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之下的婚后小番外】_8. 成亲(下)

关注
【锦衣之下的婚后小番外】_8. 成亲(下)www.shan-machinery.com

陆绎曾对今夏说:“以前我想过,将来和我相伴一生、生儿育女的女人是什么样子,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你这个样子。”

的确,早年间父亲也曾试图为他说亲,只是都被他的冷漠和硬核手段推掉了。那时只要父亲找了谁家女儿来和他相亲,他必定冷面相对,还会利用自己锦衣卫的势力挖出对方家族的各种把柄证据,久而久之,自然无世家大族敢往他身边塞姑娘了,父亲也无可奈何的随他去了。

每当他完成任务,手上沾着血回来,一个人孤独的坐在河边放空自己时,他曾经想过自己将来,想要一个怎样的女子陪在自己身边,想了多次,却没能想出来个结果。因为他无论怎样想象,仿佛身边都曾出现过这样的女子,但自己却怎样都无法动心。

只是,他无论怎样幻想,都没想到那个人居然会是袁今夏。

今夏出现之前,除了娘亲,没有哪个女人让他觉得有丝毫特别。

他曾以为,自己也许会爱上一个入娘亲般的女子,可是没想到,自己爱上的女子,除了会谈“桃夭”,和娘亲大相径庭。

当他动心的那一刻,他才明白,无论你曾经多么抗拒,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你躲不开,逃不掉。

陆绎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袁今夏三个字在他的心里扎了根。

曾经,他一想起袁今夏三个字,总会想到,她追踪术是不错,但轻功很差;她总是很聒噪,但却很爱笑;她总是当面对自己拍马屁,但总是会在背后叫他“陆阎王”;她.......

慢慢的,陆绎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的知道了她这么多事,见不到她的日子,居然有些太安静了。

杨岳和她打闹的时候,他不知为什么会觉得很烦躁;

翟兰叶问他是否婚配的时候,他居然没按照之前约定好的剧本走,对她说自己已有婚配;

看到她抱着猫淋雨的时候,居然会把大部分的伞都给她挡雨,让自己险些着了风寒;

翟兰叶握住他的手的时候,他居然会怕她看见;

在温泉里抱着她的时候,他居然要努力瞪眼才不让自己笑出来;

握住她的手打野味的时候,他居然会怕她挣脱;

听到她为自己唱那样的曲儿的时候,他居然会想起些......他不可能会想的东西;

在被刺客追杀时,他居然会想要拼了命靠近她保护;

在严世藩的船上,看到被子里被下了药的她,他居然会有一丝庆幸,不知是在庆幸是她,还是庆幸是他;

在看到谢霄来向她提亲时,他居然会很气恼;

她以为自己对上官曦有意时,他居然会有些.......恨铁不成钢;

看到她在场上为护一方百姓平安而战时,一向置身事外的他居然会在关键时刻出手相助;

看到她表扬谢霄,他居然也有些想要表扬;

看到她晚上没盖被子,他居然会把谢霄的被子拿来给她;

他从未跟父亲之外的人提起娘亲,却居然愿意对她倾诉;

他居然不愿意再假扮她的哥哥;

直到今夏拼了命帮自己找回遗失的手链,他明白,他为这个手链,找到未来的主人了。

后来,他为了救她身中剧毒,她又为了救他以身试毒,他们彼此以命相托,以命相护。

那时,陆绎认“命”了,他不想再否认自己的命中注定了,也不想再掩饰他的情之所钟。

“哎,你想什么呢?快说,你到底喜欢我啥啊?”

陆绎看着拼命追问的今夏,笑眼盈盈:“我就喜欢又傻又笨的小财迷啊。”

在我的世界里,没有人会比你更好,因为,你就是我的全世界。

今夏低头嘀咕:“人家也是有优点的嘛。”

陆绎温柔的握住今夏的手:“不急,你还有一辈子的时间让我发现你的优点啊。”

今夏不服气,刚要还嘴,陆绎就吻了上来,堵上了她还要说话的嘴巴。

陆绎在今夏耳边小声说道:“夫人,良辰美景,莫要虚度光阴啊。昨日你不是还向小姨确认,我当年的伤会不会影响繁衍子嗣吗,小姨说什么?”

今夏脸上浮起两团红晕:“说.......我想多了.......”

陆绎轻笑:“看来夫人四年前就对我图谋不轨了啊,夫人放心,为夫一定努力,把这四年欠你的都补回来。”

没等今夏继续害羞,陆绎就慢慢压了上来,直至红烛燃尽,屋中的动静也未停止。

第二日,今夏是被窗外渗进来的大太阳闹醒的,醒是醒了,起却起不来。

今夏看着屋里的雕梁画栋,内心无奈:“陆绎这个混蛋,说什么要把四年的补回来,也不用一夜补回来啊!!!还说欠债无数慢慢还........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算了,再睡一会儿吧,珍惜睡觉的机会吧........”

出门为今夏打包点心的陆大人打了好几个喷嚏,心想:“感染风寒是正常的,回去在屋里加个火炉。”

作者有话说:我已经突破我的最大尺度了........我的话很隐蔽......要仔细琢磨哦,之后都是婚后小番外啦,比较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