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海外楚简与汉学研究

关注
近年來海外楚简与汉学研究 www.shan-machinery.com

20世紀是中國出土文獻大發現的世紀,尤其是戰國屬楚國的鄂豫湘楚地,因爲獨特的自然和歷史條件,成爲集中出土文獻最多的地區。楚地出土早期文獻基本屬於相對于中原文化獨具特色的戰國楚國,歷來是學界研究關注的重點。近年來,隨著中西學術的交流,海外港臺學界對於這些珍貴的早期文獻的興趣日益濃厚,研究也逐步深入。本文是筆者在研習楚地出土文獻過程中所瞭解到的一些海外港臺學者的研究概況,並試作簡要評述。

本文的時間範圍,限制在馬王堆帛書公佈後至關於郭店楚簡的最新研究。也就是20世紀70年代至21世紀初。所謂“早期出土文獻”主要是指戰國秦代,其中,馬王堆三號墓帛書雖由漢墓所出,但因此墓爲西漢初期(文帝前元12年,西元前168年)墓葬,上距秦亡不到40年,考慮到古書流傳的時間間隔,學界公認馬王堆帛書多爲先秦內容,故一併收入。所涉及出土文獻的地域“楚地”,也是專指以戰國楚的領地爲限,具體說就是湖北爲主兼顧湖南、安徽等地。

(一)

從研究者的地域分佈看,主要有美國、日本和歐洲。

日本的漢學研究,不僅起步早、人數多、研究深、而且對新課題和資料的跟蹤非常緊。他們的楚地出土文獻研究活動形式也非常活躍,主要就是富有日本特色的讀書班和各類學會、專刊。

專門研讀楚地出土文獻的讀書班主要有:東京大學馬王堆帛書/郭店楚簡研究會/包山楚簡、二松學舎大學馬王堆帛書研究會、大東文化大學郭店楚簡研究班、早稲田大學簡帛研究會、東京學藝大學睡虎地秦簡研讀班、明治大學秦簡研究班、鳴門敎育大學郭店楚簡研究班等。

歐美學者的分佈比較分散,但所在機構不乏著名學府,尤以美國最爲集中。他們的研究不同於日本學界,一般比較分散。但他們與中國學界的交流似乎更爲密切,往往通過不定期舉辦各類國際研討會加以交流溝通,最近的幾次高水準的國際學術活動都是美國學術機構牽頭或資助舉行的。

東南亞主要是華裔學者,其中以馬來西亞的鄭良樹和新加坡的劉笑敢兩位先生最活躍 。此外世界各地的相關研究,與上述地區、國家就無法相提並論了。

(二)

由於在歷次楚地出土文獻裏,以長沙馬王堆、雲夢睡虎地和荊門郭店簡帛

內容最豐富、種類最多、史料價值最大,因此,從出土文獻研究內容和涉及領域看,海外漢學界對近年來楚地出土文獻研究,也隨著這些出土而掀起了三次討論的高潮。

下面就按這三種文獻做分類簡介。

1、 馬王堆帛書

1973年,在湖南長沙東郊五裏牌處發掘了馬王堆三號漢墓,所出帛書內容豐富多彩,內容有《周易》、《喪服圖》、《春秋事語》、《戰國縱橫家書》、《老子》甲乙種、《九主圖》、《黃帝書》、《刑德》甲乙丙種、《五星占》、《天文氣象雜占》、《篆書陰陽五行》、《隸書陰陽五行》、《木人占》、《符籙》、《神圖》、《築城圖》、《園寢圖》、《相馬經》、《五十二病方》、《胎産圖》、《養生圖》、《雜療方》、《導引圖》、《長沙國南部圖》、《駐軍圖》等。海外學者關於馬王堆帛書,研究主要集中在文獻學、思想史、科技史等方面。

對於這些帛書,日本學界的研究不僅起步早,水平高,而且有特徵鮮明。首先是利用研究班形式,對帛書做了大量“譯注”工作,如遲田知久教授的譯注系列 。對於基礎學術建設也很重視,在起步不久,就編纂了相關工具文獻 。同時,日本學者的視野非常開闊,涉及領域很廣。在語言學方面,橘純信先生嘗試利用滅亡丟帛書中的異文現象考察方言 ,豬飼祥夫先生則側重于考察古地理古地圖 ,科技史大家藪內淸先生的作品,則一如既往引起學界的熱烈反響 。不過主要的討論,還是集中於文獻學和思想史。

