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3 篇

关注
第 103 篇www.shan-machinery.com 飞灰第 103 篇(1/1)

作者:余酲字数: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完^本.神^站.首^发↘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Wanbentxt.coΜ

    走个形式而已,用不着花那么多心思。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易晖这晚梦到了那枚戒指,醒来时摸了摸左手无名指,什么都没摸到,惊惶之后便是心凉,不禁扯开嘴角自嘲了一番。

    今天是个大晴天,拿了获奖证书的易晖回到酒店,收拾为数不多的行李准备离开。临行前,再三犹豫,还是把那摔得灰扑扑的保温袋带上了。

    下午酒店前台没什么人,办完退房,易晖把证件收拾回书包里,背上往外走,脚步声回dàng在空旷的大厅,让他空dàngdàng的心里升起些许落寞。

    这里是他的家乡,却已经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不是他不想回,而是不敢。是他放弃了易晖的身份,甘心顶替了别人的姓名,他还有什么资格回去?

    更何况那个从前被他看做家的地方,现在已经不是他的家了。

    连那只从未能戴出去见光的婚戒也留在了那里,他已经跟那个家再无关系。

    为了省钱,易晖住的酒店位置较偏僻,离地铁站有段距离。

    行至酒店门口,他蹲身检查了一下鞋带,做好长途跋涉的准备后,推开门出去,没走两步,看见一辆红色轿车停在面前。

    起先还摸不着头脑,司机下车时举起写着 “小晖侠先生专车”的牌子时,易晖脸上的yin霾一扫而空,唇角向上弯起,笑意爬上眼角眉梢。

    会这么称呼他的只有哆啦哼哼了。

    昨天原本想给哆啦哼哼一个惊喜,谁知扑了个空。等易晖回到酒店,哆啦哼哼才回复:你来找我了吗?临时出个短差,现在人在外地,抱歉。

    本就是因为自己没事先打招呼,易晖哪会怪他。不过虽然不怪他,佯装生气还是很有必要的:你是故意的吧,知道我要来立马出差?

    那头的人似乎有点慌:不是,真的不是,我怎么会故意躲你呢?真的不知道你会来。

    想到昨晚上哆啦哼哼急得恨不能现在就赶回来的样子,坐在车上的易晖又想笑。眼看车子驶上高架,一路驶向他不熟悉的方向,他不仅不害怕,还有心情跟司机先生聊天:“师傅您这车租一天多少钱啊?”

    司机答道:“免费。”

    这惊喜可比自己安排的别出心裁多了,易晖更觉有趣:“那您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

    司机也在后视镜里冲他微笑:“到了就知道。”

    凭着对哆啦哼哼的绝对信任,易晖放心地歪在车后座睡了过去。

    大约两个小时后,被司机礼貌地唤醒:“先生,我们到了。”

    揉着眼睛走下车时天色已经快黑了,易晖发现自己身处的一片空旷的平地,凉风吹来,他缩了缩脖子,扭头一看,司机已经把车挪到百来米外的墙根下,似是不想打扰他。

    易晖哭笑不得地拿起手机发语音:“你不会真的从外地赶回来了吧?”

    哆啦哼哼回复很快:不是,有东西要给你看。

    易晖再次环顾四周,渐暗的天色让周遭能见度变得很低,他想不通这地方有什么可看的:“你不会是准备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吧?”

    哆啦哼哼:不吓人。

    易晖将信将疑:“我胆子很小的啊,你别……”

    说到一半,手机震动了下,这回更简洁,只发来两个字——抬头,易晖接受到指令条件反shè地抬头望天,就在此刻,“砰”的一声,一朵璀璨的烟花绽放在夜空中。

    这一声仿佛是冲锋号,又像个引子,还没等易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刺目火星接连不断地腾空而起,逐一在头顶盛放,连成一片绚烂星河,将原本即将陷入黑暗的天际彻底照亮。

    也照亮了易晖的眼睛。

    漆黑瞳孔中映着瞬息万变的火光,易晖仿佛被吓傻了,不会动了,仰着脖子呆呆地看。直到眼睛酸了,耳膜震得嗡嗡作响,才举起手机,目不转睛地看着天上,嘴巴对着话筒机械地开合:“怎么会……有人在这里放烟花啊。”

    哆啦哼哼:向你赔罪。

    即便对方说得坦然,易晖还是觉得这阵仗太过浩大,他承受不起。

    奈何那烟花盛宴还在继续,压根没有停歇的意思,作为唯一的观众,易晖一秒都不想错

    支持(綄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点此章节报错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