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文】《重生之纠缠》By时不待我(完结,攻重生,宠文,报恩)【月上梢头吧】

关注
【搬文】《重生之纠缠》By时不待我(完结,攻重生,宠文,报恩)【月上梢头吧】www.shan-machinery.com050.所谓诱受

这晚的晚饭父亲随口吃了些便又去睡了,等他睡去,许杰忙坐在我面前伸手抚摸着我的脸颊,脸上满是心疼,后来又帮我冰敷了下。

“在孤家寡人面前显恩爱,是要遭雷劈的。”欧风铭坐在客厅的一旁喝着啤酒道,不过眸子里却是含着笑意,说实话那表情着实恐怖了点。

“风铭哥,你没事吧。”许杰朝他问了句:“你现在的表情很诡异。”欧风铭朝他嘿嘿一笑不吭声,我一旁看着摇了摇头,暗道欧风铭的要求果然太低了,我只是同意了他就这样子了,若是父亲同意了他岂不是要疯了。

想到这个可能我恶寒了下,起身拉着许杰道:“跟这种疯子有什么好说的,我们去休息,让他睡沙发就好。”

许杰朝我笑了笑温柔的嗯了声,欧风铭朝我们冷哼一声,我才懒得管他,和许杰进房休息。

走进房间,我伸了伸懒腰,而后把许杰搂在怀里,他抱着我。

彼此静默却有说不出的温馨。

“韩晓,伯父他……”许杰在我耳边犹豫的开口,却没有说出话。

“他知道了。”我懒懒的开口。

许杰身子一僵,而后猛然从我怀中推开,表情与其说是惊讶倒不如说是惊恐。

我好笑的看着他道:“你怎么了?”

许杰看着我眸子微微一动,唇张了张却没有声音,知晓他的担忧,我忙上前把他抱在怀里低声道:“他说你是个好孩子,让我好好对你。”

“……真的?”许杰脸上混合了各种情绪,最后化作小心翼翼。

“我有骗过你吗?”我揉了揉他的头道:“别想那么多了。”许杰看着我,看了许久,最后露出一抹好看的笑,点了点头。

出于对家长认同的高兴,我本想着和许杰温存温存,谁知还未吻上他的唇,他便一把把我推开正色道:“虽然韩伯父同意了,但是,但是我们要……要克制点……我明天还要有活动,所以,所以不可以做。”看着他紧张兮兮和一脸防备的样子,我忍不住扶着额头,慢慢平息心中的欲、火,我能了解他的心情,所以不会逼他。

“好了,睡吧。”我上前拉着他的手低声玩笑道:“放心,我不会勉强你的。”

许杰看着我微微红了眼角,不过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的把头埋在我的胸口呢喃了句什么,我没听清楚,但是对他了解如我,自然知晓他会说什么,于是低声笑道:“我明白你的心情,所以不要说什么对不起……”

许杰嗯了声。抚摸着他的后背,我又道:“还有明天不要叫韩伯父了,叫爸爸。”许杰从我怀中抬起头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推开我躺在床上,不过耳朵的红晕却是出卖了他。我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淡笑。

上床抱着他,心里平静宁和……

当夜许杰很久没有睡着,想来是父亲的存在感太强烈的缘故,最后我搂着他低声道:“快睡吧,小心明天有黑眼圈,影响你的形象。”

“……现在化妆技术这么好,黑眼圈算什么。”许杰沉默了下说。

我顿住没吭声。

“这个笑话……很冷吧。”许杰翻过身靠把头靠在我肩膀上后看着我小声道。

想了想我点了点头实话实说道:“是有点冷……”许杰看了我一眼,把头埋在我胸口不在说话了。

我轻轻笑了笑道:“不过,我喜欢。”

他在我怀中动了动身体,虽然没有说话,但从彼此相贴的肌肤上可以感觉到他在放松。

最后不知道何时他在我怀中睡着了,等他睡着,我打了个哈欠,把台灯关上,最后也沉沉的睡去了。

半夜,听到有什么声响,许杰嘀咕了句,我醒来坐起身,细听之下又什么都没有了,有些不放心我下床四处看了看不像是有盗贼的样子,最后回房搂着许杰继续睡觉……

翌日我起床,许杰已经起床了,在家他都比我早起,然后做好饭等着我来吃的。

洗漱一番后出门,猛然看到父亲坐在客厅里,双肩搭耸着,手托着头,整个人弥漫着一股诡异的颓废。

“爸,你怎么了?”我忙走过去坐在他身边低声问道,父亲抬起头,看着我笑了笑:“,没事。”嘴上虽说没事,但脸上的表情绝非如此,我皱着眉,最后想了个最不可能的答案道:“爸,你是不是睡在这里不舒服?认床?”

父亲听了朝我摇头一笑道:“你在胡乱想些什么,不是这个问题,是我昨晚没休息好……”父亲含含糊糊的说,脸上却带了抹不同寻常的红晕,看着他这种表情,我先是一愣,心中一震,忙站起身四处瞅了瞅没见到欧风铭,最后盯着客房的门,手狠狠的握在一起,脑中想起欧风铭昨日蒙娜丽莎的笑容,该死的,他不会是……想到某种可能,我想立刻掐死他。

“韩晓,你做什么?”父亲站起身拉着我的胳膊道。

“我去扁他一顿。”我低声道。

“不是,韩晓。”父亲拉着我坐下含含糊糊道:“说来也是我的错,总之你不要插手了。”

看着父亲这种摸样,我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父亲脸微微一红,眸子里闪过一丝羞然,慢慢转过头淡淡道:“许杰在里面做饭。”

我平静下来心绪,最后用手托着头下巴看着父亲局促的样子低声笑道:“我知道,不过用不着我帮忙。”父亲回头看着我,脸仍旧在红着,双手抓着沙发……如果不是他性子沉静,我甚至觉得他有可能做出落荒而逃的事情……

想到这个可能,我不由的笑出声,父亲看着我没有说话,神色却有些恍然……无论昨晚欧风铭做了些什么,亦或是如何得手的,但对父亲来说总归太刺激了点。

“爸,不要想那么多了,事情都这样了,你……”我还没说完,客房内突然一阵声响,父亲脸色微微一变随即起身朝那里走去,我扬了扬眉起身跟了过去。

打开房门,父亲没有往里走,我从他肩膀上看到欧风铭躺在地上,穿着长衫长袖的睡衣,床上也很整洁,只是房内却弥漫着□过后的气息。

欧风铭从地上抬起头,在看到父亲时眸中猛然亮了起来,最后抿着嘴哑着嗓子道:“信,我腰疼。”

“啊。”父亲愣怔的回了声,却没有动,欧风铭抿着嘴,最后扶着床自己爬起来,那姿势实在过于艰难,估计父亲也看不下去了,忙走上前把人抱回床上,欧风铭顺势搂着父亲的脖子,朝我挑衅的一笑,脖子上点点的淤痕都露了出来。

我悻悻的看向他处,心中却也不得不佩服他的心思敏锐,我想无论如何,父亲肯定会留他在身边的。

“韩晓,去拿些伤药,我……痛。”欧风铭紧紧搂着父亲朝我道,看着他拿苍白的脸色,我想不痛才怪……

“韩晓,你……去拿些药……”这时父亲也转头对我说,他已经恢复往日的沉静了,样子温和,不过身子还是有些僵硬罢了。

我耸了耸肩哦了声,转身看着许杰站在厨房门口端着盘子朝这边看来,表情很是惊讶……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