文獻學主要討論帛書各篇文本及其與傳世文獻關係等方面 。衆所周知,陰陽五行思想在中國古代源遠流長影響巨大,甚至被顧頡剛先生稱爲中國古代的“思維律”,因而此次出土帛書《五行篇》受到特殊關注就疑點也不奇怪了,其中池田知久的研究尤爲重要 。在漢初,著名的“黃老學派”對社會生活各方面影響極大但史載闕如,此次馬王堆帛書所出《老子》後附有若干古逸書多談黃帝,正和傳統觀點相合,因此被認爲的黃老學派的著作,這方面的探討也只是才展開 。同屬於儒家文明的日本學者對儒家主要經典《易傳》的研究也很深入,限於當時資料尚未全部公佈,討論主要集中於《二三子問》和《要》 。

進而有涉及神話和科技史研究的,如豬飼 祥夫對馬王堆『南方禹臧』圖的考察,其中以藪內清先生的帛書《五星占》論文尤爲著名 。此外,安居香山和英國學者魯惟一對《天文氣象雜占》的研究,“赤堀昭的《陰陽十一脈灸經》研究,村上嘉寶、大西克也的《五十二病方》研究,山田慶兒對醫術與咒術的探討,阪出祥伸對導引術的考證” ,也聞名已久,但尚未有緣得見。 

西方漢學界對於馬王堆帛書的興趣很濃厚,在資料公佈不久,各種概論與介紹性的論文就接踵而來,如夏含夷英譯和多米妮·赫澤德譯 。其中尤以韓祿伯的翻譯最爲通行,他譯注的馬王堆帛書《老子》自1989至1993年間在美國、歐洲連出7種版本,最新一版於2000年出版,成爲西方漢學家在此方面的標準讀本 。

在各來專門性研究中,歐美學者的注意力似乎比較多集中在古代思想和哲

學方面,其中《易傳》 、黃老學派受到關注較多 ,討論也主要集中在學術史(學派及其之間的淵源與關係)、政治思想史 。

與日本不同,西方漢學對馬王堆帛書的研究很少涉及科技史的。唯一的例外是夏得安,他利用馬王堆帛書醫學部分的《五十二病方》進行古代科技史和信仰的研究與翻譯 。其他就只有對古代房中術和術數的討論了 。這方面馬克對《刑德》的研究素負盛名,最近已經有漢語翻譯介紹到國內 ,最近,他又與夏德安、汪濤等對2000年新公佈的馬王堆帛書《式法》進行了討論。

純歷史學部分文獻有《戰國縱橫家書》,這是與傳世的《戰國策》相似卻有不完全相同的一個逸籍,記載我們未知的史實頗多。對於它的討論有本文和歷史兩個方面 。據說美國已有關於《戰國縱橫家書》的博士學位論文通過 。

西方學者基於不同學術背景和視角比如語言學(語法和修辭) ,往往能夠在我們比較熟知的資料和方法中捕捉和發掘出獨特不爲國內學界察覺的內涵。

2、雲夢秦簡

雲夢睡虎地秦簡是首次發現秦簡、而且是在楚地所出的秦簡,共1155枚。內容包括了《編年記》、《語書》、《吏道》、《日書》等,其中最爲珍貴的是秦律,關於秦代法律,傳世文獻史料記載很少,因此價值尤其高。從墓葬時代判斷,這些律文是秦統一之前的法律。由於睡虎地秦簡的資料相對馬王堆和郭店等簡帛內容比較單一,所以相關的討論也主要是集中在法制史方面。

