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英特尔(Intel)公司宣布CEO 鲍勃

关注
如何评价英特尔(Intel)公司宣布CEO 鲍勃www.shan-machinery.com

作者 歪睿老哥-申墨

从旧金山国际机场出发,沿着Bayshore高速公路一路向东南约半小时的路程,就到了坐落于圣克拉拉的intel全球总部。曾几何时,这里是全球芯片从业者朝圣之地;在离开10年之后,帕特·基尔辛格(Pat Gelsinger)将回到他曾经工作35年的地方,替代上任才一年就被下课的前CEO Bob Swan,带领这个芯片业的庞然大物夺回曾经属于它的荣耀;

离开intel 10年,芯片江湖早已不是帕特·基尔辛格(Pat Gelsinger)所认识的他个江湖;十年前的intel是当之无愧的芯片之王,市值1173亿美元,而当年全球科技第一股是苹果,凭借跨时代的产品iphone,苹果股价蹿升到2900亿。对比来看,当年intel约是苹果的40%;2020年intel市值在特朗普几次放水之后,股价到了2359亿美元,纵向的对比看起来还不错,但全球的科技霸主的苹果已经是2.14万亿的市值;intel只相当于苹果的11%;横向来看,你就知道为什么华尔街不满意intel的表现;比股价更让人揪心的是不仅在科技行业,仅仅是芯片行业这种同业的竞争来看,intel也让华尔街有种“尚能饭否”的担心?

在intel全球总部南面约2公里的地方,是Nvidia的总部所在;这个通过GPU而踏平AI领域的新霸主,已经成为当今世界上市值最高的芯片设计公司;截止到2020年底,Nvidia市值3184亿,是intel的134%;如果说intel提出了转型为多架构xPU公司的战略,那么Nvidia就是完美实现了这个战略。GPU起家的Nvidia,在过去几年每一步都踏准了科技进步的红利,从区块链,BIT币到AI人工智能;原有图形计算的显卡一下转变为直接能通过密码运算挖出“金子”的金矿,卖的风声水起,前几年攒机的小伙伴肯定有买显卡比机器还贵的“心痛”经历;在ASIC矿机逐渐替代GPU后,Nvidia又顺利的踏上了AI的东风,是当前服务器领域AI训练和推理的绝对垄断者,占据了四大云平台(微软,谷歌,亚马逊,阿里)95%以上的份额,完美的实现了从GPU到APU的转变;除此之外,Nvidia通过收购mellaonx 又提前业界一步成为网络处理卡DPU的先锋(在竞争中战胜了intel-这是另外一个故事,后期再讲);在完成了GPU,APU,DPU的布局之后,Nvidia又用400亿美元收购ARM,下一步,黄仁勋是不是打算进攻intel的大本营---CPU市场,这就是帕特·基尔辛格所要更要担心的事情了;

在intel总部西面三公里的地方,则是曾经跟在intel身后亦步亦趋的AMD的总部,经历了几年的低潮期,在粉丝们亲切成为“苏妈”的苏姿丰带领下,AMD的市值在今年站上了1000亿的大关,接近intel的有一半;要知道帕特·基尔辛格离开intel的时候,大约10年前,AMD的股价还不到50亿美金,今年更是在在凭借更具有性价比Ryzen架构,历史上首次在PC端的出货量打平了intel;同时还在服务器端的EPYC也是虎视眈眈;效仿intel收购ALTERA,AMD去年合并了Xilinx,在xPU的道路上又迈出了一步;苏妈这就是要走intel的路,让intel无路可走的节奏;

如果说近在咫尺Nvidia和AMD两位华人CEO后手如何布局,帕特·基尔辛格要仔细斟酌的话;那么在太平洋另一端一位非常低调的台积电的CEO魏家哲,他上任后就需要考虑要不要去认识和结交一下;不同于AMD和Nvidia这种fabless的纯设计厂商,intel一直是自己设计、自己制造的IDM;在过去的几年,intel在原来所占据优势市场的制程上节节败退;在制程领域,10nm的难产,不得已只能在14nm的制程上做文章,所以业内人士都在调侃intel要在14nm上后面添加多少个plus变成14nm++++;台积电的5nm已经大批出货,Nvidia和AMD都已经喝到了5nm的“头啖汤”;intel的10nm走的还磕磕绊绊;不但原来架构-制程螺旋式上升的ticktock节奏已不凑效;失去的工艺的支撑,intel原来引以为傲的IDM的优势瞬间变成了自己的劣势,这些劣势那就是庞大的固定资产投入和折旧;做个不恰当的比喻,如同一个赛车比赛,AMD和Nvidia的赛车只需要比关注自己速度,在台积电的加油站加油就行,而intel在赛车比赛中,还需要自己带着加油车;如今这辆加油车拖慢了intel比赛的节奏;帕特·基尔辛格就要考虑一下,要不要使用台积电的加油站了;不过,intel自己的工厂本身也是一项庞大的资产,如果采用了台积电的工艺,这项庞大的资产就会逐渐贬值,后果就是退出了先进制程的竞争,是饮鸩止渴还是凤凰涅槃。不论帕特·基尔辛格如何决定,都是双刃剑;即使采用了台积电的工艺,没有自身工艺的加持intel,能否得到市场的认可,这也是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去年,更让intel不爽的是,苹果的PC业务彻底和intel分道扬镳了,苹果推出了自研的ARM架构的M1,一下点燃了这个PC行业暮气沉沉的激情,苹果一下避免了挤牙膏式的intel产品开发节奏,续航和性能都提升一大截,配合苹果自己独一无二的生态,将PC这个“古老行业”开启了又一场血雨腥风的战端;

抛开这些糟心事不提,让帕特·基尔辛格(Pat Gelsinger)欣慰的是,在服务器领域,intel还是当之无愧的王者,市场占有率超过90%,同样是占据了一座金山;同样,2020年intel的营收预计也可达到750亿美元,可能是52年来最好的业绩,仍有可能占据IC业界领域的头把交椅;用狄更斯的话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当帕特·基尔辛格(Pat Gelsinger)回到的他职业生涯的出发之地时,在intel的博物馆里,进门就能看到intel的创始人之一诺伊斯的一句话,一直激励着这些后辈们:

Don't be encumbered by history

Go off and do something wonderful

不为历史羁绊,放手创造精彩;

目前,摆这位新CEO面前的,恰恰是这些历史的羁绊,一方面继续创造着营收的历史,另一方面,如何在未来拥有一席之地;如何放下这些羁绊,迈向精彩的未来,则是他面临全新的挑战;

歪睿老哥:老将归来-intel 新CEO的挑战​zhuanlan.zhihu.com图标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