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番外》蓝忘机:不要再把我往外推,可好

关注
《魔道祖师番外》蓝忘机:不要再把我往外推,可好www.shan-machinery.com

云深不知处寒室内,笼罩着一片凝重的气息,大厅里二人紧张地对峙着

“叔父,能否再容我一些时间?”魏无羡试探着,祈求的望向蓝启仁

“休想!蓝忘机是我最得意的侄儿,如今让你们成婚,已是我的最大极限,蓝家人丁单薄,必须让他再娶,否则这么大的家业谁来继承?”

“可蓝湛,他…他不会…”魏无羡话音未落

“我不管,你尽快想一切办法,让他马上和白家小姐成婚,哪怕不折手断!”一脸严肃的蓝启仁命令地道

不!折!手!断!这四个字像一个巨大的榔头重重地敲砸着魏无羡的心,敲的血肉模糊,砸的千疮百孔,他猩红的双眼,布着一层水雾,艰难的隐忍着,怎么走出寒室的,已全然不知,脑海浮现的都是蓝忘机与另一个女人洞房花烛,痴迷纠缠的画面,可为了蓝家的使命,他不禁暗自苦笑,谁让他不能为蓝家传宗接代。

静室

魏无羡无力的躺在塌上,轻抚着身边的枕头,闻着枕上遗留着蓝忘机特有的檀香,一阵安逸满足,想到这样的气味今后将不再只属于自己,心里隐隐作痛……

门被轻轻地推开,一袭白衣高贵清冷的男子走向床榻旁,望着塌上的人,轻阖着眼眸,额头一层细细的汗珠,嘴里还时不时呢喃着什么,身子蜷缩一团,怎么看都像一个受惊的兔子,想必是陷入不好的梦境,男子轻轻地将额头的汗珠拭去,顺了顺脸颊上被汗浸透的发丝,并俯身将塌上的人搂在怀里,待怀中的人呼吸逐渐平稳均匀,自己也跟着渐渐地睡着。

“蓝湛,不要啊,不要,蓝湛!”魏无羡惊醒的坐起来,眼泪狂奔不止

“魏婴~魏婴……”蓝忘机起身轻抚着他,顺势将他搂在怀里,嘴里不停地呼唤着。

“是梦,是梦而已,不怕。”蓝忘机柔声说道,轻轻地安抚着他的后背

魏无羡此刻才回过神来,望着抱着自己的人,翻身将他抱的更紧了,生怕眼前的人溜掉一样。

“魏婴,不要怕,我在。”

“蓝湛,你会离开我吗?”

“傻瓜,等你十三载,就那么轻易放手?”

“如有一天,我惹你生很大的气,你会不会不要我?”

“惹我生气就接受惩罚,不会不要你!”说罢,并在魏无羡的鼻子上刮了一下

“那如果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误呢?”魏无羡试探着问着

“魏婴,无论犯了多大的错误,我都不会离开你,人一辈子孰能无过,我们是夫妻必定要偕老的,再说你不也是隔三差五的就犯错吗,我有离开你吗?”

蓝忘机坚定地望着他,拇指在他的脸颊上一遍一遍摩挲着,并将自己的额头在他的额头抵在一起。

“好啦,不要乱想了,带你去吃饭好不好?”

“好呀,那就先把蓝二哥哥当开胃菜吧!”

“你!”

魏无羡拂手一挥灵力运转,熄灭了所有的蜡烛,只剩下香炉微星的烛火,氤氲的青烟伴着柔和的月光使房间相衬得幽静梦幻

将蓝忘机扑倒,柔软的唇瓣压上他的唇,狠狠地深入缱绻,雨点般落在他的眉间,鼻尖,嘴唇,颈窝,虔诚地吻着,每吻一处,眼底泛着泪花,过了今晚以后不再是他一人的二哥哥了,看着他的喉结滑动,便用舌尖勾了一下,然后亲吻啃咬着像在吃糖,点起了一片燎原之火