對於睡虎地秦簡的研究很深入,據統計,迄今爲止有關研究早已過千種,其中海外學界尤以日本學界爲多。研究法制史、政治史本是日本東洋學界所擅長,根據已經出版的日本學者崛毅先生的中文版論文集《秦漢法制史考論》後附參考文獻 ,1776至1987年12間就有日文專門研究138種,還有韓文著作數種 。初資料公佈之初教多的介紹和概論之外,討論主要集中在戰國秦漢法制史方面,涉及漢初官吏任命、土地與稅收制度、法制思想史、籍帳制度、基層社會組織與等級、勞役刑罰等,間有涉及文獻如《商君書》者。相對而言,西方的相關研究比較少一些,除常規的資料介紹如對《封診式》的譯介外 ,興趣主要在對秦代法制體系中的整體性考察,間有涉及墓主“喜”的身份方面 。

3、郭店楚簡

自從郭店楚簡公佈後,各國學者迅速展開了熱烈的討論。與以往楚地出土文獻不同,郭店楚簡時代早,有大量的嚴格意義上的古代典籍,這就爲我們瞭解古代文獻的流傳過程和價值提供了寶貴的早期實物佐證,進而可以追溯古代學術史和思想史。

西方學者關於郭店楚簡的討論,主要集中在兩方面。

第一是出土文獻的文本問題。包括了從馬王堆帛書開始就一直受到關注的《老子》、《五行》,以及新出現的道家文獻《太乙生水》。此方面的比較集中地收入了艾蘭與魏克彬編著的、由美國古代中國學會與美國伯克利加州大學東亞研究中心合作出版的達慕思學院簡帛研討會論文集裏 。致力於這一課題的西方學者包括了韓祿伯、夏德安、魏克彬、羅浩、戴卡琳、譚朴森、汪濤、瓦格納以及黃保羅等。其中《老子》的文本問題是熱點。因爲《老子》自從20世紀初被“疑古”學派疑僞之後,它的成書年代一直是一個爭訟不已的疑案。這次郭店楚簡出有比較完整的《老子》文本,爲這一問題的解決提供了契機,因此,資料一公佈就被廣爲譯介整理 。同時,早期《老子》文本的流傳、語言風格和後來的編次變化又是一個新生出的課題 。

此外,郭店楚簡的其他篇章也受到了重視,例如金安平對《尚書》和《成之聞之》的比較研究 、顧史考對《儒家者言》等諸簡分篇的看法 。在討論過程中,學者們對於文本構成分析又引發了進一步的思考,鮑則嶽、羅浩、譚樸森等人開始對出土文獻的整理研究的原則與方法進行了有益的嘗試 。

第二是思想史和學術史研究。相對於以往西方學者的討論最集中于思想史、研究,這次顯然要均衡得多了 。在學術史研究中,中國學者爭論最熱烈的《緇衣》,西方學者的參與程度也與其對文本的興趣雖然不能相提並論,不過其中仍然不乏高水準的研究。比如艾蘭在早先研究中就曾經指出中國古代哲學中作爲最基本範疇的來源的“水”的隱喻具有特殊意義 ,這次郭店楚簡中《太一生水》的出土正顯示了這一具有潛力的研究前景。相比較之下,雷敦龢、戴卡琳和賀碧來對於《太一生水》的考察則專著與它與《老子》的學術淵源 。

在利用郭店楚簡的儒家文獻部分,著名的新儒家學者杜維明先生則敏感于郭店竹簡對於先秦學派之間互相滲透關係的價值,尤其是其中的子思、子遊學派,並指出這於中國儒家傳統的人文精神具有莫大意義。王安國也持同樣意見,認爲《緇衣》的出現對久已失傳的子思學派提供了寶貴史料。加拿大葉山先生卻懷疑杜先生的樂觀觀點,他對郭店楚墓竹簡竹簡與子思學派關係持懷疑態度,認爲就郭店楚簡所反映的內容看,尚不足以證成此種觀點 。楚簡儒家文獻部分還引起了學者們對《中庸》在中國哲學史上地位的再思考,有些結論與國內學者頗有異趣。如安樂哲通過研究郭店簡中的屬於已經失傳的《子思子》的有關文獻(《五行》、《性自命出》等)認爲,《中庸》不是對《論語》、《孟子》等的覆蓋,而是一種補充。它還受到道家的影響。甚至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儒家版的《老子》。儘管《中庸》是一部混合多種思想的文獻,其中部分根據出土文獻可以早到西元前4世紀,但是就其主體而言《中庸》的成書年代應該是秦和漢早期的作品 。

