神不定,他轻着脚步走到了屏风口,然后朝内看了一眼。就这一眼,元宝顿时便如遭雷击,呆若木鸡了。他看见了令人眼热心跳的一幕,自家主上靠坐在榻上,而那沈小鱼正跪伏在他的双腿间,脑袋趴在他的胸口处,芊细婀娜的身子像只八爪鱼似整个贴在了主上的身上,主上的一双手好像还轻揽着她。啊呀呀,这丫头不得了!才这么会功夫就倒自家大王给推倒了!元宝慌得闭上了双眼,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似的咆哮着。

暴君心尖宠精选龙8国际平台入口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六章心动

“元宝什么都没看到……”元宝背过身子,口中哆嗦着,然后抬腿就往屏风外走出,谁知因为太过惊慌,一头撞在了屏风的边柱上,发出了“咣当”一声响。里面的李宵玉正跪伏在元毓的跟前,一双手伸至元毓的腋下,正专心致志地找寻着衣带之处。听得这一声响,吓得手一抖,身子也往前倾了过去,脑袋径直朝元毓的胸口扑了进去。他的胸口,坚实带着温热之息,李宵玉贴靠了一会儿,才悠悠反应过来。“啊……”李宵玉发出一声惊呼,然后下意识地抬双手一撑,想要直起腰身逃离这尴尬的境地。李宵玉猛地抬头,头顶霎那时却是被什么东西挡了一下,紧接着,一阵“嘶”地呼痛之声响在她脑袋上方。“笨丫头,你的头是什么做的,痛死寡人了……”一阵气恼的声音响了起来,李宵玉听得一愣,慌得赶紧又蹲下了身子,再抬头看时,只见元毓的一只手抚在自己的嘴唇上,面上的表情有些痛苦。“哎呀,对不起,对不起大王,都是我太鲁莽了……我……我错了……”李宵玉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刚才猛抬头,结结实实在他的下巴上撞了一下。但她撞的分明是他的下巴,可他的指头怎么捂的是嘴?李宵玉连声赔着礼,心里面还嘀咕着。元毓一垂眼,就见自己怀里的小女子急红了一张脸,一双秋水瞳乌黑晶亮,粉唇一张一合,吐纳之间,有如兰之息。他突然间怔了一下,一双凤眸就那样愣愣地注视她,一时也忘了要说话。李宵玉赔了一通礼之后,发现面前的人一直不出声,不由得感觉有些不对劲来。她定了下神仔细看他一眼,这一看顿时就更是有些慌神了。元毓的手抚在唇边,一双眸正直直地盯着她。完了!他这神情,肯定是愤怒到了极点,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李宵玉心里有些慌。“那个……大王,是不是受伤了,能让我看看吗??”李宵玉战战兢兢地说着,一边指了指他抚在唇边的手指。元毓的神色仍是呆呆的,听得李宵玉的话,出乎意料的将抚在唇上指头挪开了。李宵玉连忙看一眼,只见他微抿着嘴,如菱花般鲜艳润泽的双唇完好无损。她松了口气,心里暗暗道了声庆幸。心想刚才应该是自己先撞了他的下巴,然后连累着他的牙齿磕疼嘴。“还好还好,没有磕出血来……”她低喃了一声,感觉自已这样直直地盯着他的嘴唇看着,实在是有些尴尬,于是她将眼光挪开下移一点,眼光所触之处,是他有着好看线条的下巴,再往下,是修长的脖颈,和上面的微微滚动着似露珠般的喉结。李宵玉看得面上莫名的一热,于是迅速又将眼光往下,这一看不禁又呆住了。元毓外袍的领口大开着,露出里面雪白的中衣,一副衣衫不整的模样。这是怎么回事?自己费了半天劲都解不开的袍子,这会儿怎么自动领口大开了?李宵玉脑中飞快地回想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应是刚才突然听到元宝在门口弄出的“咣当”一声响时,她一时慌乱,手指乱拽了一下,竟是歪找正着,将那一直找不到的衣带给拽到了,又将他的袍子给扯开了。