“蓝湛~”他不经意的呼唤着他的名字

他的手臂青筋暴起,眼底一沉,呼吸声都变了,像失去了理智一般,反身将魏无羡压倒,欺身而覆,一手扣住魏无羡的脑后,一只手与他的手交织重叠,撬开贝齿翻转缠绵,边吻边回应着他“魏婴…”魏无羡全身瘫软下来,沦陷着他的来势汹汹。

温柔地月光洒向整个静室,映在墙上的两个人影,摇摇曳曳地像只小船在海上掀起一阵阵狂风巨浪……

次日

魏无羡又被蓝启仁叫到寒室,望着寒室里有一妙龄女子,想必就是白家小姐了,但透着一股狐媚像,身旁还站着一个贴身丫鬟,为了不让蓝忘机知道,并没有对外声张,一切都悄无声息的进行着

“魏婴,这是白家千金,白莲花,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你们要和平共处。”

“莲花见过魏公子,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请多多关照啊。”白莲花娇滴滴的说道

“好哇,一定会多关照的。”魏无羡邪魅的一笑

这邪魅一笑,让白莲花忍不住心惊胆战,夷陵老祖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只要井水不犯河水应该无大碍,自己打小就喜欢含光君,自己又有几分姿色,没有哪个男人对美人不心动的,还能败在一个男人手里不成?将来生了孩子,有了地位还是不是她说了算

当晚,白莲花将自己精心打扮一番,望着镜中的自己,娇媚动人,心忖着马上就与朝思暮想的人在一起,心底涟漪荡漾,羞得面颊泛起一抹悠悠地粉色……

而另一头,魏无羡将白色的粉末,颤抖着倒入天子笑,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用这样的方式和蓝忘机喝酒,既然成为蓝家的主人,必然要为蓝家后代着想,心里会释然一些吧

“蓝湛,你回来啦!”

“魏婴,今天怎么准备这么多菜?”

“这阵子新弟子比较多,怕你辛苦,当然要给夫君补一补喽。”

“蓝湛,陪我喝一杯好吗?”

“不喝,会误事。”

“什么事?”

“天天。”

“你…”

听到天天,魏无羡心底抽动了一下,仿佛要破碎一般,为了不让蓝忘机发现异常,强作镇定

“好嘛,二哥哥,我要和二哥哥今天请一天假,好久没喝天子笑了。”

“那明晚,补回来。”

“好,好,好,答应你还不行!”用星星眼望向他,并附上甜甜地笑脸

说罢,将酒杯放在蓝忘机手中,自己却先一饮而下,颔首示意他喝下去。

蓝忘机架不住魏无羡的撒娇,并跟着一饮而尽。

喝了酒的蓝忘机还像往常一样,必然是一杯倒,魏无羡面色逐渐深沉下来,眼眸如墨,一声哨向,两个鬼魅显现,一前一后地将蓝忘机往白莲花的房间抬去。

魏无羡心如刀割,仿佛不能自主呼吸,两行泪水倾泻滑落在脸庞,思忖他会理解我吧,魏无羡将自己的耳朵紧紧的捂住,生怕听到不愿听到的声音,蜷缩着身子,把头埋深埋在双腿上,今晚注定是煎熬漫长的一夜。

白莲花看着酒醉的蓝忘机被送进来,心动不已,从今起就是他的男人了,白莲花宠溺地轻抚着他的脸颊,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碰过他,英气逼人的五官清晰而立体,剑眉星眸,瓷白的肌肤,冷硬的线条充满着让人疯狂的魅惑。

当她缓缓地解着蓝忘机的外衣时,一道寒光射向自己,紧着被重重地摔到墙角

“何人?为何要动我!”清冷地嗓音让人不寒而栗

“含光君,我是莲花呀,不记得我了么?”白莲花慌张地说道

“不记得。”

“我们小时候在一起玩过的。后来也见过两次,但都没机会与你说话。”

蓝忘机起身就要往外走,忽觉身体一股燥热,感知不对劲,便用灵力在体内控制,白莲花却从身后环抱上来。

“含光君,我喜欢你,今天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呀!以后我定好好待你,还会为你生孩子,让我爱你好不好”

“滚开!”蓝忘机头冒冷汗,身体越发不受控制,仿佛万千蚂蚁在体内撕咬,视线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白莲花见含光君药劲上来了,心中窃喜,便开始解着自己的衣衫,深层款款地引诱着