在此方面比較有限的討論中,出現了結合不同出土文獻綜合考察的趨勢,比如美國學者羅鳳鳴先生對郭店儒家典籍和包山楚簡法律文書中蘊涵的法學思想的評論、和韓祿伯對各種傳本《老子》(郭店簡本、馬王堆帛書和其他傳本)的比較探討其間的哲學思想的變化 。這些都顯示了最近西方漢學界在相關研究中的有趣取向。

與西方漢學界相比,日本學界的研究現狀更加令人振奮。無論是學者人數、成果

數量還是學術水準,這個擁有悠久研究中國歷史的國度都有自己的特色和世界一流的水平。

在思想史方面最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學界對中國古代的“五行”觀念的研究。從馬王堆帛書公佈開始,這就是他們的關注重點之一,論著頗多 。郭店楚簡《五行》的出土,爲這一課題的深入再次提供了寶貴資料,由此,專門的論著數量日增 。其中東京大學的池田知久教授的相關研究最富盛名,他在馬王堆帛書出土後,就對其中的《五行篇》作過較深入研究並出版了專著 。這些研究主要集中在五行觀念在儒家思想體系中的演變和作用之類純學術思想史範圍內。

在文獻學方面,情況與馬王堆帛書剛公佈時候略有不同。在已經有多來源版本、研究已經展開一階段的情況下,對《老子》的討論比較多,而且多集中在出土和傳世文本對讀方面 ,純文獻學的論著反而比較少見 ,說明相關的研究開始細化、具體化了。在對各種《老子》文本的根本性的認識上,學者們逐漸達成共識,即:《老子》並非從最初就具備了五千言完整形態,五千言並非自春秋末起即已通行。

黃老思想與《老子》的關係並非《老子》單方面地對黃老思想施以影響,實際上它們是互相影響,這導致黃老思想與今本《老子》的最終形成。《老子》最初也不具備反儒特徵,這一傾向是在戰國中期至末期的黃老派與儒家(尤其荀子學派)的對立過程中逐步形成的。這在谷中信一先生的研究中表現得最清晰 。

經過了馬王堆帛書的醞釀後,道家各篇的研究繼續深入 ,此外的屬於儒家部分的文獻除《緇衣》外仍然顯得比較冷寂 。

與馬王堆不同,郭店楚簡幾乎沒有涉及到科技思想史史方面的史料,有鑒

于此,平勢隆郎的論文就顯得慧眼獨具了 。

如果說馬王堆帛書標誌著最近幾十年來海外學界研究楚地出土帛書熱潮的

開始,那麽郭店楚簡就標誌著這一領域的成熟。日本學界在這方面表現得最明顯。成熟的標誌之一是專題綜合性研究的出現,一些學者開始把自己的多年心得匯總出版 ;標誌之二是工具性文獻的編纂是一個學科逐漸成熟的標誌 ;標誌之三是一向爲中國學者獨擅的文字訓詁領域,日本學者也逐漸開始重視並加強 。

除馬王堆、睡虎地和郭店之外的楚地出土文獻,也受到了海外學界的重

視。但是無論就其廣度、深度還是研究成果數量來說,多不占主要地位。加之本文篇幅所限,在此就存而不論了。有關情況,可參閱英文漢學期刊《古代中國》的有關綜述介紹。

綜上所述,可以看到在近年來海外對楚地出土文獻的研究方面,由於歷史和文化淵源,日本東洋學研究古代中國的水準無論是時間、水平和人員來說,都是最優秀的。楚地出土文獻雖然是新興學科,但是憑藉其深厚的學術積累和傳統,日本學界的研究數量質量仍然是中國以外世界各國中首屈一指的。日本學者的研究範圍廣,除傳統的文獻、歷史外,還涉及了思想史、學術史、社會法制史、科技史諸方面。近來在東京大學等著名學府和池田知久等著名學者的大力推動下,新銳學者輩出,後繼興旺。可以認爲在未來此方面的研究中日本的領先仍有相當潛力。

