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秦暮楚+番外 作者:中华说书人(2)

关注
朝秦暮楚+番外 作者:中华说书人(2)www.shan-machinery.com

许是药效上来,真儿有些撑不住,眼皮渐渐合上,嘴上还念叨着:“爹爹……大爹爹是不是不喜欢真儿……”

楚瑜轻拍女儿入睡的手僵了僵,语气如常温柔:“怎么会呢,大爹爹最疼爱真儿了,大爹爹最近太忙了,这才没时间来见真儿的。真儿先睡吧……等醒来,大爹爹就在真儿身边了……”

烛灯轻摇,将楚瑜的身影映得忽明忽灭……

待听到女儿绵长安稳的呼吸声,他方才起身,转而朝外面走去。

夜色深了,秋露霜重,迎面风来颇有几分寒意,楚瑜只着单衣,身子有些轻微的发抖。

管事捧了长袍出来:“二爷……”

楚瑜只手接过长袍一披,眉梢挑起几分冷厉,唇角笑得薄凉:“差人备马车。”

管事一怔:“这般晚了,二爷还要出去?”

楚瑜头也不回:“我既应了真儿,总要将咱们‘日理万机’的侯爷给请回来……”

轻飘飘的一句话愣是听得大管事忍不住一个哆嗦,楚二爷身上的杀意在月色里显得格外可怖,一张姣好倾城的脸上哪里还有半分方才面对女儿的柔情。

而这戾气所针对的,不是旁人,正是他女儿的另一个爹,他的夫君,镇北侯府的小侯爷秦峥。

秦小侯爷何处寻,花街柳巷自可觅。

第2章

湖畔画舫,花街柳巷,莺莺燕燕,倚红偎翠。

这里是上京最为出名的巷子,银钩巷。亦是上京最大的销金窟,无数高门贵胄的温柔乡。

醉今楼在这银钩巷颇为出名,不仅仅是楼里的姑娘惯有艳名,更是因为楼里别出心裁精心豢养着一批极具风情的小倌,引得上京无数权贵私下里常来尝鲜。

眼下夜幕虽深,但醉今楼那大堂里仍旧是热闹非常,觥筹交错,莺声燕语,不绝于耳。

镇北侯秦峥正与三两纨绔子弟举杯闹腾着,一张如玉面孔上浮现着醉后的酡红,长发半披散着微显凌乱,身上华贵的锦袍松松垮垮,如此姿态更显得风流不羁,颇有几分放浪形骸的洒脱。

“侯爷好酒量……来,我再敬你一杯!”几个权贵子弟拉扯着秦峥的衣袖,醉醺醺道。

秦峥摇摇晃晃举杯要饮,忽然横插出一只手来。

这只手带着三份青竹的修长劲直,七分玉石的剔透无暇,浑然天成又无可挑剔的美丽。

“侯爷醉了,这杯酒不如由我代饮。”

如脆玉击石的声音带着浓浓的讥讽意味,原本还在喧闹的周围人都下意识的静默下来。

楚瑜皓腕微转,精致的下巴微微抬起,杯盏中的酒一饮而尽。

醉今楼的烛火外都笼着烟霞纱灯罩,使得火光映出淡淡的粉色,暧昧又旖旎。可纵有万般风情又何及眼前人那张绝艳的容颜。微垂的睫毛盛一缕烛火流转,恰到好处地半掩一双胧月皎皎的眼眸,那唇瓣沾了几分清酒,越发显得红润欲滴。

楚瑜对旁人眼底的惊艳恍若未见,莹白的指尖微松,只听啪的一声,酒盏在脚旁边碎得七零八落。

也是这一声,让众人回过神来,一个个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在上京,几乎无人不知楚瑜。

靖国公楚家祖上家底殷实,尽管老国公及夫人走得早,只留下两个儿子,人口着实算不得兴旺。可这双儿子倒是个顶个的厉害人物。一双公子不及弱冠之年便有“上京双璧”之称。

当年曾有人称,楚家长子楚茗,容如碧玉,姿若玉树,骨气清姝,妙善辞赋,下笔琳琅,时人天下莫不知。楚家次子楚瑜,姿媚跃出,瑰色艳逸,深于城府,工于心计,八面玲珑,长袖善舞,时人天下莫敢惹。

只有真正见过楚瑜的人才明白,为何他被人称作,刮骨刀楚二爷。

色是刮骨刀……

楚瑜讥诮道:“夜色已深,侯爷当归。”

此言一出,原本还溺于楚瑜容色的纨绔们当即回过神来。眼前这个美人不是他们可堪肖想的人物,谁人不知楚家二公子早在五年前不及弱冠之时就已经嫁给了镇北侯府的小侯爷秦峥为妻,眼下女儿都有四岁了。

许是当下男风盛行,前朝更有帝后为男人的先河,故而高门之内娶个男人为主母听起来虽使人惊异,但也仅仅是茶余饭后当个谈资来议论,不至于如何惊世骇俗。

何况楚瑜早有容色惊华动九州的艳名,旁人也羡煞镇北侯好艳福。

羡煞归羡煞,更多的人则是抱着看好戏的揶揄态度。

譬如眼下,家里明明有如此好颜色的夫人,还要出来喝花酒的镇北侯怼上朝堂上呼风唤雨、朝堂下八面玲珑的楚二爷,又将撕出什么样的火花……

众人莫不翘首以盼。

众所周知,自打俩人成婚以来,这二人的感情可谓势如水火,颇有种不死不休的架势。

年度大戏眼瞧着要上演,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秦峥本就有了三分醉意,待看到楚瑜的时候,毫不犹豫地露出厌恶的神色,晃晃悠悠地站稳身子。身上原本就凌乱的袍子顺着肩头滑下大半,显得愈发放浪,他挑了挑唇角,喷着酒气道:“当真是稀奇……这不是今上面前的大红人楚二公子吗……怎么,今个儿没有忙于公务,反倒是有空来这种地方玩了?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不如我做东,二爷喜欢哪个姑娘?哦,不对……二爷喜欢哪个精壮汉子,便不用客气。依着二爷的姿色,愿意伺候您的恐怕多的是。”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