白莲花和魏无羡的脸却依次变换着出现在蓝忘机的眼底,蓝忘机用力地晃了晃脑袋,用力的睁着眼眸,口中软软地呼出两个字:魏~婴,正要去吻对面的人,白莲花的脸又浮现了,蓝忘机用尽浑身的力气,将白莲花狠狠地踹了出去,只听“啊呀“一声,白莲花昏死过去

“不知廉耻的女人!”蓝忘机轻蔑地丢出几个字便艰难地朝静室走去

踹开静室的门,蓝忘机猩红地双眼环视一周,寻着魏无羡的影子,地上的人惊恐地抬起头,早已泪眼婆娑,蓝忘机一切都明白了,抑制着身体的狂躁,用尚存的一丝清醒质问道

“为什么要这么做?”蓝忘机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为了给蓝家,传宗接代。”

“你就这样忍心把我推给别人?”

“可我能怎么办,我是男人,我不能给你生孩子,蓝家要有后啊,兄长自从观音庙回来就一蹶不振,身体又受损,所以蓝家只能靠你啊……”魏无羡呜咽着辩解

“知道吗,我想到你们在一起的画面,简直是令我肝肠寸断,我怎么愿意和别人分享自己的夫君!”说到此魏无羡濒临崩溃边缘,仿佛自己被撕的粉碎

“唔……唔……”话音刚落,嘴唇就被狠狠地堵住,蓝忘机急切地撬开他的贝齿,将舌尖长驱直入,恶狠狠地吮吸啃咬着,仿佛带着惩罚,诉说着他的不满,疯狂肆虐着,一次一次地刷新着自己的存在感,直到魏无羡满脸涨的通红,才松口

“换气,用鼻子呼吸!”蓝忘机命令道

继续啄向他的嘴唇,打横将他抱到塌上,边解着衣服,边吻咬着他的肌肤,留下粉粉地印记,并在心脏处狠狠地咬了下去

“啊~”一丝疼痛让魏无羡浑身紧缩

他让他感受着他的心痛,用着他的方式,无论快乐的痛的,时刻让他深深地感受他的存在,一丝血腥味在嘴里蔓延开来,再次辗转回嘴唇,用舌尖临摹着他的唇形

“魏婴,我的魏婴,不要推开我,不要再把我推给别人好不好?”蓝忘机呢喃着,几滴泪从眼角涌出,抱的他的手更紧了

这是魏无羡第一次看见蓝忘机哭,而且是为他哭,他确实爱他爱的要命

“蓝湛……”魏无羡轻声唤着

“永远都不要,我好怕…答应我好吗?”

“快答应我!”蓝忘机怒吼着

“好,我答应你!”心里的情绪一再被挑起,留下了炽热的眼泪,不过这不是难过的,而是幸福的眼泪

得到回应的蓝忘机,像是巨大的火炉,焚烧着他,而他甘愿被焦灼融化。

一阵翻云覆雨过后,二人紧紧依偎在一起,蓝忘机摆弄着他的发丝,宠溺地望着怀里的人儿

“魏婴,我刚刚并没有碰那个女人。”

“什么?”

“即使你给我下了药。”

“你都知道了?”

蓝忘机没有作答,在他的鼻子上捏了一捏

“可……蓝家……”魏无羡欲言又止

“我知道这事一定和叔父有关,明日我和他说。”

“你怎么说?”

“这辈子爱妻只有魏婴一人,谁都不准破坏,无论哪家女子,否则,送来一个,杀一个。”

“那白莲花,她是死了吗?”

“不然呢,我的身体只属于你,当然容不得别人碰触。”

魏无羡心里美滋滋的,恍如做了一场噩梦,如今噩梦苏醒,他依然在他身边,他的气息依然环绕他的周身,望着身边的他,心底不自觉溢出来了满足和喜悦

经过此事白莲花确实是被蓝忘机踹死了,姑苏蓝氏向白家做了丰厚的补偿,也等于向各个世家公布,再有送上门的女子攀亲,死路一条。

https://www.shan-machinery.com