歐美學者的水平近年來提高很快,語言障礙和文化隔閡造成的不足日益得以克服。並且基於其特有的學術和知識背景,歐美學者在思想史、社會史和宗教史方面有其獨特的優勢,善於展開“客位研究”以發掘東方學者“身在廬山”的學術盲點。同時,在文獻整理等原先一向爲東方學者獨擅的領域裏頗有齊頭並進的趨勢。

不過,由於種種原因,近來海外學者對楚地出土文獻的研究仍然有其局限。真正意義上的高水準歷史學研究尚不多見,好的論著也主要集中在思想學術史、社會與科技史方面,仍然缺乏解讀原始資料、進行文字考釋的那裏。研究主要基於國內學者的釋文,這在相當程度上限制了海外學者優勢的發揮。不過,隨著新資料的增多、中外學界在研究領域內交流的深入,這一局限相信會日益消弭的。

 

(三)主要學術研究活動

海外學界近年對楚地出土文獻研究,組織了一系列的組織和活動。就日本學界而論,主要是研讀班和研究學會,這是日本學界傳統的學術研究方式。主要的楚地出土文獻研讀班主要有以下這些:

一、研讀班

1.東京大學馬王堆帛書研究會

1995年成立,由池田知久敎授主持。該讀書班已經出版的相關成果有馬王堆漢墓

出土帛書老子前古佚書經法《四度篇譯注》、《論篇譯注》、《亡論篇?論約篇譯注》,以及馬王堆漢墓出土帛書周易《二三子問篇譯注》的(二)和(三)等。

2.二松學舎大學馬王堆帛書研究會

池田知久敎授1996-1998年在二松學舎大學任教期間成立,已經結束。成果有馬王堆《老子》甲本Vol.後古佚書《明君篇譯注》(一)(二)(三);《九主篇譯注》(渡邉賢編著,《中國出土資料研究》創刊號)。

3.東京大學郭店楚簡研究會

成立於1998年,由池田知久敎授主持。郭店楚簡已基本研讀完畢。成果主要有專著《郭店楚簡老子研究》(池田知久)及相關論文。截至2002年,《郭店楚簡的思想史研究》已編輯出版五Vol.,其中對《緇衣》、《魯穆公問子思》、《忠信之道》、《五行》、《成之聞之》、《性自命出》進行了譯注,第六Vol.也將出版。

4.大東文化大學郭店楚簡研究班

成立於1999年,由池田知久敎授主持。成果有《郭店楚簡的研究》(一)(二)(三),其中對《太一生水》、《魯穆公問子思》、《忠信之道》作了《譯注》,並有相當的專門論文。

5.東京大學包山楚簡研讀班

成立於1999年,由大西克也副敎授主持。主要成果不詳。

6.東京大學包山楚簡研讀班

成立於2001年,由平勢隆郎敎授主持。主要成果不詳。

7.早稲田大學簡帛研究會

成立於1997年,由工藤元男敎授主持,已經研讀了《包山楚簡》與《郭店楚簡》。還研製了包山楚簡數據庫。

8.東京學藝大學睡虎地秦簡研讀班

成立於1997年,由太田幸男敎授主持,主要成果不詳。

9.明治大學秦簡研究班

由明治大學松崎つね子敎授主持,已經結束。主要研讀《睡虎地秦簡》,並專門對睡虎地、放馬灘、九店等地出土文獻裏的日書進行專門討論。其成果有《睡虎地秦簡一字索引?日書甲乙種對照表》(明徳出版社,2001年)、《睡虎地秦簡》(明徳出版社,2002年)。

10.鳴門敎育大學郭店楚簡研究班

成立於2000年,由鳴門敎育大學齋木哲郎先生主持,研讀郭店楚簡《老子》。主要成果不詳。

11.北海道大學簡帛研究班

由北海道大學近藤浩之先生主持,主要研讀《郭店楚簡》和《馬王堆帛書》。主要成果不詳。 转自:http://www.3hresearch.com/ShowArticle.asp?ArticleID=2093

tags:美国|日本|欧洲|史学(考古)|中国学|楚简编辑:lixin

上一篇:白乐日对美国中国历史研究的影响[1]

下一篇:美国关于孙中山和辛亥革命史的研究

相关文章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