“大王,您瞧,这袍子终于解开了……刚才我摸了半天都不得要领,还真多亏了元内官弄出这声响,没想到就解决了……”李宵玉自他怀里爬了起来,站在他面前,一边指着他的胸口,一边有些惊喜地道。摸?还摸了半天?背对着两人的元宝听到这一句,浑身又哆嗦了一下。这丫头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在光天华日之下“冒犯”主上,主上最是憎恶旁人碰到他的身体了,平日里伺候主上洗梳更衣的内侍都是他一手严加训练的,他们从来都是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着伺候。可是冒失的小婢女才来多久,就敢与主上这般亲近了,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元宝,将她带出去,寡人想静静……”元毓叹了口气,极力保持着平静的口气。元宝听得赶紧回转身,见李宵玉还站在好好,一双眼睛还不停地在主上身上瞄着,似乎是在想着怎么样才能将那件蟒袍给彻底扒下来。“小鱼姑娘,快走……”元宝低着声音,又伸手扯了一下她的衣袖。“别呀,我还未替大王换好衣裳,此时如何能走?”李宵玉摇摇头道。“你……你先出去吧,寡人……寡人自己会换……”元毓对她摆摆手,像是有些有气无力了。“既如此,大王,小鱼告退了……”李宵玉听得心中一乐,面上含着笑,声音清脆着向元毓行了个告退礼。元毓抬眸看看她,突然间感觉到,她那抹笑意,看起来好像是恭恭敬敬,但他就是感觉到,她那笑里好似隐隐透着一丝坏来。他心中有些警醒,想要开口问一声,可抬眸之间,又看见她双颊的那一对梨涡,浅浅的,时隐时现,像是朵白梅花儿在风中轻轻摇曳着,他看得呆了一下,想问的话也忘了出口。李宵玉退后几步,然后转身,快着脚步就出了屏风。刚出了屏风,她就脚下生风,一溜烟地奔出了书房,又出了大殿。她站在殿外,看着殿门口汉白玉的台阶,嘴角扬起,绽开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来。“哼……想我堂堂悉国公主,你竟叫我给你研墨、更衣还打杂,等着吧,以后我定会好好伺候着你……”李宵玉心里恨恨地嘀咕了一声,然后转身,抬头眯着眼看看一碧如洗的天空,心情也变得轻松了起来,她嘴里哼起了一首不知名的小曲儿,脚步散漫,一路晃着往后宫方向去了。书房之内,李宵玉的身影刚出了门,元毓就吩咐元宝递过茶水和盂子来,漱了口之后才换了外衣。元宝接过盂杯之后,悄悄看了一眼,发现杯内里分明有一丝丝的血迹。他心里一惊,明白过来,刚才那丫头匆忙间猛然起身抬头,撞了主上的下巴,连累得主上的牙齿磕破了口腔。可主上一声不吭,只叫她出门去,这是为什么?难道就是为了不让她心生惶恐之意?元宝心中惊奇不已,却是不敢吱声,只悄悄地清理了盂杯不叫任何人知晓。李宵玉在后宫晃悠了一小会,就惊奇的发现今日这后宫里众人好似有些不一样了。无论是侍女还是内侍,见了她,态度都好得很,无论她往哪儿走都是一路畅行的,再不像前些日子,稍不留意便被人劝阻这不能去那不能去的。“原来做宣政殿的侍女,还有这般优待,早知道这样,刚才伺候的时候就应该走点心。等这些人都知道自己惹大王生气被轰了出来,说不定对自己就没这般好脸色了……”李宵玉喃喃自语几声,心里倒是有点后悔了。

小编点评

曼佗罗花开时谁还能够记起从前,谁应,谁的劫谁又变成了谁的执念。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暴君心尖宠(李宵玉元毓)完整龙8国际平台入口全文免费阅读,记得关注哦!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